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平浪静摆手笑道:“我过来的时候有个朋友就对我说,这里有个女人叫方玉,我那朋友说,这个女人对付男人很有一套,而且玩起来特别疯,这种女人我最喜欢,不知…..”后面的话没有说,只是贼兮兮的看着他们。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大男人岂有不了解的道理。

  风平浪静这个回答,似乎很对他们的胃口,他们的戒心也烟消云散,原来这个男人是个色中饿鬼,这样他们也就就放心了,好色的男人往往没什么危险。

  其中一人热情的说道:“先生原来是找她,包在我身上,放心。”

  风平浪静看着手中的钱扭捏道:“我这钱..够不够?”

  一米九的壮汉一手接过风平浪静手中的钞票,笑道:“够,只管够,先生你只管玩。”

  四个人聊了一会,一个人就拿出手机,低头嘀咕了一会,随后满脸笑容道:“方玉就在五楼,503,已经说好了,你随时都可以上去找她,随便怎么玩,哈哈哈哈。”

  风平浪静长长吐了口气:“得来全不费工夫。”

  突然,他右手两根手指并拢,白皙的手指犹如一道闪电,准确的在三个人的脖间点了过去。出手,命中,不到一秒,三个人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时间,就已纷纷倒下。

  风平浪静此时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又转身看着墙上的油画,不一会叹道:“果然是狗屁不通。”

  风起,但它所带来的寒意却才刚刚开始,503的窗户被冷风拍打的咯吱咯吱作响,一股烟雾萦绕在整个房间内,风平浪静脸瞬间就冷了下来,因为他没有看到方玉坐在床边等着他,而是看到这个女人平躺在床上,而房内的这股味道,更是让他有些愤怒,吸毒。

  依风平浪静的见识可以看出这个分量绝对是重了,而且是致命的。其实方玉只是想多点情趣罢了,没想到....

  这种情况可大可小,一不小心就会送了性命,而方玉现在的状况更是有些糟糕,因为有人进来,她居然一点反映都没有。

  风平浪静走到床边看着她那苍白的脸蛋,这个女人就是让那个方天宝变成疯子的元凶。脸色虽然不算太好,可从轮廓可以看出,的确算个美娇娘,如果再稍微点缀一下,祸国殃民也不为过。

  “难怪,难怪。”

  可是让风平浪静不想看到的事发生了,就当他走上前想要带方玉走时,这个女人突然,口吐白沫,身体剧烈的抽搐了起来。双眼睁开,瞳孔迅速的在收缩扩张,“咳咳….”剧烈的咳嗽声,响彻房间。

  风平浪静苦笑一声,果然不出所料,这个女人吸食过量的毒品,这种情况下,她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受自己大脑控制了。稍微不注意牙齿就会咬到舌头,那个时候就会窒息,华佗再世也救不了。

  风平浪静不作考虑直接两步并一步快速的走到床边,然后坐在她的身边,抱起方玉搂在怀中,她的牙齿在疯狂的打颤,风平浪静眯起眼睛,果断的将自己的一根手指伸入她的牙间。

  “嘘…嘘…没事,没事,有我在,没事,一会就过去了。”风平浪静眉头紧锁,看着窗外。手指的疼痛风平浪静好像根本没放在心上。居然在不停地在安慰着方玉。

  我不知道他的这些话是对怀中的女人说的,还是对他的过去说的,谁知道呢?这个男人本就如此,没人知道他心里的真实想法,这种人可能是世上最苦最累的吧,因为...寂寞。

  秋天的风,吹遍了整座欣欣向荣的城市,可吹到这里的是什么,是梦魇般的幽深冷寂,在这个小房间内上演是一段,生与死的较量。

  方玉那有些瘦弱的小手,重重的抓住了床沿,随即发出了刺耳的噪音,这是种求生的力量,所有的力量好像都凝聚在手指上,木制床的下沿,已经有了一条条的鸿沟,狰狞,恐怖。

  许多年前,维也纳,风平浪静刚刚从餐厅出来,就看到了圣地亚哥的一个学员在执行一个刺杀任务,他很轻松的解决了目标。这个男人风平浪静认识,名字叫豺狼,名头当时很盛。

  可豺狼刺杀的过程居然让一个美丽的女子看到了,当然,这个女人是非死不可了。

  风平浪静知道豺狼是出了名的残忍,尤其是对美丽的女人,于是,风平浪静出现了。

  We最UO新b}章◎J节!上2酷匠网◎K

  赶在豺狼出手之前,将这位美丽的女子也像现在一样搂在怀中,安慰着:“不要怕,没事,很快,很快就没事了。

  旋即,风平浪静扭断了她的脖子。至少风平浪静认为这种方式是最没痛苦的死法,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可如今他放在方玉后颈处的手掌却是慢慢放下,只听风平浪静口中微微吐出五个字:“人是会变的。”

  不错,风平浪静变了,变得比以前更伤感了,变得比以前更为人着想了...

  身体的温度渐渐的流逝,风平浪静知道方玉没救了,现在的他只想让这个女孩子在最后的路程之中慢慢体会着生命的意义。至少她多活了几分钟,这样不是很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