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座山,左面的这座叫做大尖山,右面的这座叫做水社山。相传...”大陆这边的国庆,国军这边肯定是不会有任何庆祝活动的。当然,或许有一天也会有。入了秋的日月潭,气温下降得很明显。我身穿着运动服,里面穿着前两天才买的羊毛衫靠坐在码头的椅子上正看着远处的那两座山峰出着神,忽然就听见有人在我背后说着话。

  “小气和尚?你的伤好了?”我一回头,看着来人愣了一下,然后起身问他道。一段时间没见,这货的大光头居然长成了板寸,这让我一时没有辨认出他来。光头成了板寸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这货身边居然还陪着一个妹子。妹子的手,正挽着他的胳膊,两人并肩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对情侣般一样。难道这货准备还俗了?我看了看小气和尚还有他身边的妹子,冲他们挑了挑眉毛。

  “贫僧法号慧通,怎么就成小气和尚了?”小气和尚面皮轻扯了两下,抬手摸了摸打在脖子上用作固定的那箍对我说道。

  “汇通?好名字!”我冲他竖起了大拇指赞了一句,然后走过去搀扶着他坐到了椅子上。小气和尚的腿脚还有些不利索,磨蹭着坐下之后,这才长吁了一口气。

  “伤还没好利索,你急着回来做什么?难道医疗费不够,人家把你赶出来了?要我说你们庙里也是贼抠,好歹平常还有些香油钱吧?大和尚用得,你用不得?”我挨着小气和尚坐下来义愤填膺着道。

  “阿弥陀佛,真是罪过罪过,寺里的香油钱是用来礼佛的。况且,贫僧有医疗保障。这身上的伤也没个大碍,我觉得回寺院里诚心礼佛,比整天躺在医院里要好得多。”小气和尚闻言面皮又抽搐了两下对我说道。

  “那这位是...”我冲站在一旁的妹子挑了挑眉毛,然后轻声追问着小气和尚。

  “医院里的护士,送我回寺之后人家就回去医院上班。你真龌龊,罪过罪过。”小气和尚轻轻摇了摇头,却不慎扯动了伤处。倒吸一口凉气,他手扶着脖箍说道。

  “小气啊,你的内心也不像你表现出来的这般纯净。你既然看穿了我心里的想法,那就证明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起码你这么想过,真是罪过罪过。”我拍拍小气和尚的肩膀说道。

  “贫僧法号慧通,不是什么小气和尚。”小气和尚有些恼羞成怒了。

  “你看,开两句玩笑你就犯了嗔戒,还说自己不小气?”我冲他挑挑眉毛接着道。

  “换一个话题。”小气和尚轻轻挪动了一下身子,好让自己能靠得舒服一些说道。

  “那两座山...”我见这货真要着恼的样子,随即也不再调戏他了。正了正颜色,我看着远处的那两座山把话题转移了过去。

  “那两座山,左面的这座叫做大尖,右面的这座叫做水社。相传当年这里住着一个名叫大尖的青年和一个名叫水社的姑娘......最后,他们俩一个化成了大尖山,一个化成了水社山。”这一次,我没有打断小气和尚的话。点了支烟,静静坐在一旁听他讲完了这个故事。

  “这就说完了?”等小气和尚双手合十对着那两座山峰膜拜的时候,我接过话头问他道。

  “完了啊,你还想听什么?”小气和尚微微侧动了一下身子对我说道。

  “就没有其他的,关于这两座山的传说什么的?例如日月精啊什么的。”我吸了口烟似做无意般开口问了一句。

  “日月精?有这个传说?贫僧怎么从未听过。”小气和尚听见日月精这三个字,双手微微握了握拳,然后反问我道。

  “没有啊,呵呵没有就算了,我随口说说的。要不要我送你回去?这路程可不近,你这缺胳膊少腿的,要多久才能走回去?”我的眼神不露声色的从他的双拳上掠过,然后干笑了两声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看他这紧张的样子,想必是诳语还是打了的。我琢磨着,是时候去玄奘寺走一趟了。小气和尚不说,我问老和尚去。别忘了,他还欠我一个人情。

  “会不会说话,什么就是缺胳膊少腿了?贫僧四肢健全得很。”小气和尚白了我一眼,然后在小护士的搀扶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说道。

  “还有,贫僧稍后自会有人来抬,用不着你送。没事贫僧就告辞了,阿弥...”小气和尚被小护士搀扶着向前走了两步,忽而停下脚步对我说道。小气和尚就是小气,连陀佛都懒得跟我说就那么走了。

  “明天我去玄奘寺溜达溜达。”目送着小气和尚离去之后,我也转身回到了民宿。小妹见我回来了,连忙给我端来了一杯红茶。这已经是我在民宿里众所皆知的习惯了,每次出门回来,都会喝上那么一杯润润喉咙。我接过小妹递来的茶水,轻声对她说了一句。

  “去庙里?也好,这附近你都逛遍了,也是该找点新鲜的去处了。有个问题想问你,方便的话你就回答,不方便就算了。”小妹坐到我对面问我。

  “什么问题。”我双手捧着茶杯说道。

  。:酷匠$网◎h唯一正7版,其他,T都:是}盗版$

  “你来这里到底是要办什么事情?”这个问题小妹其实早就想问我了。整天就见我四处闲逛,说办事吧,也没见我具体办了个什么事情。

  “一点私事,我想应该就快办好了。”我耸耸肩回答她。

  “好吧!”小妹同样耸耸肩说了一句。

  “小气和尚,慧通?慧通大师?”次日一早我就出门往玄奘寺走去。两个多小时之后,我站在了玄奘寺的大殿跟前,探头探脑的冲里边招呼了起来。

  “原来是修士驾到。”小七和尚没有喊出来,倒是把住持大师给惊动了。就见他披着一袭袈裟,缓步从殿内走了出来。一见我,连忙合十道。

  “大师有礼。小气呢?慧通呢?”我对住持大师还了一礼问道。

  “小气......慧通师弟在静室静养,不知修士前来有何要事?”住持大师觉得我给他的慧通师弟取的这个诨号很是贴切,将身子侧了侧,示意我进殿说话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