已经入秋的太阳还是很毒。空气中的热浪,无声无息的袭击着路上的行人。

  滨海省松江市的火车站,走出来一位皮肤微黑,相貌平平,个子中等拉着黑皮箱的年轻人。杨伟随着潮流般人群走出火车站。望着翠绿的绿化带,宽敞的马路,如潮的车流,高大的楼房。感觉松江想像中的美。可是他嘴里还念叨着还真热啊!

  不远处,看见一辆的士正向他驶来。他是在受不了了这样的天气,即使兜里没多少钱,他也狠下心拦下来了,上了车。司机扭身善意的一笑“小伙子去哪儿啊?”他说:“松江大学”。

  师傅:“小伙子看样子是去报道的吧!老家哪儿的啊?”

  杨伟:“庐山的。”

  “庐山的?”我有个朋友老家也是庐山的。他说那里到处全是山全是树。

  是啊!不过山和树也很美,杨伟淡淡的一笑,也许是想到要离开家乡很久,想家了,说完杨伟就再也不说话,望着车窗外松江市的繁华市景。

  二十分钟后,的士就停在松江大学门口,“小伙子到了”。他给了钱下了车,望着松江大学门口,松江大学校门很气派,有十余米高,二十余米宽,两边的两根方行大柱子支撑椭圆形的宽带横梁。面上全是大理石做的。横梁上松江大学四个字很是辉煌。

  杨伟拉着皮箱走了进去,一个个穿着靓丽的男女生从他身边走过,他朝路上摆满桌子人多的地方走去,哪里就是各个系报名的地方。不少学生都有家长跟着。尤其是不少女孩子兴奋的同时用着焦急的目光望着父母,希望他们吧一切都给办好了。

  他拉着黑皮箱在人群中穿梭着。在二十多个报道点来回走动。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树荫下发现了经济学院的报道点。几个相貌不错的女孩子坐在那里。手里都拿着一沓纸。忙的不可开交。不知道是经济系不受重视,还是图这里凉快,专门选了这里。松江大学简介不是说松江大学经济学院是重点学院么?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办完了一切手续。用盆装着学校发的生活用品朝五区B栋607号走去。刚走进宿舍。其他三个人都到了。见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很同情。我来帮你,说着一个南方口音的同学接过他的盆,随手放在离门不远的电脑桌上。上面是一张单人床,其他三张都被他们三人占去。这张理所当然是他的。原因很简单,上面床的小梯子稍微有点歪。一个男孩看见他妈妈要走了,似乎是忘记了宿舍里还有其他人看着。竟然冲过去抱着妈妈哭了起来,妈妈见他这样也哭了,拍着他的后背说“傻儿子读书是好事,哭什么?好好读书,妈妈放心。”

  “妈妈。我国庆就回家,回家看看你”他带着哭腔说。

  杨伟看到这一幕心里酸酸的。隐约之间,在家劳碌的父母。不是浮现在他眼前,他加快了收拾东西的速度。从他那黑皮箱里拿出那些小物件摆放在桌子上。

  晚上八点多,宿舍里的父母都各自离线,四个小哥们儿也放开了许多,各自坐在椅子上议论开来。

  一哥们儿说相聚一起不容易,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好哥们儿。怎么样也得排个大小出来。老大张泰,老二薛海,老三杨伟,老四谢妙。当大家说到老三的时候都大笑,张泰:“老三,你这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