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啦啪啦,噼里啪啦!”接连两天,我是足不出户的在室内静心修行着。一直到第三天的清晨,一阵鞭炮声从山脚下传来,我才缓缓睁开了双眼。微微活动了一下四肢,我腰腿一使劲从垫坐在身下的枕头上站了起来,然后转身往浴室里走去。今天开始一直到未来的几天时间里,将是决定我是否能够顺利的将顾纤纤重新拉回我身边的决定性时刻。为了这一时刻的到来,我足足等了半年。我要沐浴更衣,用一种最虔诚的态度,去寻找传说中的日月精。

  “嗯?今天的你看起来怎么有些不一样?”手提着符文剑从楼上走下来,正在大堂忙活的小妹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走过来问道。当然有些不一样,因为今天的我,看起来是那么的道貌岸然,一本正经,外加道骨仙风。

  “因为今天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日子。大尖和水社的祭奠活动,应该要开始了吧?”我站在落地窗边,看了看山脚下开始聚集起来的人们说道。他们身上穿着颜色鲜艳的民族服饰,男人们手里拿着长长的竹竿,女人们手里则拎着藤条编织而成,外边裹着彩带的绣球。男女分成了两个阵营,彼此正在那里说笑着什么。

  “差不多要开始了,老板娘待会准备出摊了。这个活动会持续三天,虽然说是一个祭祀的活动,可是人们更愿意称它为日月潭的狂欢节。每年的这几天,老板娘的生意都会格外的好。”小妹看了看我手里的符文剑,然后点头说道。我来这里一个月了,她还是第一次见我拿出这柄符文剑来。她心里明白,我要办的事情,恐怕远不像我所说的那么轻松。

  “带着它,应该不会有警察来查吧?”我拍了拍剑鞘问了一句。

  “警察们还在忙之前的那几桩人命案,哪里有闲工夫来查你手里的剑是真是假?只要你不用它来当街杀人,是没人会管你的。”小妹闻言对我说道。

  “那就好!”我点点头,提着符文剑就往店外走去。同时我心里拿定了主意,真要有人问起来,我就说它是健身的道具。

  “索咯咯咯!”顺着石板路下了山,我来到了码头上。一阵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之后,就听得一群女人嘴里齐齐发出一阵清脆的喊声,随后就将手中的绣球给抛上了半空。而已经做好了准备的男人们,则是纷纷举起手中的竹竿,用杆头去接触着绣球,努力不让它坠落到地上。这个游戏,当地人称之为托球舞,是祭祀大尖和水社的重头戏。我提着符文剑,远远看着他们在那里欢歌笑语着,心头轻叹一句:不禁鞭就是热闹。也不知道从何时起,鞭炮成为了制造雾霾的凶手之一。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个人的看法是,没有鞭炮的华夏节日是不完整的。就如同圣诞节背着礼物的圣诞老人被城管驱赶了,万圣节不许卖南瓜那样。

  “去光华岛!”日潭和月潭交汇的地方是一座小岛,岛名光华。光华岛以北称之为日潭,潭形如日轮,水色泛红。光华岛以南称之为月潭,潭形如弯月,水色碧绿。两潭合称,日月潭。从人群中分身而出,走到码头边上的一艘快艇跟前,我对船老大说道。

  “坐稳了!”收过了船费,船老大扔给我一件救生衣之后嘱咐道。等我穿好救生衣,坐到船舱里之后,他才拉动了引擎操纵着快艇直奔远方的光华岛而去。快艇乘风破浪的疾行,扬起了片片的水幕。水珠打在我的头上身上,不一会儿工夫就将我打湿了个通透。身上是冰凉的,随着距离光华岛越来越近,我的心却是火热了起来。

  光华岛面积不大,上有庭院一座,据说以前这里是用来供奉月老的所在,只不过在20多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次地震,为了月老的神像不被损坏,人们索性将其搬迁到其他的地方去了。现在的庭院,更多的作用是让游人用来稍事休息的场所。小岛正中高高坟起,四周则是留下了几道绕岛而走凸显于水面的窄道。路面与水面平齐,让人很有些担心会不会一个失足便会跌落水中。从而变成传说中的失足男青年,又或者是失足女青年。

  从快艇上纵身上了岛,回身将救生衣交还给船老大之后,我提着符文剑顺着脚下的窄道向岛屿正中心的山丘走去。今天是纪念大尖和水社的日子,光华岛上除了我和一个和尚之外,其余的人似乎都选择了去码头上狂欢去了。和尚穿着一领纯白的僧袍,胸前挂着一串漆黑的佛珠,此时正背对着我站在庭院廊中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听见脚步声,和尚回头看了我一眼。此时我才发现,这是个老和尚。

  老和尚打量了我一番,然后将目光落在了我手中的符文剑上。我握着剑鞘的手不觉一紧,一边垂目迈步,一边暗自留意着这个和尚动静。成败在此一举,我容不得有任何的意外发生。老和尚似乎察觉到了我的警惕,将目光从符文剑上收了回去,对着我微微点头致意了一下,然后继续回身站在那里观望着眼前的湖光山色起来。没有去理会这个和尚,我从他身边错身而过,走到了长廊的尽头,拄剑坐了下来。我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找到日月精,我目前所能做的,只有等。跟玄奘寺住持大师所说的那样,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看我的气运和缘法了。

  等到身上的衣服被体温给烘干,我这才盘膝坐在廊中,将符文剑搁置于腿上闭目养神了起来。当我再睁眼之时,时间已然到了中午。岛上依旧只有我跟那个老和尚,而且看形势,我俩都没有离开的意思。老和尚不走,我寻找日月精的过程无形中就多了一份掣肘。看了看长身而立的老和尚,我的心不禁有些浮躁了起来。

  Da更G{新)#最:快上酷O匠k…网)6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感觉到了内心的浮躁,我连忙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默念起道德经来。

  “观自在菩萨......”一阵低声的吟诵声从不远处的和尚嘴里传了出来,我闻言心中一乐。原来不仅是我的心乱了,这厮的心也同样的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