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从厨房拿出一碗热气腾腾的小米粥递给风平浪静道:“昨天受了风寒,喝粥对你有帮助。”

  看着晶莹剔透的米粒,风平浪静也觉得有些饿了,坐在一张靠椅上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一碗热粥下肚,风平浪静肚子暖烘烘的,精神也好了不少,抬头看了眼老头:“饭是不错,可惜没酒,却是有些失望。”

  老头看着这个奇怪的年轻人,斯斯文文,举止不紧不慢,谈吐倒是直接的很,完全没把自己当成外人,好奇的问道:“年轻人,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来历,难道你对陌生人都是如此?”说着老人的眼神也锐利了起来,仿佛一只雄鹰注视着风平浪静。

  风平浪静抬头想了会,直视着老头的眼睛,他并没有被老人锐利的眼神所吓住,淡淡说道:“你救我的时候,也不知道我的名字,现在我醒了这么久,你依然还是没问,我又何必要自寻烦恼呢?再说,知道对方的身份不一定是好事,我也未必会报答你。”风平浪静的回答很直接,直接的让对面的老头为之一怔,也想了一会,突然拍手大笑了起来。看着老头笑得这么开心,风平浪静也跟着笑了起来。

  两个人相识,那便有了牵挂,有了羁绊,像他们两个人心中的事已经太多,何必再多出一件,徒添烦恼呢?

  风平浪静第一次见这老头,本以为他弱不禁风,可现在再看,他笑声虽然有些嘶哑,可中气确实十足,步履异常稳健,再活个一二十年不是问题。

  老人笑了一会,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有趣,而且很对自己的脾气,不由亲近了几分,于是问道:“小兄弟,你重病在身,还要喝酒?”

  “我在家中每天都会喝酒,嘴馋的很,这点小病,不及喝酒来的重要。老先生就不用为我担心了。”风平浪静看着老人笑道。

  老头指了指,门外道:“喝酒到院子里喝,我现在去拿。”

  门外的院子里两侧有两棵高大的梧桐树,因为昨天的狂风骤雨,树叶已经所剩无几,石板铺成的地面已经被落叶覆盖,就像一张美丽的毯子。

  一张石台坐落在院子中间,旁边还有两张石椅。远远看去,这个院子就是这个季节的缩影,天高云淡,层林尽染。

  “的确是个好地方”风平浪静由衷的说道。

  他来到院子中石台边,看见台面满是落叶,眉头一皱,用手轻轻一挥,瞬间落叶漫天飘舞了起来,石台与座椅之上,变得干干净净,不剩片叶子。风平浪静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坐了下来。闭目思索。

  站在远处的老人注视着风平浪静的一举一动,刚刚那一挥,其中所包含的能为让老人感到惊讶。

  这种年纪就有这样的本事,而且还抱恙在身。想想自己家中的那几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老人不由摇头叹息。

  rz酷匠8Z网首0z发M

  如果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出手,家中的那几个能挡得住吗?不可能。

  老人想了一会叹了口气,随即拿着酒走到了风平浪静对面,也坐了下来。

  “我这酒可是宝贝,能喝到的人可不多啊。”老人笑道。

  老人在风平浪静面前放了一个杯子,亲自帮他倒满。然后一只手做了请的动作。

  风平浪静也不客气,一杯酒一饮而尽,他不知道这酒叫什么名字,可这一口差点呛出来。

  这酒入口极辣,到喉咙却变苦,当酒液流入胃中却变得甘甜。这种酒风平浪静没喝过,放下酒杯,感受着这酒的味道,足足两分钟,味道出来了,极辣,极苦之后便是甘甜。风平浪静缓缓睁开双眼。开口道:“好酒。”

  老头眼睛一亮:“你懂它?”

  只听风平浪静摇头:“不懂。”

  酒这种东西你能喝出味道,可里面代表的意义却不能尽数了解。因为只有亲自酿酒的人才会把当时的心境放入其中。所以其他人,只识其味,不辨其意。

  风平浪静只知道这酒是好酒,当老头问是否懂它的时候,他说不懂,因为风平浪静知道每个人的经历不同,一个人永远不可能看穿另一个人,更别说是懂了。

  老头听到风平浪静说不懂顿时,一口酒差点喷出来,咳了半天才弯下腰哈哈大笑了起来,嘴里还不忘说:“还好,还好,老头子我不认识你,不然会被你活活气死。”

  风平浪静苦笑道:“你应该庆幸不认识我。”

  “这是为何。”

  “因为,认识我的人往往过得都不太好,我可不想害你。”风平浪静低着头,看不见此时的表情。

  老头摆了摆手道:“喝酒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对了,你为什么会在路边晕倒。”老人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风平浪静脸上露出苦笑,皱眉道:“昨天晚上,我走在大街上,突然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人,开了一辆法拉利,冲到我面前,然后让我上车,最后我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老头饶有兴趣的问道:“我看你也算是个精明的人,居然也会栽在女人手里。”老头已经快要笑出声了,硬是忍住没笑出来。样子非常好笑。

  “如果我那时的好奇心不那么强,如果那时再好好想一会,也许就不会上她的车了,如果我不上她的车,我想,我现在应该在家里睡午觉。”风平浪静一脸无奈的说道。

  老头又被风平浪静逗乐了笑道:“可是没有这女人,你也不会碰到我,没有我,你也喝不到这么好的酒,凡是没有绝对。”老头安慰着眼前的年轻人,他已经完全把风平浪静当成朋友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像他这种年纪,已经不会像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一样冲动了,可是现在他就冲动了,很想让风平浪静做自己的好朋友。

  风平浪静一口将杯中酒饮尽开朗道:“不错,现在想想,我也不亏。”

  风平浪静这样的年纪能这么快想通,的确很了不起,不需老人说过多的话就能明白其中的意思。这样的聊天使人感到无比轻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