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八道淡金色的身影分立于玄奘寺大殿东西南北八方,一道若隐若现的光罩将整个大殿护持在当中。

  “砰!”一道涟漪泛起,一道阴影被光罩弹出老远。

  “因陀罗雷印。”住持大师双手结印,猛地朝那道阴影平推了出去。雷印如同一根锥子似的急速穿过光罩,砰一声打在了尚未来得及起身的阴影身上。敌暗我明的情况下住持大师不知道从何下手,可是现在在八金刚的护持下邪魔已经显形,它隐匿的优势已经是荡然无存。先后两个僧人的身陨,让住持大师不再慈悲,倾尽全力地对阴影展开了攻击。

  “伏魔袈裟。”雷印将阴影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住持大师见状反手解下身上的袈裟,一抖手将袈裟展开兜头就向那道阴影抛掷了过去。

  “昂!”眼看袈裟就要兜头罩下,阴影看着钉入自己腹中的雷印。一咬牙猛力一挣,将整个身子挣成了两截。一声让人觉得头皮发麻的惨叫声传来,随后就见它舍弃了自己的下半身,双手并用的在地上一阵狂爬,三两下之间就跃出了寺院的高墙远遁而去。

  “追...”长老见住持重创了阴影,大喜之下就要引人去追。

  “慧明回来。”住持大师抬手制止了要去追击的慧明长老。邪魔虽然身受重伤,可也远不是这些普通僧人所能够对付得了的。一夜之间寺院已经折了两个僧人,他实在不想众僧再有什么损伤。

  “住持师兄...”慧明长老闻言止住了脚步,等他转身走回住持大师身边,就见住持脚下一个踉跄。见势他慌忙上前搀扶着住持大师关切着道。

  “无妨,只是有些虚脱罢了。方才邪魔被我所伤,想必今晚是不会再来了。吩咐众僧回去歇息,明日开始为慧亮师弟他们超度吧。”住持大师抬手搭在慧明长老的肩头,摇摇头对他说道。需要借用舍利子的力量才能封印的邪魔,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如果不是早先请了八金刚前来护持,住持大师也没这么容易就用雷印钉住它。只是住持大师修行毕竟有限,一道雷印和伏魔袈裟打出去之后,他已经觉得体内法力消耗了个干净。

  “人说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大半夜的那些和尚在搞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夜间的码头,除了轻涛拍岸和偶尔经过的一两辆的士所发出的声音之外,称得上是一片寂静。当然也有些会所和娱乐场所是人声鼎沸的,不过那都是关在屋里闹腾,外头根本听不见动响。躺在宾馆的床上,一个被钟声吵醒的游客起身抱怨着。

  “是你睡眠太浅了,我觉得还好啊。别折腾了,快睡吧,明天就要启程回去了。”躺在床上的女人看了看表,然后翻了个身对自己的丈夫说道。丈夫的睡眠很浅,有时候都能够被自己的呼噜声吵醒,更别提这半夜响起的钟声了。

  “明年咱们还来吧?这里感觉还不错,最起码出门不用带翻译。大家的饮食和语言都是相通的,尤其跟他们聊政治,让我觉得很有意思。”丈夫倒了一杯水喝着,然后点了支烟坐到椅子上说道。

  “明年的事情明年再说呗,你睡不睡啦?明天别起不来耽误了飞机。”女人见男人又是喝水又是抽烟的,皱眉催促着道。

  更新(;最◇快:上酷匠%G网XU

  “嘶,嘶!”半道阴影攀附在酒店的外墙上,透过窗帘的缝隙窥视着屋里的夫妇两,口中轻轻发出一阵嘶鸣声。若不细看,它就跟一道被光线投射出的普通阴影一般无二。它的伤势很重,它需要补充人的气血来让自己的伤势愈合。

  “你先睡吧,我抽完这根就睡。明天走之前,别忘了把这个牌子的烟买几条。好歹咱们也是来过这边的人,空着手回去总不像话。处长那里得一条,科长那里也要送一条吧。一个办公室里的同事,总得给个一盒尝尝鲜。”男人抬手借着廊灯的光线看了看香烟的牌子对女人说道。

  “知道了,怎么比我还啰嗦?”女人打了个哈欠说道。

  “嘶,嘶!”窗外的阴影低头看了看自己阴气四溢的残肢,顺着窗户的缝隙就钻进了屋里。

  “叮咚!”早上八点,客房服务员来到门前,轻轻按响了门铃。这间客房的客人要求了叫早的服务,可是前台打电话过来,却始终没人接听。无奈之下,只有让服务员过来再叫一次。省得事后耽误了行程,人家回头来投诉。

  “客人起床了吗?”接连按动了十来下门铃,可是依然不见人回应。服务员摇摇头,嘴里轻喊了一句。

  “经理,616房的客人一直没有下来。打电话上去也不接,服务员上去叫门也没反应。他们的房间今天就要退了,这怎么办?”前台小妹将情况反馈给了经理。

  “我上去看看。”经理闻言让前台小妹把备用房卡给他,然后带了两个保安就往电梯那边走去。在任何情况下,按道理来说是不允许任何人擅自打开客人的房门的。只不过连续联系了一上午,都没有联系上房客,经理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是走,是留,你总得给个话不是?要是永远都联系不上,难道这间客房就永远不对外出租了?

  经理用房卡将门刷开,却发现房门被客人上了暗锁。踹门?万一客人到时候告自己非法闯入怎么搞?不是怕他告,是怕这事儿传回了大陆,今后没人再来自己店里住了。琢磨了半晌,他决定报警。让警察来处理,就算有什么误会,也跟自己无关了吧?毕竟自己可是走的正规司法途径才进的屋子。

  “叭叭叭,姆呜...”一溜儿警车停在酒店门口,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怎么了?这边瓢也犯法?”有个猥琐的汉子看见这么多警察,首先想到的就是有人招瓢被抓了。

  “你敢不敢不用下半身思考问题?死人了没看见么?”一个汉子鄙视的看了那人一眼,然后挑挑下巴看着门口说道。酒店门口,几个医护人员正抬着两副蒙着白布的担架往外走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