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情嘴边已有血渍,咧着嘴从牙缝中深深吸了口寒冷的空气。不断着提醒自己要保持冷静,绝不能让这个男人得逞。风平浪静在雨中的身影若隐若现,更添一股阴冷的气势,这种气势已经快让方情透不过气来了。因为她知道自己绝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你到底是谁?”方情平复下呼吸,冷喝道:“我好像根本不认识你….方情还没问完就被风平浪静打断了:“那年我让你跟我走,你一直不肯,现在我再问一句,你跟不跟我走。”

  酷41匠网正x版MA首“g发

  记不清问这句话到底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是十年前?还是八年前?

  那是风平浪静第一次离开落日故乡他不满家乡的人们固步自封,不满家乡的人们拥有惊世才华却埋没在那里。那些祖训,那些规条,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那时年轻的他只想离开这片世外桃源,去那残酷的现实世界,看看到底有什么了不起。

  临走前,风平浪静闯进了那个自己爱慕已久女人的闺房,说要带她离开,他要给她这里所没有的东西,风平浪静愿意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她,可狂妄,骄傲的风平浪静只说了一句:“跟我走。”就是这么直截了当,没有什么修饰,更没有什么花言巧语。

  可这个女人却是死也不肯,只是绝情的回答了句:“我永远不会跟你走,就算死。”

  其实世上所有的女人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装腔作势,男人越容易得到,女人心里也就越不开心,如果那时的风平浪静肯稍微花些心思,又或者说一些甜言蜜语,这女人有可能就跟着走了。

  可惜自傲的有些自负的风平浪静以为这个女人一定会跟他走,这种心理却是女人最不喜欢的,就算女人再爱你,倘若你不花些功夫追求,女人是不会投入你怀抱的。她们想要让男人知道的事,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没有付出是没有回报的,那什么叫作付出?只需说一句“我爱你”,只需主动的牵一下手,甚至简单的微微一笑,都算是付出。

  这么简单的事往往所有的男人都会忽略。风平浪静不知道这个女人好胜心比他更强,心肠更硬。

  时过境迁,当风平浪静再次说出这句“跟我走”时,不禁让人唏嘘感叹:红尘残忍。

  这个雨中的男人很明显为那时候的轻狂后悔了,后悔的要死。

  如今已经陷入疯狂的风平浪静把眼前的方情当成了多年前的那个她,他的心回到了十年前,回到那个晚上…他仿佛想要挽回些什么。

  风平浪静伸出双手,嘴角上扬,那是微笑,他出道到现在从来没有过的温柔。

  “过了今天,我再也不会问了,跟不跟我走。”

  方情大概已经猜到了,这个该死的男人把自己当成了他以前的老相好了。

  忘了说,女人除了喜欢装腔作势,还有一个最大的毛病那就是嫉妒,曾经有一部电影,里面有句经典台词: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嫉妒。

  现在的方情发现自己在妒忌他口中的那个女人,如果一个男人疯了也会想着她,方情也不会介意就这样嫁了。可惜她没有遇到。

  女人眼中闪过一丝愠怒,大声的说道:“不会,谁会跟着一个疯子走。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是轻骨头,嘴里说着喜欢,心里却想着别人…….

  可是落入风平浪静耳中的却只有“不会”两个字,后面的回答完全没有听进去。最后希望破灭,使他更加疯狂,双眼已变得血红,伸出的双手在颤抖。

  方情知道再过不久,眼前的男人就要彻底丧失人性了。可她不管,她只不想有人比她更开心,更幸福,尤其是他口中的女人。这种想法也让她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的女人,魔障的男人……….

  方情将自己的裙子撩起,绑在腰间,好让下盘完全解放,再把乌黑的长发盘成一条长绳状,咬在嘴里。优雅的脖颈,曼妙的娇躯,修长美腿,这场雨的浇灌让她变得更加凄美。

  右手紧紧的握住发簪,如狸猫般弓着身子,压低重心,近乎贴近地面四肢撑地缓慢的前行。这是种比瑜伽更难练的一种体术,这种体术让人类回到原始的四肢行走,这会让人心脏的血液循环更加顺畅,体力会得到增长,方情这时要搏命了。

  突然,“蹭”声音落下,方情手中的发簪拽出,直逼风平浪静面门,他本能的侧头躲过夹杂着雨点与风声的“暗器”。本来还慢吞吞的方情这个时候速度是平时的十倍冲了过来,一脚扫过他的脚环,风平浪静双脚一登,身体腾空,然而就在此时,方情脸上的表情孕出一抹残忍,嘴里吐出一道电光,飞向他的胸膛。原来在方情冲过来时,她已经将自己挂在胸口的银饰含在了嘴里,为的就是在等这个机会。

  “带着你的胡言乱语见鬼去吧。”方情愤恨的大吼道。

  就在银饰到达足以命中目标时,诡异的事发生了,只见风平浪静在空中不可思议的全凭腰力让身体与地面平行了,也就是说银饰与他成了九十度,他的腰猛然绷直,单手抓住了“暗器”。

  “不可能”方情脱口而出,失声喊出三个字,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人居然可以在空中把身体控制到这种境界。

  “你到底是什么人。”好看的脸蛋已经变得不那么好看了,借着地心引力,风平浪静重重的压在了方情的身上,左手按住她那诱人的有些发白的嘴唇,而右手伸向了她的胸口。

  方情瞳孔无限放大,她恐惧了,害怕了,做出了最后的反抗,死命将风平浪静的左手从自己的嘴边掰开,顿时,一股温热包涵着冰冷雨水与鲜血的唾沫喷在了他的脸上:“你会下地狱的,恶魔。”

  可已经成为疯子的风平浪静已经完全淹没在了过去….一挥手重重的耳光如晴天霹雳,打在了方情的脸上。

  “你是我的女人,我说跟我走,就一定要跟我走,你没得选择。”

  那一夜,方情变成了他的女人,而这个过程野蛮,残忍,疯狂。

  大雨将停,月儿破云而出,月光下两道身影慢慢拉长,化作了黑夜中两点慢慢消失。过往也如粉末般消散,无法琢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