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平浪静将这个女人的头死死抱在胸口,强大的冲击力对于这个女人来说是致命的。风平浪静不想她死。

  不知过了多久,叶嫣来已经绝望了。奇怪的男人,做了件奇怪的事。

  风平浪静把自己的身体作为一个肉垫,硬生生的冲进了冰冷的河水之中。五脏六腑被震得四分五裂,一口鲜血从他口中流出。一瞬间昏厥会致命,强大的求生意志,使他的脑子变得清醒。“不能死在这里”他一直提醒着自己。

  虽然体力还有,可他现在还不能浮出水面,因为女人身上依然灼热。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整整四分钟,还好,女人身上的燥热慢慢的已经褪去。

  风平浪静眯起眼睛使出最后的力气,双腿一蹬,抖动着身体,奋力迎“面”而上,终于将头露出了水面。贪婪的吸了口空气。成功了。

  看着面前虚弱的女人,风平浪静胡子配合着嘴角扬起,微笑。

  就在叶嫣来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余光看到了风平浪静,惊喜交加,压抑的情绪得到释放,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声音,大叫:“混蛋,你真没死….混蛋,混蛋…..”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只想大声的叫,越大声越好。

  如果那些认识她的人看到此时的她,都会惊讶的发现,此时的叶嫣来脸上满是泪水,开心的大笑着。与平时的高傲与清冷判若两人。

  女人遇到风平浪静都会这样,那些精心的伪装都会被轻易击碎,剩下真实的自己。

  叶嫣来跑下虹桥,赤着脚跑向了冰冷的河水中。狠狠的抱住风平浪静的身子。拼命的往岸上拖着。

  风平浪静很累,一只手抱着已经昏迷的女人,另一只手则是环住叶嫣来没有一丝赘肉的细腰。

  感受着敏感部位被这个男人肆无忌惮的抓着,顿时心乱如麻,俏脸也布满了红晕。

  走上岸边的风平浪静跪在地上,低着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伴随着鲜血一起被咳了出来。触目惊心。

  叶嫣来把那个女人平躺在地上,看到风平浪静吐出的血,焦急的跑到他身边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看着眼前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如此狼狈,叶嫣来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碰了。

  稍稍恢复些力气,风平浪静挡开扶着他双肩的手,站起身颤颤巍巍的走到那个已经得救的女人身边,捧起她的脸,仔细的看了一眼,确保她真的已经没事了,这才放下心,筋疲力尽的坐在了地上。

  看着自己被风平浪静无情挡开的手,叶嫣来的心有些疼,有些酸。

  她摸着心口,痛苦了起来。“我怎么了”

  呼吸平稳,只是脸色稍差,嗯,已经没事了。风平浪静长长舒了口气。瘫坐在地,捂着胸口,由于失血过多,又用尽了力气,拳头大的雨点落在他身上,仿佛一颗颗子弹,把他那脆弱的身子打的摇摇欲坠。

  看到风平浪静痛苦的表情,叶嫣来咬着牙,暗骂自己犯贱,可还是走了过去,来到风平浪静身边说道:“你没事吧,我送你回家。”

  风平浪静艰难的想站起身,可惜事与愿违,站到一半就没了力气,又重重的摔了下去。叶嫣来急忙将他扶住,幽怨道:“哼。让你逞强,现在知道痛了吧。”她自己都没发觉这句话带着酸溜溜的味道。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风平浪静何时会如此狼狈,不由自嘲的摇了摇头笑道:“嗯,确实很疼,下次不干这种事了。”

  {酷匠=网“}正◇@版k8首=发

  叶嫣来转头不看风平浪静嘴里却是说了句:“活该。”

  “你先带她离开吧,送医院。”风平浪静目光投向那个可怜的女人说道。

  叶嫣来回头急道:“你呢?”她没想到,风平浪静居然不跟自己一起走,他要做什么?

  “我自己能走,雨这么大,再这样下去,我怕她支持不住。”风平浪静担忧的说道。

  “你…..你只关心她的死活,你也要去医院,吐了这么多血。”叶嫣来有些着急,拼命的劝说。

  风平浪静摆了摆手,甩开叶嫣来的扶持,步履蹒跚的走了。

  叶嫣来被她一甩,一个踉跄,摔倒了,抬头看着风平浪静略显孤独的背影,想要大声叫住,可喉咙仿佛被卡住了,不管怎么用力,只能发出,“呜呜呜”声。

  混蛋,你去哪里,回来,回来,我….我有话对你说…..你到底要去哪啊……心中呐喊着,就是发不出半点声音。

  蹲在地上掩面大哭,心里把风平浪静骂了无数遍。骂这个男人没有人性,骂这个男人把自己的心扉打开,就瞬间抛弃。

  这点雨不算什么,雨势渐小,风平浪静一个哆嗦,紧了紧外套,冷意稍退。

  过往的回忆,一幕一幕在脑海中闪现。他想起了与萨德拉法尔萨拉佛耶露易斯的第一次见面。

  那时,他已经是圣地亚哥呼风唤雨的人物了,负责整个东南亚的事务。那时的他已经不用像组织中的新人一样每天接着各种各样的任务,来为自己赚钱。说的直白一些,作为幕僚之一的他,只需要与亚洲那几个“大佬”吃吃饭,吹吹牛,偶尔一起出去打一下高尔夫,维持好圣地亚哥在东南亚的地位。

  风平浪静走出“落日故乡”时就发誓要娶到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做妻子,让家乡的那个女人见鬼去吧。

  那时候,世界最流行的音乐才女露易丝,她的美丽得到了世界的公认,亚裔混血儿,使得她的面孔看起来更像一个东方美人。举止优雅的体态,清秀绝俗的面庞,美妙动人的歌声。让她在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股旋风,当然这阵风也刮到了风平浪静那里。

  风平浪静第一次见到露易丝就决定要让她做自己的妻子。可他不知道的是,这种决定只不过是他想要去报复另一个女人而已,并非真爱。痛苦的只会是露易丝。可惜那时猖狂到没边的风平浪静完全没有想过这些。

  一场空前的“爱的旅行”演唱会,席卷全世界,最后一站,在风平浪静的“地头”RB进行。

  作为圣地亚哥四大幕僚之一的他也来到了现场,欣赏着自己未来妻子的表演。不得不说真是没话说,反响非常好。风平浪静也满意的笑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