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应该可以睡个安生觉了。”10来分钟之后,小货车就停在了民宿的门口。从车上跳下来,我侧耳倾听了一会儿说道。

  “什么?”民宿小妹从车里下来,拿起一个塑料箱往店里走去随口问我道。

  “昨晚上被那和尚庙的钟声闹腾的半宿没睡好,今天上午说补一觉吧,他们又敲了一上午。现在安静了,希望他们今晚别敲了。”我伸手从车厢里抬起一箱子碟儿啊杯子的,跟在小妹身后往店里走去道。

  “这边的和尚庙,是不是都这样啊?半夜敲钟。”将塑料箱摆放到大堂,我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问道。

  “不是啊,就昨天晚上而已。谢谢帮忙,这杯我请你。”老板娘走进吧台,亲自调起鸡尾酒来对我说道。

  “警长,昨天的那个小妹可真泼辣。我还担心她今天还会来纠缠呢。”一大早,昨夜跟小妹纠缠的那个警员躲躲藏藏地进了警署,一看平安无事,这才长吁一口气跟正在泡着茶的警长说道。

  “要是再来,只能敷衍她一下了。人手实在是不够,申请支援,也没人来接这个手。都踏马的知道是个烫手山芋,都知道在那里摆困难。酒店附近走走访过没有?监控录像里有没有发现什么?”警长端起杯子来喝了一口,水太烫,喝得太急,一口茶喝进去将他烫得打了个哆嗦。

  “操!”将杯子往桌上一顿,警长将嘴里的滚茶吐了出来大骂了一声。上峰只管往下施压,却从来不管操作起来的难度有多么大。警长第一次觉得自己距离退休是那么的遥远。

  “警长你也别太急了,这种案子破了算是运气,没有破才是正常的。”警员伸手从桌上抽了几张纸巾,将从杯子里荡出来的水渍擦抹干净说道。

  “算了,待会该出警出警。总不能为了这件案子,将其他的事情都耽误了。你带个人,去那个小妹家里问问情况,然后再做安排吧。酒店那边我带人过去。”警长坐回椅子上,点了支烟将领带松动了一下说道。

  “好吧,等下去她家里,或许又要被她念一顿。”警员闻言摇摇头苦笑了一下。

  “嗯?钥匙怎么插在门上没拔掉?”警员带着同事来到了小妹的家里,看着门锁里插着的钥匙,探头往屋里张望了一下说道。

  “或许是忘在外边了吧。”同事伸手在门上敲了几声说道。

  “家里没人?进门容易忘拔钥匙,难道出门也能忘?”接连敲了许久,门里并没有人来应声。警员伸手摸在腰间的枪套上有些狐疑的说道。

  “进去看看。”酒店的命案已经让警员们草木皆兵了,同事伸手拧动了钥匙,伸手将枪套上的铜扣打开缓步走了进去。

  “没人,而且床铺似乎并没有人睡过的样子。难道那个小妹昨天晚上没有回来?”在屋子里往复查找了一番,两个警察面面相觑着道。人没有回来,那钥匙是谁插在门锁上的?如果说人回来了,钥匙也插进了锁里...可是人却没有进屋。那代表了什么?难道又出事了?两个警察同时摘下帽子,抬手抹去了脑门上滴落下的汗珠。一桩案子没破,要是再出了命案,恐怕自己这些人的下场就是脱衣服滚蛋回家了。

  7最新章节3上T酷、匠&f网fW

  “你们...”警员决定对警长汇报一下这边的情况,刚拿起电话,就听见门口传来一声询问声。

  “你们是说,我的女儿失踪了?”等和警员们彼此把情况说明,来人急不可耐的掏出电话拨打起来。他在给女儿拨电话,想看看她是不是去同学家或者是别的什么地方了。昨天晚上自己还跟她通过电话,没道理一夜之间就出什么事情吧?

  “打不通,说是关机了。”接连打了几次电话,都是服务台的电话录音在自动作答。小妹的父亲颓然的瘫坐在椅子上说了一句。

  “住持师兄,今日身体可觉得恢复了一些?”慧明长老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放了一碗白粥外加一碟咸菜走进了住持大师的静室轻声问道。前夜住持大师击退邪魔,整个人就已经虚脱了。昨日又亲自主持了慧亮和另外一个和尚的法事,慧明长老很担心住持大师的身体会垮掉。玄奘寺上下,缺了谁都行,独独不能缺了住持大师。因为除了他,似乎没有第二个人是那个邪魔的对手。

  “沉睡了一夜,要好多了。慧明啊,这两天辛苦你了。”住持大师脸色有些蜡黄的从榻上起身,稍事整理了一下身上僧袍之后对慧明长老说道。

  “哪里的话,平日里这些事情都是师兄你在做,我才替你做了两天而已,又谈得什么辛苦。师兄趁热把粥喝了吧,这几日也没有安排人手下山采买,寺里的蔬菜已经是不多了。我打算少时安排几个僧人下山去一趟。就算有邪魔作祟,这斋饭总归是要吃的。”慧明将粥和咸菜从托盘里端到桌上,然后温言道。

  “此事就由师弟去安排吧,让僧众们早去早回。白天有阳光,就算有邪魔窥伺也不敢轻举妄动的。”住持大师起身走到桌边,端起碗喝了一口白粥说道。

  “只怪凭僧修行未精,若是前晚能将那邪魔给镇压当场,寺内上下也不至于像如今这样提心吊胆了。”喝了两口粥,举起筷子夹了一点榨菜丝放进嘴里,住持大师有些懊恼的说道。

  “师兄也无须自责,需要借用舍利之能才能镇住的邪魔,师兄能够一举将它击伤已经是殊为不易了。师兄,有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慧明轻捻着佛珠缓缓对正在用斋的住持大师说道。

  “师弟可是想问那邪魔的来历?”住持大师放下手里的碗筷,看了看慧明长老反问道。

  “正是如此,贫僧只知道寺内镇压了一个邪祟,却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还望师兄解惑。”慧明长老点头称是道。

  “那还要从几十年前说起,那时候,贫僧还是山下玄光寺的一个小小沙弥。那时候,这邪祟原本是被镇压在玄光寺内的。玄奘大师的舍利子,彼时也还在玄光寺内......”住持大师双目看向窗外,缓缓开口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