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雾社,师弟应该知晓吧?”住持大师捻动着佛珠问道。

  “雾社,师兄是说,邪祟跟雾社有关?”慧明长老本不是愚钝之人,闻言开口问道。

  “雾社当年,曾经有过一次起义。”住持大师点点头,捻动着佛珠继续说道。

  “赛德克巴莱...”慧明长老自然是知道当年在南投这里发生过的事情,历史虽然是成功者书写的,说得难听点跟一个任人打扮的表子差不多。可是这里的人们永远也忘不了当年发生的往事,他们会口口相传,将当年的事情说给后人们听。除非哪一天,这里的人都死绝了,要不然这一段历史就会永远这么流传下去,任何人都别想去改写它。

  “当年那场抗争,死了很多人。有原住民,有日本人。有老人孩子,也有青壮。有猎户,也有军人。死了的人都会有怨憎,慢慢地,这些怨憎就汇集在一起,变成了那个邪魔。只是变成邪魔的怨憎体中,有原住民的,也有日本人的。原本玄光寺上一代住持大师想要趁着邪魔还不算强大的时候彻底将它给镇压了,可是后来却不忍让那些奋起反抗的原住民们也一起烟消云散。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为了家乡才死去的。老住持设计将邪魔擒住之后,就用舍利子将它镇在玄光寺佛塔之下,想要借用舍利子的力量,慢慢度化于它,也算是功德一件。”住持大师长叹一声接着说道。

  “只是老住持忘了一件事情,就是邪魔本是怨憎所化,此时已经不分善恶了。知道为什么后来舍利子会从玄光寺转移到玄奘寺来么?因为在民国79年,也就是1990年的时候,因为一时大意,那个邪魔从玄光寺逃了出来。就跟,现在这样。”住持大师苦笑了一下说道。

  “逃逸出来的邪魔,第一件事就是找人报复,它要发散一下多年来被镇压的怨气。于是,那么一船人,近百口子,全都被它沉进了日月潭里。这也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日月潭沉船事件。那么多人,到最后生还的寥寥无几。让当局觉得不解的是,沉下去的人居然连具尸体都找不到。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沉船的幸存者们,则在事后纷纷辞职,远走他乡不知所踪。”说到这里,住持大师捻动佛珠的手指颤抖了一下。

  “后来,集合玄光,玄奘两寺的高僧。大家齐力,才将那邪魔再度擒住。”住持大师接着说道。

  “师兄,为何当时不将邪魔彻底镇压了,而是要关到我玄奘寺来?”慧明长老闻言很是不解的问道。

  “佛法讲究的是个渡,而不是镇。大师们心怀慈悲,一心想着将这邪魔超度了。可是现在看起来,贫僧觉得大师们错了。如果这一次能够将这邪魔擒住,贫僧宁愿舍去住持之位,也要将其镇压永绝南投之患。”住持大师金刚怒目般在那里发着愿道。

  “师兄是大慈悲,佛渡众生,当显慈悲本意。但遇屠刀,也成怒目金刚。或许镇了邪魔,才能让雾社那些死去的人得到真正的安息吧。”慧明长老闻言起身对住持大师合十深躬道。

  “早些安排人手下山采买吧,吩咐弟子们,挑老弱的摊位购买,也好帮衬他们一二。阿弥陀佛!”住持大师捻动着佛珠,缓缓闭起双目道。

  “师兄,这里有个背篓。”一行六个僧人并肩下山进行采买,走到半路,一个沙弥发现了滚落在草丛里的背篓。弯腰捡起背篓一看,里边还有一个卷心菜和两根茄子。看起来这些东西应该是几天前的,因为时至今日,在风吹日晒之下它们都已经开始枯萎和糜烂了。

  “罪过,不晓得哪位施主如此糟蹋粮食。”一个僧人看着背篓里的蔬菜,摇摇头竖掌叹道。

  “快些走吧,慧明师叔吩咐了,要我们早去早回。”抬头看了看天色,打头的僧人对众僧催促道。

  l_酷匠网永h久2免Ki费看小N◇说i

  “阿婆今日未曾开张啊,我们去别家吧。”一行加快了速度赶到码头附近的街上,僧人们径直来到了阿婆的店门口。看了看空荡荡的摊位,他们对视了一眼说道。以往只要下山采买,他们首先来的就是这家。因为只有这家店的阿婆年龄最大,同时阿婆也是个信徒。只是今日不知为何,一贯勤劳的阿婆居然没有开张。

  “寻人启事...张阿妹,现年16岁,于昨晚下落不明......”民宿小妹请了两天假出去办事去了,当然她的理由是跟朋友们聚会,真实的情况我相信在民宿这里只有我才知道。我靠在椅子上,端着一杯红茶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新闻里正在播放一则寻人启事,看那照片,我隐约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嗯?这不是街上阿婆家的孙女么?”老板娘给我端来一碟点心,然后看着电视里的寻人启事诧异道。

  “你认识她?”我放下茶杯问道。

  “这里就这么大个地方,就算没有说过话,大家也都有些面熟。她们家是卖蔬菜瓜果的,价钱公道菜还新鲜,以往我们店的蔬菜都是从她们家进货的。只是不知道怎么了,这几天她们都没有开张。”老板娘坐到椅子上看着新闻说道。

  “阿婆...原来是那个姑娘。失踪了?昨天晚上不是还在警署门口跟警察发生了口角么?”提起阿婆,我顿时想起了昨晚在警署门口斥责警员不作为的那个姑娘来。

  “应该让族老出面请高僧来做做道场了,多少年都风平浪静的,怎么最近不是死人就是失踪的?”老板娘轻叹了一声,然后嘴里嘟囔着起身走回了吧台。信仰什么的,平安的时候多会被人嗤之以鼻。可是有事发生的时候,人们还是会下意识的想起自己原本也是曾经有过信仰的。

  “罗阿惠...现年65岁...”电视屏幕里,紧接着又是一个寻人启事在那里滚动着。看联系电话,居然跟刚才那个寻人启事里的一模一样。难道他们家失踪了两个人?要是这样的话,那恐怕不仅仅是失踪这么简单了吧。我拈起一块绿豆糕放进嘴里,心里暗暗琢磨着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