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途逢寺必入,这一路可把贫僧折腾惨了。”一番吃喝,趁着玄奘寺众僧老和尚他们安排住处的时候,两个陪同的小僧抽空溜到五谷轮回之所里方便了起来。

  “你可别妄言,让旁人听了去再往上边一捅,你这身袈裟也算穿到头了。除了当和尚,你还能做什么?”打了个冷颤,又抖了抖手中的物事,随同一起方便的和尚轻声在那说道。

  “算了,尿完了赶紧回去,待会好床铺都被人给抢光了。”整理了一下僧袍,开口埋怨的和尚接着说道。

  两人先后从厕所里走了出来,然后站在上风口抖动了几下僧袍。将身上的那股子厕所味儿都抖干净之后这才联袂朝前走去。

  “你说,会长他们会在这里待多久?”走了几步,一个小和尚裹了裹僧袍问身边闷不做声的同伴道。昨天他们还在炎炎夏日的环境之中,想不到到了这方土地上,晚上会这么冷。

  “想什么呢?问你呢。”向前走了两步,没有听到同伴的回复。小和尚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站在身后一动不动的同伴问道。问完见他还是不动,随即转身走过去轻推了同伴一下。手指将将沾身,小和尚就看见同伴的身体轰然坍塌在地化作了一堆齑粉。

  “来,来人!”小和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骇得接连后退几步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厉声高喊了起来。喊没两句,他就觉得胸前一凉,然后整个人就保持着挥臂高喊的姿势定在了那里。

  “怎么了?怎么了?”小和尚的喊声还是惊动了其他的人,众僧闻讯迈步向这边赶了过来。一边小跑着,嘴里还纷纷发出询问声。待僧众们赶到小和尚跟前,有人相伸手去扶。跟小和尚方才一样,手指才一沾身,就看见小和尚的身体坍塌成了一堆齑粉。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闻讯跟众人一同前来的住持大师见状脸色大变,跟玄奘寺内众僧对视了一眼,然后率领本寺僧众齐声高念起佛经来。众僧齐聚,众口同词,他们的身上泛起了一道淡黄色的涟漪,将自身和身边之人齐齐笼罩在内。

  “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和尚见自己的随同化作了齑粉,又见玄奘寺内众僧面色凝重的念起了经,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住持大师的腕子喝问道。

  “哼...”话音未落,就看见一个站在人群外围的小僧闷哼一声,然后如同之前的小和尚那般,真个身子随风化作了飞灰。

  “没有时间解释了,诸位大师还请随贫僧等一起念经,驱散这个邪魔。”住持大师见状高声对四周惶惶的众僧高喊道。

  “观自在菩萨...”众僧只是被眼下突发的事情给震懵了而已,经住持大师这么一提醒,他们慌忙背靠着背围聚成一团,随着玄奘寺的众僧开始吟诵起佛经来。当然,地位高的和尚被围在圈里,小和尚们则是围在圈外。不管哪个行业,阶级是始终都会存在的。

  众僧众口一词的威力还是巨大的,先前淡黄色的涟漪逐渐凝聚成了一道金黄色的光晕将他们齐齐笼罩在内。一道阴影从他们头顶掠过,想要脱离光晕笼罩的范围。黑色的阴影在金黄的光晕映照下显得是那么的醒目,住持大师勉力凝聚起浑身的法力,手中迅速结成了因陀罗雷印,自下而上对着它就打了过去。一击之后,住持大师脚下踉跄了几步,在慧明长老的搀扶下才没有跌坐在地。反观那道阴影,刚刚长出来的那条腿在因陀罗雷印的攻击下立时又炸了个粉碎。

  “追,大家不要分散,这一次绝不能让它跑了。”住持大师在慧明长老的搀扶下,身体微微颤抖着对众僧们喝道。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先去请示会长老和尚的意思了,他只知道要是不趁着今天人多势众将那个邪魔拿下。任由它这么祸害下去的话,今后还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会长老和尚也知道失态紧急,一瞪眼制止了随从们即将出口的斥责,跟众僧们团团集结在一起,缓缓迈步向山门处追了出去。

  “啪兹!”阴影双手在地上急速地迈动着,带着自己还剩下半截的身子仓惶向四外窜去。慌不择路之下,它没有留意到一张被贴在僧舍门楣上的符纸。符纸上用金漆写就的金刚经发出一道金黄的佛光,将它的身子打了个趔趄。忍受着附着在体外的佛光的侵蚀,阴影加快了潜逃的速度。它决定下山,再吞噬几个人将自己的伤势控制住之后再做打算。

  “打电话给玄光寺,让他们把邪魔的去路断了。”会长老和尚被众僧夹裹在队伍的当中,他举目四望了一下,然后对身边的随从们说道。不管是何方妖孽,今日若是在自己的领导下将它给镇了,这个会长的位置坐起来想必更能服众一些吧。会长老和尚双手合十的在心里想道。只不过老和尚想错了,邪魔不是人,它压根不会跟人那样顺着石板路逃逸。遁入丛林之后,它贴着地面钻进了草丛向山下急速逃窜了起来。半人高的草丛在它的碾压下纷纷向两旁倒去。

  “为什么你每次都只喝一杯呢?”我坐在码头的长椅上,手中把玩着已经喝空了的玻璃杯。民宿的老板娘走过来,将我手中的杯子收回去之后问我。

  7酷Z{匠$网*u永久p免J费看$小ip说M

  “因为第二杯我就会醉!”我叼了支烟在嘴角,将脖子向后昂了昂说道。

  “叮!”老板娘会意地掏出打火机,替我把烟点燃了。

  “没有小妹陪你聊天,是不是觉得很无聊?”老板娘顿了顿问我。

  “有点儿!”我吸了口烟随口答了一句。怎么说人家也是自己人,很多在她面前能说的话,在别人面前说就不合适了。

  “你还是对她起了坏心!”老板娘的目的达到了,她坚定的认为我是那种喜欢拿钱砸妞上床的人。好吧,反正不把我当好人看的人也不止她一个,我早已经习惯了人们的误解。我耸耸肩没有回答她,只是靠坐在那里吸了口烟。

  “南无阿弥陀佛...”说话间我隐约听见了从远处传来的诵经声,细一听,似乎诵经的和尚还不少。

  “啊...”一个尖利的女声从暗处传来,随后就看见一群人仓惶地向我这边跑了过来。每跑几步,落在后头的人都会化作一堆齑粉随风飘逝无踪。

  “噗!”我将嘴里的烟蒂吐进了日月潭,起身站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