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露出半边脸,身边的点缀却是寥寥无几,看上去有些孤寂。风平浪静打完电话,背着方玉走在大街上,远远看去就像一位丈夫不忍心自己的妻子这么晚了还陪着自己一起熬夜,很贴心的背上了宽厚的肩膀,很轻,很柔。

  月光洒在他们身上把影子拉的很长,方玉惨白的脸蛋在月光的映衬下格外的心酸落寞。

  “喂,我现在就带你回家,你的父亲在那等你呢。”风平浪静提了提身子,好让这个女孩在他的后背能更“舒服”

  现在他的心情还算愉快,虽然有些变故,方玉如果活着,那这件事就完美了,没关系,风平浪静一直认为,自己并不是神,有些事自己是不能掌控的,比如生与死,留些遗憾吧,这样平时回想起这件事也会变得有味道。

  h酷匠L{网》K正版X首发

  方天宝所住的房子,离春风来还不算远,不然风平浪静真打算直接打的回去了。

  “还好不远。”他背着方玉来到一个叫“阳光”的小区门口。

  门卫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风平浪静站的位置很好的避开了门口的摄像头,你从监控屏幕上只能看到方玉的后背,无法看到风平浪静的正脸。

  门卫很有职业道德的询问了风平浪静,风平浪静说是,自己妻子生病了,背着她去医院打点滴,才这么晚回家,同时还不忘把方玉那“病怏怏”的脸露出来让那个人看个明白。

  “呀,先生的妻子病的不轻啊,这么晚了都背着去看医生,你们的感情一定很好。”门卫大叔看见方玉那苍白的脸有些怜惜,知道这个男人这么晚还能带着自己的妻子去医院看病,也生出了一丝好感,没多问就直接放行了。

  “谢谢。”风平浪静微笑的对他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这栋公寓有二十二层,很普通的小高层建筑,风平浪静走进了电梯,按了下十一,电梯缓缓上升,狭小的电梯内有些汗味,风平浪静流汗了,这种感觉让他很享受,虽然后面有个已经离开人间的方玉,让氛围有些诡异。

  多久没出过汗了,很久了吧,此时他居然还在考虑着自己到底多久没有大汗淋漓这种问题,如果换做别人真是恨不得电梯能快点..

  等是风平浪静最喜欢做的事之一,因为有太多的事能让他回忆,根本不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心念间,电梯门缓缓打开,风平浪静长长舒了口气:“到了,走,带你回家。”

  长长的走廊,虽然方天宝只是跟风平浪静说自己住哪个小区几栋几楼,并没有说是几零几。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方天宝的房子,因为整条走道只有一间是大门敞开的。

  方天宝正打开着门等女儿回家。

  “我来了。”风平浪静还是那个让人讨厌的笑容,可惜灯光太暗,没有人能看见。

  “风老板果然名不虚传,很准时。”方天宝此时坐在一张正对大门的沙发上,冷冷的说道。

  风平浪静关上门,把方玉轻轻的放下,顺便帮她整理下衣服,他依靠在门内道:“我很少说谎的,这次也不会例外。”

  看到方天宝身边满地的酒瓶,风平浪静知道他喝了很多酒,是烦恼还是愤怒,谁也不知道。

  风平浪静拿起散落脚边的酒瓶看了一眼缓缓说道:“方先生想要喝酒,我那里的酒很不错,有空的话可以去喝一碗,我请客。”

  “你的女儿我带回来了,为什么不开开灯看一眼?”风平浪静说着想要去开灯。

  “住手。”方天宝吼道:“我不想再看见这样的女儿。”

  方天宝盯着风平浪静大声的说道:“火龙呢?死了吗?”

  “当然。”风平浪静走到电视旁边,打开电视,把电台调到新闻频道。

  风平浪静指了指电视机道:“看见没,火龙上电视了。”

  方天宝看着新闻里播放着火龙的遇害,顿时哈哈哈大笑:“死了,死的好。”随即看了眼风平浪静说道:“可惜死的太痛快了,应该千刀万剐。”内心的怒火可想而知。

  风平浪静指了指门口的方玉,又指了指电视里的火龙:“你的女儿按照你的要求已经和火龙一起下了地狱,方先生的心愿圆满的完成了。”

  “不错,不错。”方天宝有些歇斯底里,他已经完完全全是一个被亲情伤的遍体鳞伤的傀儡了。这种傀儡是没有感情的。风平浪静心里明白,现在是自己走的时候了。

  可是风平浪静开门要走的时候,被方天宝叫住了:“你还不能走,你还有最后一件事没做。”

  “喔?”

  “杀了我。”

  原来一个变成傀儡的人还会有恐惧,风平浪静回头默默的看着方天宝。这个男人居然也在害怕死亡,他没有勇气自行了断,那些要去陪自己女儿的话此时在风平浪静眼里变得有些可笑。

  风平浪静摇了摇头,转身离开,忽然,方天宝大叫着向风平浪静冲了过来,手中还拿着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剪刀,肯能是他自杀用的,可惜他不敢。

  “我要杀了你这个恶魔。”方天宝大叫着…..

  这种已经变成疯子的人对于风平浪静来说,手里就算是拿着的是一枚原子弹都不会有任何威胁。

  没有拖泥带水,只是轻轻一点,方天宝就轰然倒下,风平浪静没有杀他,没有必要了。

  “睡一觉,醒来如果还是一头野兽的话,那就真的没救了。”风平浪静对着躺在地上的方天宝自言自语道。

  他回头看了眼方玉叹了口气,正当他想要离开这里时,茶几上的手机发出嗡嗡声,是短信的声音。

  风平浪静皱眉,可好奇心还是让他走了过去,他很想知道,方天宝这种时候居然还有人给他发短信,有些不可思议。

  拿起手机,翻阅着手机短信,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天宝,女儿过得还好吧。”

  “女儿找到了一份很好很好的工作,领导都很喜欢她。”

  “让她多主意点身体,不要太累了。”

  “没事,女儿很有上进心,她知道分寸。”

  “我们的事,最苦的是她。好好对她。”

  然后,没有然后了…………

  方天宝与自己的妻子早早的就离婚了,很小的时候方天宝就独自带着女儿长大,对于这个女儿他是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她。

  可破碎的家庭对于一个孩子的打击,是方天宝所无法想象的,最终悲剧发生了。

  破碎的人生应该谁来负责,谁也不知道,这是个没有答案的命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