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以为这老和尚顶多还待一会儿就要回去了,毕竟这已经是到了饭点。可没曾想,人家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别说,老和尚的韧性真是不错,估摸着平常禅没少坐。他也不找地方坐着歇歇,就那么一直站在那里远眺着日月潭。我从随身的挎包里摸出一块巧克力来塞进嘴里,补充着本身需要的热量。老和尚很警觉,我那么细微的咀嚼声都能引起他的注意。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横放在我膝上的符文剑,手里轻轻捻动了两下佛珠。

  “小友不像是来旅游的。”老和尚捻动了几下佛珠,终于是缓缓开口说道。他的口音略微有些生硬,似乎国语不是很好的样子。

  “大师也不像是来旅游的。”我将嘴里的巧克力咽了下去,手指轻轻从剑鞘上抚过道。老和尚看着我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去继续站在那里不再言语。又站了一会儿,老和尚伸手从袖口里拿出一个饭团来。撕掉了外边包装着的保鲜膜,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他在补充体力,我看着他手中那个拳头大的饭团暗自想道。

  “你饿不饿?”吃了两口,老和尚忽然开口问道。他没有回头,我却知道他是在问我。因为这里除了我们两个之外,再也没有第三个人存在。

  “我有巧克力!”我从包里摸出一颗巧克力,剥开包装纸放进嘴里咀嚼着道。这是民俗的老板娘自己做的,临出发之前我吧台问她要了一小盒大约十来颗的样子。除此之外,挎包里还放着两瓶蛮牛功能饮料和几块蛋糕。这些东西就是我在找到日月精之前的食物了。

  “东亚人还是觉得米饭最能填饱肚子。”老和尚伸手掰了一点饭团放进嘴里说道。东亚人?我闻言看了他一眼,将嘴里充斥着苦味的巧克力咽了下去琢磨着。

  一整天的时间,老和尚总共就说了这么几句话。其他的时间他都是静立在那里轻轻捻着佛珠,似乎他登岛的目的,只是为了找个安静的地方玩珠子似的。不过我并不认为他真的这么无聊,相反我对他的警惕性是越来越高了。试想一下,一个忍耐力如此强大的人站在你跟前一整天,任谁心里都会有些发毛。

  这不是普通的人能够做到的事情,甚至于不是普通的和尚能够做到的事情。虽然我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流,也没对彼此流露出任何的不满和敌意。可是在我看来,我跟这个老和尚之间的“战争”却是已经进行了一整天。我们谁都没有退缩,他背对着我,我面对着他,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这是一场精神上和心理上的较量,谁先吃不住劲,谁就要退出这个地方。

  一直到天黑,我才在一件事情上占了这个老和尚的上风。忍耐力再强的人,也抵挡不住三急的侵扰。我们同时迈动步伐走出了庭院,走到一处稍微平坦的地方开始掏出物事撒起了尿。相对于老和尚越屙越拢来(靠近)的状态,血气方刚的我则是顶风尿两米。抖了抖物事,我将其放回裤裆,然后昂首挺胸地走回庭院四下里观望了起来。观望的同时,我还不忘用眼角的余光去观察着老和尚。就见他跺了跺脚,将溅落到鞋面上的尿液跺了个干净之后,这才转身有些不悦的向庭院走来。

  “啾...”一道流星从天际划过,我抬头看着流星留在夜空的那道尾曳心里暗暗许起了愿。我的愿望就是,这次能够让我顺利地得到日月精,然后回去将顾纤纤给救活。

  “流星...”老和尚抬头看着划破天际然后消失无踪的那颗流星轻道了一声。

  “啾...”紧接着,又是一颗流星划过。流星之后,渐渐地天际划过了一片流星雨。湛蓝色的流星划过漆黑的夜空,是那么的好看。

  “晶嘤!”随着流星的划过,大尖山和水社山的山巅两道光芒冲天而起。虽然它们从出现到消失不过经历了几秒钟的时间,可是我依然发现了它们的存在。两道光芒直冲云霄,然后砰然散开跟流星雨交织在了一起。夜空变得湛蓝无比,就好像天色已经到了黎明一般。

  流星散尽,空中飘下来两颗萤火虫般的亮光。亮光每下降一点,体积就会增大一些。渐渐地,一颗光团落在了大尖山,另外一颗则是落在了水社山。

  ‘f看正版章节"上酷…匠2网^

  “大尖...”

  “水社!”

  两道虚影出现在山巅隔空相望着,逐渐他们的幻像变大再变大,空中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头像。男的深情地看着女的,女的亦同样深情地望着男的。他们的嘴唇微动着,虽然我压根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我的心里却能感应到他们此刻的心情和想要对彼此说出的话语。大尖和水社,出现了。

  两道虚影隔空凝望了片刻,接着腾空而起向彼此飞去。很快,他们就在空中相拥。大尖和水社彼此扶持着,深情地凝视着对方的面颊。两人就那么凭空漂浮着,逐渐朝光华岛这边飘了过来。

  “阿弥陀佛,大尖和水社出现了!”玄奘寺内,正在闭目念经的住持大师猛然睁开双眼,他疾步走到殿外,远远看着半空中相拥着的那两道虚影合十说道。

  “阿弥陀佛,原来大尖和水社的传说是真的。”站在不远处的老和尚,面色显得有些激动的仰望着空中低声说了一句。

  “大尖!”

  “水社!”

  两道虚影浮现在光华岛的上空,这一次,我真的听到了他们在内心对彼此的呼唤了。

  “啾...”一道甚是光亮的流星从天际划过,大尖和水社两人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双双抬头看向了那颗流星。

  “大尖!”

  “水社!”

  流星划过,两人的虚影逐渐变得稀薄了起来。两人齐齐向天际飞去,彼此充满了不舍的呼唤着对方。一年的等待,只是为了这一刻短暂的相会。他们不舍得,不舍得离开对方。两人的眼中深情地望着对方,紧握在一起的手似乎被什么力量在强制性的拉开一般逐渐分开了。

  “晶...”流星划过,大尖和水社最终又化作了两个光团。一个飘向大尖山,一个飘向了水社山。光华岛的上空,只留下了两粒湛蓝的东西在逐渐向下坠落着。我知道,那是大尖和水社的眼泪。

  日月精,出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