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电话亭,风平浪静看着它沉思了一会,然后拿出一枚硬币,拨通电话:“喂,西华路,春风来门口,有人死了。”不等对面的回答,风平浪静就已经挂断,剩下的就交给警察处理吧。

  段飞本来还在家中洗澡,听说发生了命案,而且还是那个火龙,他头发都没干就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答滴答,看着尸体,有些兴奋,还有人能干掉火龙?是草草了结,还是追查真凶?这个问题让他有些烦恼。

  因为这具尸体是个这个地区最大的恶棍,而这几年段飞一直没有办法抓他进监狱,这种人就算死十次都不算过份。

  段飞是个工作狂,每天工作在十二个小时以上,就因为这样,老婆与他离婚了,连自己的宝贝女儿都跟着妻子离开了自己。所以他更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

  回家?回家只有一个人,所以他已经没有家了,那里现在只能算是他临时休息的地方,想起以前每天大吵大闹的妻子,还有那个还在上小学的女儿,他的脸上可谓是百味杂陈,段飞重重的摇了摇脑袋,迫使那些情绪离开自己的大脑,低下身子,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正中眉心的那根木条就像一把利刃直破头颅,这种杀人手段,他没见过,带上一次性手套,本想把木条拔出来,可手指用了全力,居然没有拔出。

  “看来是被脑骨拤住了。”秦雨皱眉:“段队长,我想要带回去请验尸官把它拔出来了。”

  秦雨是段飞的助手,她的脸上还有些稚气未脱,看起来更像是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学生。长长的睫毛下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却透着一股冲劲,那是年轻人都会有的干劲。

  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秦雨,有着魔鬼般的好身材,一米七的身高在警服的衬托下,更是让男人喷血,女人跳楼。这样的美人为什么要做又苦钱又不多的警察呢,让人想不通。

  其实你要是有关系的话,不难打听出,因为她是警局一哥的千金,她的父亲是从底层爬上高位的,对这份职业有着别人所没有的感情,当听到女儿要步他后尘时,作为父亲他没有阻拦,而是鼓励女儿,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很优秀,优秀到不需要自己的庇护就能茁壮成长。

  t酷E#匠/网、首e发x

  所以刚刚警校毕业,秦雨就被老爸安排到了段飞的手下。

  一开始,段飞对这种关系户并不感冒,可短短的半年,半年时间秦雨让段飞刮目相看,两个人的配合更是天衣无缝,段飞有时候不需多说,秦雨就会知道下一步做什么。对于漂亮又聪明的手下,又有谁不喜欢呢?

  “嗯,可到底怎么进去的?”段飞实在想不通,到底什么人能让一根食指长短的木条插入一个人的头颅之中呢?他不敢想,除非有奇迹,如果不是奇迹,那么凶手一定是个非常厉害的角色。

  “我相信是人为的。”秦雨自信的说道。她仔细看过火龙的尸体,全身上下除了眉间,其他地方都很整齐,应该是直接命中,没有任何反抗,可能是没有时间或者是没有能力反抗。

  “那什么人有这种本事呢?”段飞抽着烟,站了起来,大脑胡思乱想着,特别的杀人手法,特别的凶手,火龙身上有着太多的可疑,案子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秦雨走到段飞身旁,表情严肃的问道:“队长,您的见识广,您觉得什么人会有这种本事?”

  “我倒是认识几个可以做到,可是那些人根本与火龙没有什么过节,甚至跟火龙完全不认识,没有必要出手杀火龙。”

  秦雨眼睛一亮:“喔?还真有这样的人?这倒是要去拜访拜访。”这种只有出现在武侠小说里的人物,勾起了她的兴趣。于是继续:“队长,我们可以去找找他们问问,或许他们知道些什么。”

  “嗯..等验尸报告出来再说吧。”段飞踩灭烟头,转身离开,走到一半还是回头看了一眼秦雨劝告道:“小雨,如果你要见这种人,不是不可以,如果到时候真是没办法,我会去找一个人,那个人就有这种本事,到时候我会让你去,我去不太方便,可是你要答应我,遇到那个人浅谈可以,千万不能深交。”

  秦雨好奇问道:“为什么?”

  “因为那个人活脱脱就是一个混蛋。”段飞看着夜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扑哧。”秦雨被这句话逗乐了。

  段飞啊,段飞,你难道不知道女人的好奇心就像是大海一样深不可测吗,你越是这样说,女人就越是喜欢去挑战,挑战那个混蛋…..

  凌晨两点,警局却是有些忙碌,法医被段飞硬叫了过来,因为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见识一下那根置人于死地的木条了。

  咖啡的香味与香烟刺鼻的独特味道交织在段飞的办公室内,他眉头紧锁,回想着,一个不知名的电话,说是有人死了,随后赶到见到火龙的尸体,两者一定有着关联,可惜那个报警的人是用公用电话打的,根本无法追查。他把现场所有可疑的地方都仔细的盘查了数次,甚至连对面的厕所都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可还是没有任何线索。这让他有些沮丧。

  “那个报警的人可能就是凶手。”可为什么还要打电话报警呢?“是路过的好心人,看到了尸体,怕惹麻烦所以报完警就置身事外?凭着多年的经验,他把第二个可能排除了。

  “队长,拿出来了。”秦雨气喘吁吁的跑到段飞的办公室,手里还拿着一根木条,上面的血渍已经干了,被放在透明的证物袋内。

  “这…..就是凶器?”段飞咽了口唾沫不敢置信的问道。

  “嗯,刚刚从火龙脑袋里拿出来。”秦雨有些兴奋,不等段飞提问,她就抢着说道:“鉴证科已经查过,上面没有指纹,DNA与死者相符。另外…”

  段飞站了起来,看到秦雨停顿,转头问道:“另外什么?

  “木条的末端已经变成了木炭,他们说是被火烧过。”秦雨此时也有些想不通。

  烧过的木头往往更容易断,为什么要烧成木炭呢?难道有特别的用意?无数的谜团一一出现。萦绕在秦雨和段飞的脑中,渐渐的让他们有些透不过气来。

  难道是幽灵杀了火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