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为日月潭是隐藏在崇山峻岭当中的一处水潭,可是当我辗转来到了这里,才发现跟我想象当中的那种曲径通幽,拨开云雾见潭水的景致大不一样。日月潭的码头左近,高低矗立着很多家酒店或者民宿。站在船头,往前看是车水马龙,往后看则是湖光山色。整个日月潭的景色,仿佛从码头处被一分为二。向前一步是喧嚣,退后一步是静雅。

  “先生住民宿吗?有湖景房哦,拉开窗帘就能看见日出哦。”刚刚离开轮渡来到岸上,就有小妹上前招揽着生意。跟蒸笼似的小城比起来,这里的气温只有20来度。我身上只穿着一件短袖体恤,下身穿着一条牛仔短裤。一阵山风夹杂着水汽袭来,不由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凉...我看着胳膊上残余的几粒痱子,微微打了个冷颤。小妹见状,很贴心的将手上搭着的长毛巾围到了我的身上。细节决定成败,就是这一围。让我决定入住这个小妹推介的民宿,而不是一旁的那些个大酒店。

  这里的所谓民宿,只是房间比较少,服务员比较少的小型宾馆。跟传统意义上的民宿比起来,这里的设施要更加齐全一些,住宿条件要更加好一些。我入住的这家民宿,是由三幢呈个字形的木屋组成的。木屋分作上下两层,一共六间房间对外出租。在民宿的前方,老板还煞费苦心的用木板拼建了一处休闲聊天的去处。坐在这里,不但可以观看四周的风景和日月潭上袅袅升腾的水雾,而且还能品尝到老板刻意提供的美酒美食。环境自然是极佳的,价钱则是6999台币一晚。原以为我身上的20万台币足够应付一两个月的生活,可是现在看来,能够应付一个月的房钱已经实属不易。

  “客人如果台币不够,本店还可以提供代兑的业务哦。”我看了看包儿里的钱,决定先住十天再说。还好,现在银联足够强大。就算台币没了,我还可以用人民币去进行兑换。当然汇率方面要吃一点亏就是了。前台那个很有韵味的老板娘瞥见了我包里的银联卡,微笑着提醒了我一句。

  “客人请走这边。”办理好了入住的手续,先前那个给我围毛巾的小妹将我引向了门外。我入住的房间并不在这幢木楼,而是在跟它毗邻的另外一幢当中。走进了房间,一股子清香味扑鼻而来。

  “东西放在衣柜里。”小妹将紧闭的窗户替我打开,好让外边清新的空气透进屋里,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忽然低声说了一句。组织...真是无处不在。我瞅着小妹离去的背影,心头暗暗说了一句。将门关上,我转身走到了衣柜前头。拉开柜门,符文剑赫然出现在眼前。

  拔剑出鞘,剑锋已经被人仔细打磨过。将符文剑放回衣柜,我推开通往小阳台的木门,坐到摇椅上查看起四周的景物来。这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习惯,每到一处,最先做的事情就是熟悉环境。

  “欧耶...嘶...”本欲点上一壶茶,坐在这里享受一下。隐约间却听见从隔壁楼传来一阵吟叫声,而且听起来,那叫声似乎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久经各国爱情动作片熏陶的我,已然明白隔壁在干嘛了。摇摇头,从椅子上起身回了房,然后嘭一声将门给反锁上。

  “叮铃铃!”从民宿出来,顺着那条羊肠小径没走多远,我就来到了码头边上。码头上沿线都有木质的长椅供观光的人们休息,许多游客骑着租借来的自行车从码头前经过,一路向远处骑去。我走到椅子前坐下,点上一支烟后远眺着一眼看不见尽头的日月潭。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地方住着一位勇敢的青年大尖和一个美丽的姑娘水社。他们相互爱慕,常在一颗大树下相会。大树旁边的水潭中,住着两条恶龙。有一天......”我极目远眺着远处那两座笼罩在蒙蒙水雾中隔水相望的山峰,脑子里回想着当初杨回对我说的话来。

  “想必那两座山峰,就是杨回口中的大尖和水社所化吧?”我吸了口烟暗自琢磨着。

  “通...通”一阵钟声传来,我回头向山中看去。

  “对岸来的?”一个拄着拐的老者见我诧异的看向山中,停下脚步问我。

  i最新L章N=节S_上酷(a匠M网

  “您是怎么看出来我是从对岸来的?”我起身问老者道。同时心里佩服他的眼力,没有听我说话,就能判断出我不是台湾人。

  “本地人都已经习惯了玄光寺的钟声,只有外地人才会被它吓一跳。还有,台湾人都知道这里的气温比较低。而你却穿着短袖,显然是从外边来的。”老者指了指我身上的衣着笑道。

  “那您怎么不说我是日本人或者是韩国人,却很肯定我是从对岸来的呢?”我闻言更觉奇怪的问了他一句。

  “你的烟蒂,黄鹤楼...”老者指了指我手上的烟蒂说道。一个老人,只是一个照面就能注意到这么多的细节,这已经不是让我觉得奇怪和佩服了,我的心里涌上了一丝警觉。正常的老人,绝对不会留意这些东西。

  “哈哈,不要紧张,老朽只不过以前在军统干过几年而已。现在退休了,可是以前的毛病却保留了下来!”老者见我眼神一缩,连忙摆手在那里解释起来。

  “玄光寺和玄奘寺可是两个修身养性的好去处,小友如果得空,不妨前去观瞻观瞻,告辞。”老者将拐杖搭在左臂,抬手抱拳对我说道。

  “这里有军统的人?”老者一席话,让我顿时没了游览的兴致,在岛上一处成衣店买了两套运动服之后,我提着购物袋返回了民宿。将东西放回房间,我找到那个小妹轻声问道。

  “很多,不要紧张,没事的。”小妹对我微笑了一下,然后安排我坐下,转身替我端来一杯茶放到面前轻声说道。看起来,就如同我问小妹要了一杯茶水那般自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