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加班了么?”夜里1点多钟,章必得拖着疲劳的身体回到了家中。他媳妇一直没睡,坐在客厅里发呆等着他。门开,女人连忙迎了上来问道。

  “加班呢,打今儿起,我就是大公司的部门经理了媳妇。”章必得觉得膝盖有些发软,他手扶着墙将鞋脱了,换上拖鞋朝沙发走去道。这一瞬间,他甚至开始琢磨,过段日子自己是不是应该买套大房子住住了。同时,他也在回味刚才在公司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妙,是那么的大不相同。他甚至都不敢相信,刚才那些事真的会发生在他和姚美丽的身上。

  H9酷匠◇W网唯Q一~V正版,SX其A他都是盗版

  多么美的女人啊!章必得靠在沙发上,伸手掏出了一盒香烟来。烟,是100块一盒那个档次的。这种烟,以前对于章必得来说是只能看看不说话的。可是如今,他也能抽上了。这就是变化,这就是进步。章必得将烟点上,瘫坐在沙发上开始琢磨着事情。他不知道明天自己该以一种什么态度去面对姚美丽。是该表示得亲昵一些,还是依旧保持着上下级的那种关系。

  “老公,洗澡早点休息吧!”一支烟抽完,女人已经替章必得放好了洗澡水。

  “哦好!”起身脱掉自己的西装,解开衬衣的扣子章必得开始朝卫生间里走去。女人目送着他进了卫生间,然后低头拿起他的西装准备挂到衣架上头去。这套西装,还是他们结婚的时候买的。章必得除了那天穿过一次之外,一直都是挂在衣柜里做摆设。

  “唉!”女人轻叹了一声,眉毛紧皱着强将眼中的泪水给忍了回去。丈夫的西装上,有一股子香水的味道。而且在内衬上,还沾了一根长发。女人将长发捻了起来,搓了搓扔进了垃圾桶。她能怎么样呢,闹?质问?那么做只会促使这个男人更快的离开她。假装不知道,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老公你怎么了?”接连几天,章必得每天都回得很晚。他的衣服,他钱包里的现金,也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衣服变得更上档次,钱包变得更鼓。这本应该是好事,可是在女人的眼中,这代表着姚美丽正在全力对丈夫这个阵地发起进攻。并且丈夫的阵地,正在加速沦陷当中。她心里着急,可是毫无办法。又是夜里1点多钟,丈夫才无精打采的回到了家里。一进门,还没等女人开口,章必得就摔倒在了地上。地上铺的是瓷砖,这一下摔下去,当时就摔了个头破血流。

  “夫妻生活要有节制…”这是女人打电话喊来救护车,将丈夫送到医院做完了检查后,那个老医生对她说的话。节制?女人已经有些日子没跟自己男人那个了。还要怎么节制呢?可是转念一想,女人就明白了过来。这个家,是真的要散了么?她手里捏着检查单据,走到走廊的尽头捂住了自己的嘴无声哭泣起来。

  “小姐,您的神色变得好多了。”姚美丽坐在卧室里,正对着镜子梳理着自己的长发。老管家走到她的身后,躬身说道。

  “小蔡,是真的么?你可别信口胡诌哄我开心。”姚美丽拿着牛角梳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头发上梳理着道。不用老管家说,她自己都觉得这几天的精气神得到了极大的补充。只要有健壮的男人,那自己就能永葆青春和活力了吧?姚美丽放下梳子,起身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腰肢的曲线,引得老管家咽了一口口水。

  “哈哈哈,小蔡,可惜你太老了呢!不然,我倒是不介意跟你春风一度!”从镜子里看见了管家的神色,姚美丽忽然转身对着他放声娇笑起来。一番话,说得管家有些讪讪然。他心里暗自嘀咕着:特么我年轻的时候,也没见你肯跟我那啥呀?

  “不过小姐,您这一番挞伐,那人受得了么?”管家将话题扯到了章必得的身上。

  “我可是给了钱的!”姚美丽打了个哈欠说道。

  “这几天,我先后给了他五万呢。就算出了什么意外,也不是我害的。我们这是公平买卖关系,懂么?”姚美丽走到酒柜跟前,倒了一点红酒在杯子里晃荡着道。

  “那是,他不图小姐的财色,也就不会上钩了。”管家连忙在一旁点头道。

  “让你搁家好好带孩子,特么整天不是去这家打牌,就是回去走亲戚。好了吧?我的儿又发烧了!”大半夜的,一对老夫妻抱着一个孩子走进了医院。孩子脸上通红的,四肢软趴趴就那么任由那个道貌岸然的老头儿抱在怀里。

  “我哪儿知道他自己把空调给打开吹了半天儿呢!”一满头白发的老婆婆紧跟着老头儿的脚步朝急诊室小跑着道。

  “打明儿起,你特么再出去打牌试试?”老头儿抱着孩子火急火燎的朝急诊室跑着,说话间一没留神跟一个瘸腿的少妇撞到了一起。

  “对不住,对不住,没摔着吧?”少妇摔倒在地,半天没爬起来。老头儿将孩子交给迎出来的医护人员,蹲身搀扶着她问道。

  “我没事,没事!”被撞的,是章必得的媳妇。而撞人的,则是张道玄!至于那个婆婆,是他的老伴儿!

  “你这得住院,去办理住院手续吧。今晚先挂着水,看看能退烧不能。等明天要是烧不退,你们就得着手为孩子办理转院手续了。还要你啊,你家男人需要注射营养针。国产的可以走医保,但是效果来得慢。进口的不能走医保,效果要快一些。”没过多一会儿,急诊室里走出来一个医生,看着门口的张道玄他们开口说道。

  “用进口药,用进口药!”章必得的媳妇连声说道。

  “你大爷的,要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咱们民政局见!”张道玄闻言,当时也就急了眼。冲一旁委委屈屈的老伴儿吼了一嗓子,然后转身跑去办理入院手续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