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的花儿正在开,树上果儿等人摘呀等人摘......”篝火晚会是日月潭旅游当局组织的一次大型联谊活动。身处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可以参加,不管你住在哪个酒店,不管你是哪国人。音响里传来的歌声,让我涌起了一股子熟悉的感觉。就仿佛我现在不是身处台湾,而是身在内陆的某个景点一般。看来这边为了拉拢内地游客,也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连绵的青山百里长呀,巍巍耸起像屏障呀喂...”一曲刚罢,紧接着又来了一曲两岸民众都非常熟悉的歌曲。篝火就点在码头边上,一排厨子正在那里忙碌着为游客们准备着食物。人们一边期待着美食,一边随着舞曲手拉手地跳起了舞。也不管跳对跳错,总之参与进来就是一种乐趣。

  “喝一杯!”民宿的小妹给我端来一杯鸡尾酒说道。我刚伸出手准备去接酒杯,就被一个急匆匆撞过来的莽汉给撞洒了。

  “拦住他!”莽汉没有丝毫停顿的向前冲去,而在他身后,则是追来十数个僧人。其中一个戴着斗笠的,说话间就将手中的锡杖对着莽汉的后背投掷了过来。我定睛一看,正是昨日在寺庙中遇见的那个小气和尚。跟国内一样,一听有人喊抓贼,本来聚集在一起的人群迅速地向两旁分开,让开了一条大道任由那贼离去。

  “嗡嗡!”锡杖带起一道劲风眼看就要砸到那莽汉的后背心,就见他一个跃身向前,同时借力朝身后甩出一脚将锡杖给踢得倒卷了回去。眼看锡杖倒卷回来,犹自站在原地的民宿的小妹已然来不及躲避,我飞起一脚将锡杖踢上了半空,然后一探手将锡杖握在掌中嘡一声插进了身前的沙地里。

  “舍利被盗,帮我!”小气和尚冲到我的身边,一伸手拔出锡杖急声对我说道。

  “没了舍利镇压,此处怕是会变成大凶之地。事关千万人的性命,帮我。”见我迟疑,小气和尚又急声说道。都是刚才那一脚惹的麻烦,小气和尚眼下缠上了我。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下千万人的性命功德不可限量,帮我!”小气和尚双手持杖,又欲对前方即将遁入黑暗之中的莽汉掷去。

  “杖,不是这么用滴!”我一伸手从他手中夺过锡杖,嘴里说着话,运起道力一个乾坤一掷就向那贼投掷了过去。我得承认,小气和尚的这句功德不可限量打动了我。锡杖化作一道虚影直逼向那贼,眼看着就要将他砸翻在地。

  “嘡,嗡嗡嗡!”陡然间就见那贼身上泛起一道金光色的涟漪挡住了锡杖的这一击,一击之下他扑倒在地,口中呕出了几口血,爬起身来就要继续逃遁。

  “钵盂?佛门中人?”跟着我脚步追了过去,在刚才贼人倒地的地方小气和尚捡起了一个被砸得变了形的黑色钵盂大惊失色道。和尚内部出了贼,这让他情何以堪?

  “他被我打伤了内腑,应该跑不了多远。安排人报警,其他人继续追,别让他有喘息之机。”无量的功德似乎正在朝我招着手,我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地上的那几滩血渍对小气和尚说道。行善积福,我只祈祷我的所作所为,能够让我顺利的获得日月精。

  “这里有血迹,他应该就在这附近不远的地方。大家散开,一有动静就喊。”我带着十来个和尚,顺着山道一路追了下去。一直追出去千把米远,我在一处青石板上发现了一摊血渍。看来连番的奔跑,让那贼的内伤又加重了一些。要不是他身上揣着个钵盂,刚才那一杖已经将他打掉半条命了。我运起开眼咒,四下里扫视起来。

  UK最V0新章0F节=p上酷匠/L网

  “这边!”那贼很聪明,故意在地上留下一滩血迹,造成他沿路往下逃跑的假象之后转身钻进路边的林子里跑了。可惜他不知道我有开眼咒,就算在夜间,我也能看见四周的蛛丝马迹。林子里齐腰的青草被他踩倒了不少,有些细枝也都折断了。这些都是他留下的痕迹,只要顺着这些痕迹追下去,总会追到这个贼。我一抬手制止了小气和尚准备沿路继续追下去的打算,拉着他就钻进了路边的林子。

  “你干什么?”小气和尚拄着杖头被砸扁了的锡杖不解的问我。

  “他往这边跑了。”我一边顺着那贼留下的痕迹向前走去,嘴里一边对小气和尚解释着。

  “嘘,嘘!”往前走了百把米,眼前的痕迹忽然消失不见了。我停下脚步运足了目力四下里扫视着,然后在一棵人腰粗的树干上发现了一处踩踏过的痕迹。要不是我有开眼咒,今晚铁定要被那贼给溜了。我拦住了继续前行的小气和尚,嘴里对他轻嘘了两声,然后在他耳边轻说了一声:树上!

  “把你的杖借我用用!”小气和尚正准备开口呵斥,我一把捂住了他的嘴轻声道。拿过了他手中已经变了形的锡杖,我再度祭出乾坤一掷,横着就将手中的锡杖朝树冠上砸了过去。一阵树枝折断声夹杂着一声闷哼传来,随后一个黑影就从树冠上跌落了下来。这一下,这贼真的只剩下半条命了。

  “舍利在哪?”小气和尚大喜过望的赶过去,蹲身在那贼的身上摸索了起来。可是半晌之后,他却脸色大变的抓住气若游丝的贼喝问了起来。

  “哈哈哈,舍利早就不在我这里了。”贼人张嘴一口鲜血吐到小气和尚的脸上,然后放声大笑着道。

  “两个可能!”小气和尚戾气上头,拿起身边的一块石头就准备来个刑讯逼供。我走过去制止了他,然后蹲身看着那贼说道。留着这贼,兴许还能从他嘴里套出点什么来。可是要把他砸死在这里,不仅我们会有麻烦,而且这个唯一的线索也就断掉了。小气和尚是本地和尚,砸死了贼或许没事。可我是外地来的道士,我可不想卷进人命案子当中,然后暴露自己的身份。

  “哪两个可能?”小气和尚将石块扔到一旁问我。

  “一,他把舍利藏在了半路。二,他有同伙,而且他的同伙,应该就在刚才那些参加篝火晚会的人当中。”我竖起两根手指,看着那个贼说道。话音未落,就见他脸色微微一变。我知道,这两个可能中,我必定是猜对了一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