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s网UC正lO版^●首!^发

  “这两天我可能不会在店里,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的话,你在阳台上挂一条毛巾。”小妹她们的民宿店每天晚上都会去码头上出摊,为游客们提供一些她们店独有的鸡尾酒或者是红茶还有甜点。当然这一切不会是免费的,人们需要付出比民宿店内的客人略微多一些的金钱去购买它们。临近收摊的时候,小妹轻声对我了一句。

  “不在店里?你准备去哪?谈恋爱?”我将碟子里最后一块小蛋糕扔进嘴里,拍拍手问她道。来这边的时间也不短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她说要两天不在店里。这意味着什么?难道有什么任务下派到她身上了?

  “这边不是射了一枚导弹出去了么?官方的解释是误射,但是上级要求我们严密监视这边的动态......”话说到这里已经基本上都说白了,后话小妹没有说,我也没有问。能够告诉我的人家自然会告诉我,不能说的,问了人家也不会说。

  “那你以后还回这里不?”我将碟子递到小妹手中随口问了句。

  “只是轮换两天而已,这边才是我的本职岗位。”小妹冲我笑了笑道。

  “那好吧,一切顺利。”我耸耸肩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小妹,收拾好就回去啦。”或许是我的动作有些暧昧,让在一旁窥视着我的老板娘心里起了疑心。她拍拍巴掌在那里大声招呼了一声,然后冲我深深的看了一眼。我知道,她一定是又认为我是在借机勾搭迷惑小妹了。其实说起来,抛去隐藏的身份不谈。如果有幸在这样一位老板手下干活,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起码她还会维护着手下的员工,而不是在自己需要的时候把员工当猪狗给卖了。

  “先生...”果然,等小妹提着装满杯碟的塑料筐走远之后,老板娘走了过来。

  “额,我不需要...只是随口聊几句而已。”我摸出一支烟来叼在嘴角对她说道。

  “那就好,还是那句话,不是每个女孩子都愿意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取金钱的。先生如果需要,我可以替你安排。”老板娘拿出打火机,叮一声替我将烟点燃后说道。

  “你是在街上逛逛还是回民宿?”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整理到了那辆小货车上,小妹抬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渍问我。

  “回去吧,对泡吧什么的没什么兴趣。”看了看三三两两走向各类风格的夜店还有酒吧的人们,我将手中的烟蒂弹进路边的垃圾箱里对小妹说道。

  “捎你一程,省得走路回去了。”小妹指了指装满杂物的后车厢对我说道。

  “你坐车里吧,怎么说也是我们的客人,下去个人让个位置。”老板娘坐在副驾位置上探出头来对我说道。

  “不用不用,我坐后头一样。没多一会儿就到地方了,用不着那么麻烦!”我对正准备下车的一个妹子摆摆手,然后双手撑在小货车的墙板上一个纵身跃了上去说道。

  “都三天了,阿婆都失踪三天了,你们就上山帮忙找找吧?”小货车往前行驶了没多久,我就看见一个16-7岁的小妹正在警署门口拉扯着一个警员说道。

  “小妹呀,不是我们不帮忙。这里死了两个大陆客你也是知道的,现在所有的人都在忙这件案子,哪里有空去帮你找阿婆啊?要不你找几个朋友先去山里找找看?实在找不到的话,等我们忙完了手里的案子,再去帮你找怎么样?”警员无奈的看着拉住他胳膊的小妹说道。这里的警署,跟国内的派出所差不多,拢共也就那么10来个警察。平常大多只是在街上逛逛,维持一下这里的秩序。命案一发,他们立马就觉得一阵头疼。

  上头给的时间是7天,7天之内结不了案,整个警署从上到下都落不着好儿。而且好死不死的近日这边又误射了一枚导弹出去,据说只差一丢丢就射过了海峡两岸的中心线。真是祖宗保佑,要是这枚导弹飞到大陆去了,警员可以想象得到一枚导弹飞过去,千百枚导弹飞过来的场景。在这个节骨眼上,上头给予他们的压力就更大了。误射导弹,大陆客死在台湾,这两件事要是被某些媒体一放大,别说他们这些小警员了,就连老蔡都会觉得压力山大。

  “你们拿着纳税人的钱,整天都在做什么?大陆人是人,我们就不是人?......”小妹恼了,站在警署门口大声质问起警员来。在这一点上,还是对岸比较牛掰。不管事情到最后办还是不办,起码人家能当面斥责几句出出心里头的恶气。

  “小妹你别激动...”小货车从警署门口开了过去,隐约间我听到那个警员在那里劝着小妹。

  “小妹呀,你别着急,早点回家啊。明天我就回来,我们一起去找阿婆好不好?”最终小妹还是没有说动警员们出警去帮她寻找阿婆的下落。她垂头走在街上,耳听着日月潭水在那里轻轻拍打着堤岸,拿出手机给父亲打了个电话。父亲在电话里很疲劳的叮嘱着她。母亲失踪的消息,昨天女儿就已经打过电话给他了。可是公司这边确实太忙,原以为自己的老母亲是去庙里小住了。可是今天再度接到女儿的电话,他才意识到了一丝不妙。

  “好吧,晚安!”小妹轻叹一声,跟父亲道了声晚安,随后把电话给挂了。

  “明天要是警署再不出警,我就给报社打电话。”远远看着矗立在家门口的那盏路灯,小妹咬咬牙说道。一阵夜风吹来,她打了个冷颤,然后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明天...我还是继续跟学校请假吧。”将钥匙掏出来,插进锁孔里,小妹心里做着决定。不把阿婆找回来,她没心思去听老师们讲的课。

  “哼...”正要转动钥匙将门打开,小妹就觉得有什么东西穿过了自己的身体。她闷哼一声,然后就那么站在门前一动不动。又是一阵夜风席卷过来,小妹的身子随着风化成了飞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