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唯N一正V版a,6'其$:他都$X是盗版$(

  就这这时,“咚咚咚”脚步声从楼下传来。他们要动手了。知道快来不及了,可是风平浪静还是不想太过勉强她,无奈的说道:“如果不想下去,就算了。”

  “不,我能,一定行。”露易丝被风平浪静刚刚的话感染,语气坚定的说道。

  风平浪静挑眉,有些认真道:“真的可以?”

  “嗯”露易丝说完,蹑手蹑脚的爬上窗户,回头看了眼风平浪静本想说些什么。可惜那几个匪徒已经来了。

  他们看到风平浪静一愣,又见露易丝已经松绑,好还准备从窗户逃跑。骤然冲了过来。

  “走,我断后。”

  露易丝知道自己留下只会连累这个好心的人,没有多说,慢慢向着“自由”爬去。

  “聪明的女人。”

  露易丝心中祈祷着,祈祷这个见义勇为的男人能够活着离开。

  “砰..砰..砰..”枪声。

  她咬着嘴唇惊恐的看着被火光照亮的三楼,泪眼根本控制不住,不要死….心中不断的祈求着。

  这个房间内现在只剩下了风平浪静和那五个男人。他们人手一把手枪,枪口对着风平浪静残忍的说道:“既然来了,就死在这吧。”

  风平浪静一个人他还是很自信的,用九爷的话说,没有包袱的他,是世界上最强的。

  只见风平浪静抬起右手,突然一把长约三十厘米的刀锋出现在了他的手指上,就像变戏法一样。

  这把刀很奇怪,只有刀锋,没有刀柄,怎么握呢?

  风平浪静用两根手指稳稳夹住刀的一头,这种握刀方式全世界独此一家。五个男人不由多看了眼风平浪静的手指,光凭两个手指真能夹住刀拼命吗?

  不等他们考虑,风平浪静一瞬间就冲了过去,奔跑的路线非常不规则,忽左忽右,忽快忽慢,拿枪的五个人大惊,纷纷开枪射击,可是根本无法瞄准目标。只需这点时间,风平浪静就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就在这一瞬间,他们的脖子已经凉飕飕,一股鲜血顺着衣领缓缓留下,然后断气,最后一个一个倒了下来。

  十米她用了整整十五分钟才落地,踏上坚实的土地,她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可想起枪声,还有风平浪静时,“重生”变得好像不那么美好了,用了别人的命换了自己的自由。这种感觉让她透不过气来。

  露易丝抬头对着破旧的楼房用尽全力大叫:“记住,活着,不要死,好人。”她只想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感激之情。

  “我活着好好的,怎么会死呢?”

  露易丝身子僵住,这个声音有点熟悉。是刚刚的那个男人的声音。可明明还在楼上,为什么会在身后呢?

  难道是幻觉?她扭着僵硬的脖子回头,看到那个带着笑意,爽朗的男人。顿时目瞪口呆。

  “你….你…”她一只手指着风平浪静,一手捂着嘴,呆若木鸡。

  其实楼上的匪徒被风平浪静不一会就轻易解决了,他五分钟前就已经在楼底,静静的看着这个女人为了生命而努力的过程。

  露易丝怔了怔,知道这不是幻觉,良好的修养让她语气变得柔软:“先生,您是警察吗?回去后,我会好好感谢您的。”

  风平浪静摇了摇头:“我是你的丈夫。”

  露易丝睁大双眼,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

  这些回忆让风平浪静惬意的笑了起来,抬头望着天空,大雨经过漫长的肆虐,也终于平静下来了。他离开叶嫣来已经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内伤严重的风平浪静现在体力已经到了极限,奋力的踏出几步,就已经不知不觉的倒下了。

  等风平浪静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他躺在一张木质床上只要一动就会发出吱嘎吱嘎声,已经很多年的老古董了,盖在他身上的被子,上面隐隐还有些发霉,奇怪的味道充斥着风平浪静的鼻子,再看房间,已经是中午了,昨晚的大雨让今天格外晴朗,日照当空,可进入这房间的光线却是寥寥无几。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休息,风平浪静的体力已经差不多恢复了,随之紧闭的房门缓缓打开,一个枯瘦如柴的老人,走了进来,风平浪静估计起码有七十多岁了,看他这瘦弱的身板,怕是一阵风就能将眼前的老人吹走。能将风平浪静从大雨中拖回家也难为他了。

  老头来到风平浪静旁边,声音沙哑的说道:“居然这么快就能醒,难得。”

  风平浪静对于这个老人的相救很感激,于是说道:“多谢,如果不是老先生,怕是我现在还在外面躺着,不会这么舒服了。”

  “我也是碰巧,见你躺在路边一动不动,一时心软而已,要是再给一次机会,我未必会救你。”老人看风平浪静的脸色有所好转说道:“年轻人,儿女私情固然重要,但这么不爱惜身体就万万不该了。”

  “喔?”风平浪静知道自己昏迷的时候一定说了梦话,可能说的还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询问道:“我昏迷时说胡话了?”

  老头微笑道:“也没什么,只不过一直叫着一个女人的名字而已。”

  风平浪静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有些窘迫。

  见他一脸无奈,老人也不想多说些什么:“出来吃口饭吧,这么久了,你应该饿了。”

  风平浪静所在之地是一个很古老的四合院,风格朴素,当他走出这房间时,突然霍然开朗,原来房外并不像这间“卧室”般破旧,潮湿,灰暗,因为门外就是四合院正房大堂,大堂内布置非常简单,可风平浪静却知道这种普通之中一定有不平凡之处,一副非常大的山水画,悬挂在正堂之上,两排老式靠椅摆放的整整齐齐,另外每张靠椅旁都有一个精美的花瓶,这雕工,线条都是上上只选,虽然简单,可处处都能显示出这个老人其实很不简单。

  风平浪静站在中央,打量着这间雅室,不一会风平浪静回头苦笑道:“老先生有这么好地方,却把我扔在又冷又暗的房间,真是不厚道。”说完还不忘露出一脸的无辜。

  老头哈哈大笑道:“你住的那房间是老头我的卧室,早知道你不愿住,我就让你躺在外面了。”

  “唉..看来是我错怪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