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光猛电,欻火流星...”老和尚没想到我能够破开他的大黑天,惊骇之下就想后退。可是我都贴过来了,又岂能让他就这么轻易地退去?一探手抓住了他的衣领子,我口中急速念起了驱雷咒。

  “翻滚吧,牛宝宝!”天雷即将坠落之时,我手中一使劲将老和尚推离了身前。紧接着就听到噼啪一声雷弧炸响,失去了大黑天保护的老和尚被这道天雷震得踉跄了几步然后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要不是这货体内还存有月天印,这一击我保管他被打得外焦里嫩。

  “大黑天!”眼看我来势凶猛,老和尚顾不得从地上翻身而起,就那么坐在原地继续结起了手印。有了前一次的经验,这一次我不等那团黑雾笼罩到他身上,挥舞起符文剑连刺带削地就将其给驱散了。这一次的大黑天比起前一次来要好对付得多,我琢磨着是不是老和尚体内的法力不够了。一念至此,我更是加快了进攻的节奏。日月精,这种东西多多益善,万一以后还会用得上呢?当然用不上是最好了,可有备无患不是更好?我心里如此盘算着。

  “住手,我是浅草寺长老服部年宏。这一次你要是放手,我浅草寺上下必定知恩图报给予阁下足够的补偿。”老和尚见我的长剑不依不饶地接连刺向他,慌乱之下一抬手急喝道。他一开口,我这才知道原来这货是个日本人,难怪之前听他说话总有一种怪怪的强调在里面呢。浅草寺,说起来我还曾经去过这间日本很有名气的寺院。想不到他居然是来自那里,只是浅草寺要日月精做什么?我的剑锋停在老和尚的颈动脉上,心里暗自琢磨了起来。

  “阁下只要让我带回去一枚日月精,尽管可以开出条件来,我浅草寺必定会为阁下办到。阁下应该知道,我大日本帝国上下素来都是言而有信的。”见我似乎是有些心动的样子,服部年宏赶忙接着说道。这番话听在我的耳朵里是那么的耳熟,曾记得当年神社的圣女小早川,似乎也曾经这么对我说过。

  “要是我不同意呢?”我将剑锋一紧,接着问他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对于日月精这种瑰宝,我宁可便宜了国军,也不想便宜眼前这个日本人。噢,三清祖师在上,请原谅弟子这个民族主义者吧。

  “阁下可知双拳难敌四手?就算阁下技艺再高,也挡不住我浅草寺上下前赴后继的报复。哪怕玉碎,我们也会在所不惜。”服部年宏喉头有些微微的发抖着对我说道。好吧,这是准备打群架的节奏了。浅草寺的人再多,还能躲得过天组去?我嘴角轻扯了扯,在心里暗暗说道。

  “狮子是永远都不会在意狮子狗的犬吠的,我劝你还是乖乖把日月精交出来,免得到时候贫道将你扒个干净扔到大街上供人观瞻。”我说话间,伸出手去就在腹部年宏的身上摸索了起来。腹部年宏想要挣扎避让,却感觉到脖子上的剑刃轻轻滑动了一下。然后他就觉得脖子上一阵刺痛,伸手一摸一手的血。

  “这可不赖我,是你自己乱动割破的。动作再大一点,你脖子就该漏气儿了。别动啊,我拿了东西就走。不,是我拿了东西就让你走。”说话间我看了看周围漆黑的夜色,琢磨着这个点应该也是没船过来了。可要是任由这个老秃子留在这里与我为伴,貌似又有些不安全。手中加快了摸索的速度,我转了转眼珠子对腹部年宏说道。

  “原来这就是日月精!”终于从腹部年宏的衣服里找到了被他藏在里面的这颗日月精,我拿到眼前仔细端详了片刻方才赞叹道。日月精如同一轮弯月形状的玉石那般,捏在指尖带给人一种通透的清凉感。细细感觉一下,似乎还有一阵柔润的生命力蕴含在里面。说实话刚才抢东西抢得太急,我居然都没有留意它的庐山真面目。或许是感受到了我注视的目光,弯月形的日月精表面居然还闪过了一道碧绿的毫光,似乎在跟我彼此呼应着什么。

  “东西我笑纳了,你现在可以走了。别说什么打群架之类的蠢话,要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呸,应该是强蛇打不过地头龙才是。”我将日月精纳入兜里,仔细将扣子扣好之后对服部年宏说道。我打定了注意,回去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个材质上佳的玉盒将日月精保存起来。

  “八格...”服部年宏紧握着双拳,眼睁睁看着到手的日月精被我抢了去,嘴里咬牙低声骂了句。

  “忘了告诉你,我可是精通好几国外语的优秀人才,尤其是骂人的话。特么全中国人都知道这句骂人的话,你还敢在我面前说?”我左右看了看,调整了一下姿势一脚将服部年宏踢到日月潭里对他竖起中指道。

  服部年宏落水之后,在里边上下浮动了几下,然后回头狠狠盯了我一眼,似乎是要将我的面相刻在脑中一样。见我拔剑欲刺,这才慌忙转头扑腾着向远处游去。

  “长夜漫漫,独身一人。刚才似乎应该把他留下的,就算是陪我说说话也好啊!”我提着符文剑走回了庭院,找了处避风的地方盘腿坐下道。包里还有几块蛋糕和巧克力,功能饮料也还没有动。我反手从包里把它们拿出来,百无聊赖的靠在墙上开始慢吞吞进食着。吃饱喝足,我将符文剑紧紧抱在怀里就那么打起了盹来。

  “嚯...何方妖孽...”一觉醒来,我才一睁眼,就看见面前一个仿似芝麻大饼脸的姑娘正在那里抠着鼻屎饶有兴致地看着我。要不是天色已经大亮,我决计会以为自己撞了鬼,然后一记天雷霹到她头上。

  “船家,船家!”不理那姑娘委屈的眼神,我一伸手拨开她,然后起身向正欲离去的船老大高声喊着。

  “真是个没有礼貌的家伙!”大饼脸姑娘幽怨地看着我背影,屈指将那坨刚抠出来的鼻屎弹了出去道。

  酷匠网永`久%W免*5费◇看;;小~w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