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不相瞒,此次到宝刹叨扰,实在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大师解惑。”进了大殿,跟着住持大师来到了偏殿里的一处静室之内,等小沙弥奉上清茶之后,我方才对住持大师施了一礼说道。

  “不知修士有何事相询?贫僧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住持大师将茶盏往我手旁轻轻一推道。

  ●酷L匠7网:首9J发}

  “事关日月潭的传说,不知道大师是否知道大尖和水社的故事?”我端起茶盏轻呷了一口问道。大尖和水社的传说,就连我这个外乡人都知道了。身为一个长居此处的本地和尚,住持大师没有理由会不知道。我这么问,只是起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而已。总不能一上来,就突兀地开口问人家知不知道日月精的事情吧?

  这其实就跟人家问你借钱是一个道理,碰面之后总会先寒暄几句,然后人家会问你混得怎么样。等你接上话之后,人家才会摆一摆困难,最后才开口找你借钱。除非是过命的交情,否则没人一上来就直接要你借钱他的。

  “大尖和水社的传说,贫僧当然知晓。修士有话尽管直说无妨。”住持大师单手捻动着佛珠对我笑道。活了大半辈子,遇过的事情数不胜数。他明白我不会单单只是想听他讲述大尖和水社的传说这么简单。这个故事,相信在我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就应该已经听说过了。

  “我听人说,大尖和水社每年都会在秋天相会一次,就如同牛郎和织女那样。两人相会时流下的思念之泪,最后会化作一种瑰宝,名叫日月精。我想问大师的是,这个传说是真的吗?要是真的,那个日月精,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又怎么能得到它呢?”我放下手里的茶盏,缓缓问住持大师道。

  “修士也是为那日月精而来的么?”住持大师闻言抬头看了我一眼,手里捻动着佛珠问我道。

  “实不相瞒,此行我正是为那日月精而来。事关一个人的性命,只有日月精才能够救得了她。如果大师知道日月精为何物,还望不吝赐教。”我起身对住持大师深施一礼道。有求于人,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不如将话都说明白,成与不成过后再来计较。对于大师这种有道的高僧来说,我相信诚实会比谎言更能打动他。

  “大尖和水社每年相会,只不过是民间的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但是日月精,却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它是日潭和月潭相交之处,汇集天地灵气凝聚而成的瑰宝。有传言说此宝物拥有起死回生,延年益寿之能。只是贫僧在此出家多年,却一直无缘得见此瑰宝。我想,或许是贫僧与这天地造化出来的宝物无缘吧。修士若想借它之能救人,恐怕就得全凭气运和缘份了。宝物有灵,若它想见你,你自然可以得见。若是它不想见你,或许修士最后会跟贫僧这般,终是无缘得见。”住持大师深深看了我一眼,见我一脸真诚不似作伪,缓了缓开口对我说道。

  日月精的事情他知道,甚至于连具体出现的位置他都可以告诉我。不管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因为到最后,日月精不是想见就能见,想得到就可以得到的东西。有缘的话,哪怕你是个十恶不赦的恶人,也会见到日月精,甚至于得到它。无缘的话,哪怕你是个十世的大善人,终归也只能空手而回。当然,在概率上来说,似乎是善要比恶的机会要大上那么一丢丢。只是这种事情从来没有人见证过,口说无凭之事又能当得几分真呢?

  “多谢大师赐教,若能救回挚友,当念大师之恩。”出家人果然是不打诳语的,起码住持大师在日月精的问题上做到了这一点。我闻言握了握拳,继而冲他一个长揖及地道。

  “阿弥陀佛,出家人慈悲为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贫僧不过寥寥数语,又岂能当得一个恩字!”住持大师起身上前,双手将我托起温言道。

  “如果修士要寻那日月精,最好是在本地纪念大尖和水社的祭奠活动开始之后。具体的原因,贫僧也不知道。只是幼时听闻,若想得到日月精,就必须在祭奠活动进行的那几天之内去寻找。过了这个时间,要想找到日月精,可就要多等一年了。虽说这只是老辈人口口相传之事,可是贫僧想,空穴来风,也未必无因吧。”住持大师轻捻着佛珠,一抬手示意我坐下,然后缓声对我说道。

  “多谢大师提醒,不知那祭祀活动几时开始?”这个时候我坚信好人有好报了,要不是之前我多管闲事拦住了那个阴魂,协助大师将其消灭,又何来今日大师的言无不尽?我起身对着大师又是一躬问道。

  “后日!”大师对我一合十说道。

  “后日?如此,小子这便告辞下山好生准备去了。”获得日月精的日子就在眼前,我哪里还站得住?急匆匆对住持大师说完,我转身就向殿外走去。

  “阿弥陀佛,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还望修士怀着平常心去寻找。”身后,传来了住持大师的高声相送。

  “风风火火的,你遇到啥好事儿了?”一路马不停蹄地赶回了民宿,我决意回到房间沐浴焚香,静待祭祀之日的到来。一进店门,小妹就诧异的问了我一句。好吧,大师嘱咐过我要平常心来对待这件事。可是事到临头,我哪里能够平常心得起来呢?不单做不到平常心,此时的我甚至开始有些患得患失起来。此时我的心情,就如同蔡英文在大选等待唱票的时候是一样一样的。

  “好事,好事。对了,帮我买些线香回来。有香炉的话也买一个,我这两天要在房间里焚香静坐。吃喝方面,还要麻烦你给送上去了。”我拿出钱包,从里面摸出一沓钞票来,数也不数地塞进小妹妹手中说道。此时此刻,钱对于我来说已经完全不在意了。我要平心静气的养精蓄锐,然后竭尽全力去找到日月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