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五年前风平浪静占了她的身子,方情无时无刻想着这个男人,可他从来没说过喜欢过自己,那自己又为什么倒贴呢?她还没这么下贱。

  方情近似泼妇般的坐在地上等待着他的回答,可风平浪静还是依然自顾自的站在那,还是那种高深莫测的笑容,考验着女人的耐心。

  方情叹了口气:“你真是个鬼,老娘现在倒贴,居然不要。”她的心情突然变得说不出的落寞,女人的心思又有几个人能懂呢?

  风平浪静喃喃道:“蛮漂亮的一个女人,却说着这么下流的话。”

  方情也不甘示弱摇头嘲讽道:“虽然每天都见面,你却还是没什么长进,还是那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大混蛋。”

  风平浪静哈哈大笑道:“我还以为你会嫁给我这个大混蛋呢。没想到是我自作多情。”

  “呸,谁会嫁给一个混蛋。”方情闹了大红脸。

  风平浪静长长吐了口气缓缓说道:“都快成老太婆...”

  5D酷ZC匠tn网.首发{i

  话还没说完,方情就已经跳了起来大怒,指着风平浪静的鼻子大骂道:“说清楚,谁是老太婆?”

  同时手指弯曲成爪,袭向风平浪静的脖子,可风平浪静居然不闪不避就这样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被她抓住了脖子,嘴上却是讨饶:“千万别动手,我只是和你闹着玩的。”

  方情本想板着脸,顺便给点颜色他瞧瞧,却还是忍不住“扑哧”拍手笑了出来:“幸好,幸好,我没嫁给你,不然还不被你活活气死?”

  风平浪静后退一步,摸着脖子笑着说道:“我想,拍你马屁的一定不少,没有我这样气你,你又怎么会开心呢?”

  方情没有听他再说下去就走进了卧室,半刻钟,穿了一条淡蓝色的浴袍走了出来了,冷笑道:“看也看够了,气我你也得逞了,说吧什么事。”她悠悠的坐了下来,是坐在椅子上,地上很冷,她没这么傻,更不会让自己吃亏。

  风平浪静看了眼方情道:“听说霍家的二公子想要娶你。”叹了口气又说道:“不知道你会做他第几个老婆。

  方情怒道:“放你的大狗屁,难道他就不能看上我?难道我又老又丑?

  说着她又想站起来动手,风平浪静急忙摆手表示害怕。

  “如果只是过来气我的话,你做到了,没什么事,给老娘滚出去,让街坊看到又要说我水性杨花了。”方情那明亮的眼睛也暗淡了下去。

  风平浪静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笑道:“看你肚子一定饿了,我也好像饿了,就勉为其难陪你出去吃夜宵吧。”

  “呸,谁要你陪你”不等她说完,风平浪静已经扶起方情将她推进了卧室大声说道:“快点换衣服,外面的夜摊子快关门了。”

  这条街叫作平安大街,在长街的尽头,有一家做夜市的摊子,据说几十年前就开在了这里,而且风雨无阻永远是准时准点,所以这大街上的那些晚归而被老婆关在门外的男人都有了去处,至少可以去老刘那里吃一碗热乎乎的饭菜。

  老刘其实还不算老,年龄不过五十出头,现在还是干劲十足,招呼着客人,因为老刘待客热情,菜的味道也算过得去,所以生意一直很好,用他的话说,再干几年,等攒够了儿子的老婆钱就收摊不干了,听别人说,这句话他说了起码十年。

  “在这里吃吧。”风平浪静笑道。

  方情邹了邹眉犹豫半天还是答应了下来。

  风平浪静拉着她在一张空桌子坐了下来,大声道:“老刘,今天日子很特别,来点好吃的。”

  老刘抬起头看到风平浪静满脸微笑过来打招呼:“呀风老板啊,难得方老板也一起,快坐快坐,招呼不周,不要见怪。”

  可方情看到老刘这眼神就是觉得不舒服,阴阳怪气大声说道:“刘瘸子,你这什么表情,难道看到鬼了?”

  “方老板,这话说的,没这意思,欢迎还来不及呢!咋会遇见鬼呢?”老刘偷瞄了眼风平浪静又说道:“您与风老板都是贵客,能一起来更是难得,老头子今天做东,两位的饭钱都免了。”说完傻呵呵笑了起来。

  “哎,男人不管是老是少都是这么油嘴滑舌。”方情见老刘走开悄声问道:“这刘瘸子欠你钱?”

  风平浪静笑了笑没有回答。

  “切,谁稀罕。”

  其实在这里又有谁不欠风平浪静人情呢?毫不夸张的说,这条大街就是他的,只要他愿意。

  另外,平安大街的人都知道,风老板对方情那是情有独钟,也只有方情能这么呛风大老板。

  不久,老刘端了两盘小菜。

  这下方情不高兴了。喊道:“刘瘸子,你这人不厚道,说请客就这俩碟菜也就算了,居然不上酒?不怕我掀了你这摊子?”

  老刘急忙跑了过来,不好意思的说道:“看您说的,要是普通人来,老刘我是一定会上酒的,可您与风老板一起来么..”

  “老娘和这混蛋来,有什么特别?好呀,你这老头是在拿我开涮吧。”方情已经起身准备好好和老刘理论一番。

  另一张桌子上一个看起来傻头傻脑的壮汉笑了起来,解围道:“谁不知道,风老板的酒那才是好酒,你要让老刘在风老板面前上酒,那不是让他难堪么。”说完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老刘也只能尴尬的苦笑。

  方情望了老刘好久,才坐了下来,叹了口气:“我倒是把这件事忘了,风大老板除了自己的酒还会瞧得上谁的酒呢?”

  风平浪静笑了起来,同时向老刘说道:“今天例外,老刘上酒,我与方情就在这喝上一喝。”

  “好,好,这就去拿。”老刘听到风平浪静说要喝他的酒有些小激动,一路小跑着去拿了一壶酒。

  风平浪静站了起来,看向周围的人们,淡淡的说了句:“今晚,我要与方情单独呆一会,行个方便,各位先行离开,在座的饭钱,我也一并包了。”

  一句狂到没边的话,风平浪静说出口仿佛理所当然。

  没错,这里是平安街,风大老板说出这种话就是理所当然。说也奇怪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觉得失了面子,反倒都开心的笑了起来。

  “风老板,有事需要地方,我们让一下也是应该,可这饭钱却万万不能让您给。”说话的人从身上摸出饭钱放在桌上,对风平浪静点头笑了笑,带头走了出去。

  其他人也是如此,都拿出了饭钱,走到风平浪静那点头示意,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