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五点,秦雨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温暖的家,这时候她脑子里满脑子都是那个杀人凶器,到底是什么,一定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根木条,是什么呢?她想得脑门生疼都想不出。

  此时,秦雨的父亲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报纸,喝着茶,看到女儿进门,爽朗的笑了起来:“小雨回来啦。”

  火龙的案子,作为局长的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也知道这个案子是段飞与自己的女儿跟进,看到女儿这么晚回家,他没有半点埋怨,眼神中只有鼓励与欣慰。

  而这种表情也是秦雨最喜欢的,背后有一个亲人支持是很幸福的。

  }'酷¤!匠网唯{一A-正版K$,rL其;%他t2都是盗版3

  秦雨浅浅的酒窝爬上了美丽的脸庞,走到秦茂林的身边,依偎在他的怀里,自得的闭上了双眼。

  秦父闻到秦雨身上的汗水味和那香烟味皱眉道:“那个段飞晚上抽了多少烟?把我的宝贝女儿都熏坏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秦茂林的女儿是个烟鬼呢!”

  秦雨被父亲的话逗的格格直笑,撒娇道:“段队长也是心烦嘛,抽烟很正常,我都没怪他,爸爸倒是先埋怨了。”小巧的琼鼻皱了皱。

  “哈哈哈,好好,段飞那老小子,案子没破,倒是把我女儿忽悠的晕头转向,帮着他说话了。”秦父假装生气的说道。

  “爸爸….”秦雨有些脸红,她对段飞是尊敬,尊敬他对工作的态度,佩服他永不放弃的精神。所以整个警局她只服段飞,也只愿意跟着段飞学习。其他人门都没有。

  “算了,不跟爸爸说了,先洗澡,累死了。”秦雨从父亲的怀里跳了起来,脱去制服,走进了浴室。

  秦茂林乐呵呵的笑了起来,有这样的女儿他还奢望什么呢?

  女儿洗完澡,秦茂林没有让她休息而是拉到身边,询问了起来。秦雨一五一十的把案件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到那根木条时,她更是说的格外仔细。

  “爸爸,你说那根木条,是怎么插进火龙的脑子的?”秦雨喝了口水,看着父亲说道。

  秦茂林也有些惊讶,火龙他是知道的,一个大混混,猖狂的很,被一根小木条就要了性命,秦茂林却有些不信。皱着眉头想着。

  秦雨看出了父亲的想法,也黯然道:“别说爸爸了,我也不相信,一个那么小的东西,能够杀人。”

  “法医怎么说?”秦父询问道。

  “法医已经做了详尽的检查,全身除了额头,其他地方都是完好的,没有任何伤口,也做了血液鉴定,没有中毒的迹象。”秦雨说完表情郁闷,显得有些失落,她翻遍以前的案例,没有一件是雷同的。也就是说到现在没有什么可疑的对象。

  “喔?还有这种事?”事态变得微妙起来。

  “明天,让段飞给我一个案件的详尽的报告。”秦茂林有些正式:“女儿回去睡一觉吧,你很累了。”

  “什么味道?”厨房里飘来了饭香,原来秦雨的母亲在为女儿做夜宵呢。秦雨开心的跑到厨房,抱着妈妈的后背:“妈,还是你对我最好。”

  当情绪低落时,胃口往往非常好,因为吃会让压力得到适当的释放,所以现在秦非常饿,可以吃下三大碗饭。

  “哎…小雨别闹,还在做呢!都工作了,还这么调皮。”秦母溺爱的说道。

  “不嘛,就要抱着妈妈。”虽然这么说着,秦雨还是懂事得的放开了,低着头闻着锅里的炒饭:“妈妈做的炒饭还是这么香。”

  “油嘴滑舌。”秦母不满的说道:“这么晚回家,菜都凉了,菜凉了就不好吃了,所以只能给你炒些饭了,可不要怪妈妈喔。”

  秦雨幸福的笑道:“怎么会,只要是妈妈做的,都是最好吃的。”

  东方已有些发白,曙光慢慢的冲破黎明,揭开了夜幕的轻纱,不久,早晨即将来临。新的一天又要启程了

  屋内,明亮的灯光,甜美的氛围,一家三口的团聚此时显得分外的珍贵,犹如童话故事中的情节。

  可他们一想不到的磨难却才刚刚开始,想到这,我竟有些想要落泪的冲动…..

  言归正传,秦雨此时并没有睡觉,因为实在是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中不断出现着那根木条,置人于死地的木条。

  她打开电脑,毫无目的的翻阅着。房门被秦母轻轻的推开,看到自己的女儿还在工作,有些心疼的说道:“女儿,还没睡呀。”

  “没呢,睡不着。”秦雨拉着妈妈坐在了床上聊起了天。

  “妈,问你个事啊,一根手指长的木条,一端烧成了木炭,能做什么呢?”秦雨这时也是有病乱投医,居然问一个妇道人家。

  秦母不知道女儿问的是一个命案的线索,以为是女儿无聊问起的,所以也陪着女儿思考了起来。

  “这个嘛..也不好说。”秦母皱着眉想着,一头烧成焦炭的木条,有什么作用?

  世上的事往往就是这样,一件实物往往被它的表象所迷惑,段飞秦雨想得是木条怎么杀人,而这个女人想的却是这样一根木条能做什么。这样的巧合就是走出迷雾的钥匙,就是冲破云霾的强光。

  突然秦母灵光一闪惊喜的笑道:“女儿我知道了。”

  秦雨听到后兴奋的回头看着母亲:“妈妈,你知道?快告诉我,快告诉我。”此时的秦雨就像是在荒漠中看到了一片绿洲。那种急切的心情可想而知。

  看到女儿这么开心,也不想让她失望笑道:“呐,先说好啊,妈妈说错了,你可别怪妈妈。毕竟我的见识也有限。”

  “嗯,嗯,不会怪妈妈。”她开心的像个看到糖果的孩子。

  秦母摸着女儿的秀发慢慢的说道:“妈妈前一段时间看了一部电视剧,有个情节,有个年纪很轻的女孩子,过年要去亲戚家拜年,可家里很穷,没有什么化妆的东西,而又不想自己素颜出去,所以她就像你说的那样,把一根木条的一端烧成了木炭,在那画着眉,还别说,那东西画出来的眉毛也很漂亮,不比现在的化妆品差。”

  眉笔,没错,就是眉笔,为女人画眉的笔,让女人重拾信心的点金指。

  风平浪静用着这样一个具有诗情画意的笔,杀了一个恶棍,释放了一个快要坠落地狱的灵魂。

  那一笔的风采,没有人会看到,更没有会懂,也没有人会想象到那一笔又是多么的让人着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