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方情已经不只一次骂他们了,这两个混蛋每次不会管她的感受,所以方情在他们每次比试的时候,都会破口大骂,骂的他们狗血淋头,要多难听有多难听。甚至一些让人脸红的话都会说出口。

  可每次霍天晨输的时候,方情总会第一时间去细声细语的安慰着他。奇怪的女人,奇怪的关系。

  霍家二少爷是个天才,手段高明,见识长远,兴趣广泛,而且每一样都是精通非常。这使风平浪静都有些头疼,再过几年的话,霍天晨就会在全方面超越风平浪静,这是不争的事实,风平浪静也是这么认为。就算我们的风平浪静性情如何凉薄,其实早已经将天晨视为自己的朋友了。

  风平浪静想到霍天晨不由的笑了起来,这么可爱的人居然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弟,有趣。

  霍天奇看见风平浪静居然在笑,觉得自己被轻视了。讽刺道:“难道你没有名字吗?”

  “有,当然有,可惜…忘了。”风平浪静眼神一暗,往事让他的名字都被尘封了起来。

  风平浪静拿起酒杯,可还没到嘴边,霍天奇就出手了,瞬间夺走了他手中的酒杯,脸上满是得意之色:“看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说完“哼”了一声就将手中的酒杯重重的往地上一摔。

  酒杯并没有发出破碎的声音,霍天奇也没听到,下意识的往下一看。可地上什么都没有,他摔的酒杯已经回到了石台上了。

  站在后面的霍天纵与对面的霍百川却看到了,就在霍天奇用力摔下的一瞬间,风平浪静就已经接住了酒杯,一眨眼就已经回到了石台上了。

  霍百川眼露震惊,直直的看着风平浪静,没有说话,刚刚那一手,霍百川自认为自己没有办法做到,这个年轻人刚刚这些动作一气而成,好像一点都没费力,一切做的理所当然。那..如果风平浪静没有受伤的话,那会变成什么样,老头不敢想。因为那是很恐怖的事情。

  站在门口的霍天纵怔了一会,冷笑道:“四弟,这酒杯居然自己会跑,真是怪了。”

  霍天奇因为没有看到风平浪静那一系列的动作,但知道一定和眼前这个男人有关,咂了咂嘴回头说道:“三哥,难道有鬼?”

  “我来试试,看看到底有没有鬼。”霍天纵缓缓走到风平浪静身边,没有理会直接拿起酒杯砸了下去,但酒杯还是没碎,只见风平浪静一伸手,酒杯又回到了石台之上。

  这次,霍天奇看得很仔细,总算知道了,原来是被风平浪静接住了。

  霍天纵瞟了眼自己的弟弟,喃喃道:“这下总算明白了,原来没有鬼。”

  只是话刚刚停,霍天纵突然又拿起了酒杯握在手中,直接想要捏碎,他倒想看看这个人怎么保住这杯子。他们两兄弟可不想在二叔面前丢脸。

  凭霍天纵的指力,这种普通的玻璃酒杯,只需稍稍用力,就会粉碎。谁知酒杯在他手中居然还是没有碎。

  霍天纵有些震惊了,难道真的是鬼?不管自己多用力,可掌心的酒杯就是不碎。惊异的看着风平浪静。额头的冷汗涔了出来,整个后背已经湿透,和大白天遇见鬼没什么区别。

  霍天奇也在一旁呆住,说不出了话。三哥的本事他是知道的,比自己高出不少,现在居然连一个破酒杯都捏不破,让他难以想象。

  风平浪静两根手指并拢,从下而上,直接插入了霍天纵的手掌之中,使得他再怎么用力,只能捏到风平浪静的手指而已,酒杯在里面没有受到半分的伤害。

  霍白川已经站了起来,大惊失色。手指不停地颤抖着,这是什么功夫?什么样的手指居然能在对手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直接插进已经握紧的拳头。

  风平浪静淡淡开口道:“世上无可奈何的事有很多,做人又何必这么认真呢?”他目光清澈盯着霍白川,好像这句话是说给他听得似得。

  更#新最快i上酷》《匠H网{C

  霍百川颓然的坐了下来,眼里露出一种心酸之色道:“不错,看来是老头子我太认真了。”

  说着抱拳低头道:“抱歉,让小兄弟见笑了。”

  看到二叔说抱歉,两个侄子也毕恭毕敬的站到了霍百川的身旁,有些不知所措。看来霍家的脸算丢尽了,都低着头不敢抬头。脸色非常难看,还有些脸红。

  “二叔….”

  霍百川摆了摆手苦笑道:“不必自责,都是我的错,不用放在心上,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风平浪静给自己倒了杯酒叹道:“其实山上叠山,海中藏海的道理,我在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根本就当是狗屁。”

  “那现在呢?”霍百川笑着看着风平浪静的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好奇问道。

  “说来惭愧,我在几年前被一个陌生人,打的没有一点还手之力,那时候,我才知道这句话的道理,可惜已经来不及了。”风平浪静将酒一口倒入嘴中。眼神也暗淡了许多。

  不错,年少就应该轻狂,那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只有受到挫折才会跨过那个阶段。没有磨难你永远只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孩子,永远长不大。

  当然这个挫折的轻重,只有看老天爷对你是否不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