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眯着眼睛,眼神中满是赞赏之色,突然也叹了口气:“本来我还想多说些好听的话开解开解你,现在看来,用不着了。”

  “其实吧,我还没想通,你可以继续夸奖我。”

  老头一愣,随即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指着风平浪静的鼻子笑骂道:“你这人脸皮真是厚,我相信认识你的人不是被你气死,就是被你笑死,而我现在就快被你笑死了,不过,我喜欢。”

  老头一年的笑容也许都没今天多,此时能这样开怀大笑让老头的脸色也红润了起来,精神也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老头喝了口酒郁闷道:“可惜啊,如今我已经把你当成朋友了,可小兄弟却好像没把我当成朋友,想到这,倒是有些难过。”

  风平浪静避而不答,转移话题道:“其实,笑分很多种,开心可以笑,痛极也可以笑,不知老先生是哪一种。”

  老人听到这个问题脸色瞬间变得异常严肃,叹气道:“开心,当然是开心。”

  风平浪静站起身大声叫了句“好”然后举起酒杯对着老人认真的说道:“为了你的开心,我敬你一杯。”

  老人也被风平浪静感染,也站了起来,碰杯,一饮而尽,相视而笑。

  能让一个很久没有开心过的人大笑一次,岂不很有意思?两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碰到一起,能开心一个人,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何必勉强做朋友呢?

  风平浪静将酒一口喝尽,胸口骤然大痛,大伤未愈,饮如此烈酒,那真是不要命了,还在胃里的酒伴着鲜血从他的嘴里剧烈的咳了出来。吐在了酒杯之中,酒杯里满是热乎乎的血液,根本分不清是酒还是血。可是风平浪静并在乎,一仰头,又将杯中带血的酒喝了下去。这次没有再吐出来了。脸色却是雪白一片,看起来是在遭受着撕心裂肺的疼痛。

  老头急忙走到风平浪静身边,急道:“小兄弟,不要紧吧。”

  风平浪静缓缓坐下,居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老头看了眼,心疼道:“真是要酒,不要命。”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风平浪静强压胸中不适开口笑道:“听人说,大病初愈不能喝酒,我却不信他的胡言乱语,偏要试试。”

  “有意思,有意思。”老头已经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出了风平浪静眼中那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一抹情绪。

  老人看着眼前这个说话不着边际,谈吐内敛自信的年轻人,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我不知道,他到底喝了多少,我只知道他有心事。

  没过多久,突然“咚,咚,咚。”三声敲门声,随之两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他们眉宇间有七分相似,看来是兄弟。两个人脚步稳健非常,呼吸的节奏感强烈,看起来不是一般人。

  霍天纵与霍天奇,推开大门,见到风平浪静居然和自己的二叔的坐在院子里对饮,不由一怔,因为他们的二叔霍百川是一个非常难伺候的老人,又看二叔满脸笑意,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就算是天纵与天奇两个亲侄子,老人也是冷眼相待。没有什么好脸色。

  连自己的父亲都是头疼不已,他们两个人每次见面都吵的不可开交,所以霍百川与兄长已经很多年没见了。

  这个脸色苍白,身子单薄,手指白皙,看起来不像是什么练家子,更不像是什么大人物。到底是什么人?霍天纵和霍天奇想不通了。

  酷p匠F网首发+r

  被人打扰,霍百川瞟了眼两个大侄子不悦道:“你们两个怎么来了?”其实霍百川其实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虽然对自己的大哥不对盘,可对自己家中的后生晚辈其实照顾的很。

  霍百川略感抱歉的看了眼风平浪静,就像两个人,赌钱赌得正当火头上时,另一个人突然说要走一样,老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风平浪静笑道:“人多,人少,对我而言没什么影响。”

  霍天奇看到二叔居然对着这个陌生人露出这种表情,顿时心中大怒,霍百川越过风平浪静看到了天奇的表情,突然眼中一丝精光一闪而过,然后支起腰,眯着眼,神情淡定得自顾自喝着杯中酒。与刚刚判若两人。

  霍天奇快步走到风平浪静旁边说道:“我与三哥有事和二叔相谈,请阁下先行离开。”逐客之意非常明显。

  风平浪静看了眼老头,见他依然还是稳稳坐在那,没有任何表示,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是哪位?”风平浪静头未抬,话先至。

  烟城大名鼎鼎的霍家四少爷,那说出来是大大的有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座城市几个拿得出手的年轻人,霍天奇绝对在里面。这时被人问起是谁,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强压心中怒火,冷冷道:“霍天奇就是我,不知阁下又是哪位,能与我二叔平起平坐,应该是个大人物吧。”

  姓霍?如果霍天奇的二哥,霍天晨在这的话,一定会认识风平浪静,因为他们二哥就是那个要娶方情的霍家二少爷,可惜方情到现在都没答应。当时霍天晨一直认为,方情一定是为了风平浪静才不肯嫁给自己,一直把他当作自己的情敌。

  风平浪静对霍天晨的评价非常高:待人谦逊,没有大少爷的臭架子,高大俊朗,用情也是很深,这么多年对方情一直都没变,一心一意的要把她娶回家。

  本来这样的大家族的少爷会对自己耍什么手段,在这种环境里出生的男人,往往都是利欲熏心,不折手段的追求自己的梦想。可霍天晨并没有这样的缺点。甚至还有些可爱。

  前几年,霍天晨不断的向风平浪静发起挑战,光明正大的比试,比功夫?当然不是,你太看得起他们了。

  他们那时候除了功夫,什么都比,跑步,喝酒,甚至钓鱼,斗嘴。只要想得到都会比试比试。

  可惜霍天晨总是输多胜少,而风平浪静每次接受挑战都会全力以赴,从来不会保留实力。因为只有这样,才会赢这个天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