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莫妞家那并不算宽阔的卫生间洗浴过一番,换上了一套干净的短袖体恤和短裤后,我趿着拖鞋倒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至于收费电视,我没有去看。某榴里有比这更直观的东西可看,看得多了,已经对这种调调有了很大的免疫力。我有一个毛病,换了个环境的话,会很难入睡。越是睡不着,就越是折腾。越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这尿就越多。打着哈欠,从房间出来之后,我摸索着去了一趟厕所。然后坐在客厅狠抽了两只烟,直到把自己彻底抽晕菜了,这才接着那股子晕劲回到床上慢慢睡去。

  “喂,喂,起床啦。咦...你在做什么呢?”或许实在是睡得太晚的缘故,我感觉到自己并没有睡多大一会儿,就听见莫妞在我床头叫唤起来。只是她后头那句咦,代表着什么意思?难道我身上有什么不妥?我明明穿着短袖体恤和短裤睡的好不好。我打了个哈欠,努力睁开了并不想睁开的眼睛。莫妞正一脸鄙夷的咱在床头看着我的裤裆。顺着她鄙夷的眼神,我低头看去。却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然穿过了短裤的松紧带,插在了裤裆里。好吧,这并不是一件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相信很多男人都会弄这么一出是不是?

  “没做什么,不要用这种没见过世面的眼神看着我。这是正常的举动,我的手放在里边,不代表我做了什么......”我将手从裤裆里抽出来,翻身起来对莫妞说道。

  “不用解释了,出来吃早餐,然后我送你上车。”莫妞一抬手,制止了我继续解释下去的念头。然后转身向门外走去道。早餐是烧蛋饼加油条,外带一碗甜豆浆。量虽然不多,但是胜在味道极佳。三两下吃完早餐,我整理了一下行囊,坐在沙发上静候着正细嚼慢咽着的莫妞。

  “吃太快对胃不好。”莫妞用汤匙舀了一勺豆浆送进嘴里说道。

  “我也知道对胃不好,不过已经习惯了这种吃法。你慢慢吃,我不赶时间的。”我点了一支烟坐在沙发上对她说道。

  “等你办完事回来,注意看窗帘。”莫妞撕了一小块油条送进嘴里,抬手指了指客厅里悬挂着的窗帘对我说道。

  “窗帘关上了,证明一切正常。窗帘要是打开的,你有多远走多远。就算在街上遇见我,也不要跟我说话。”莫妞慢条斯理的对我交代着需要注意的事宜。

  “好!我记下了。”我吸了口烟,看着那条终日拉扯得严严实实的窗帘对莫妞答道。

  “这些钱你带着,不用感谢我,这是你的活动经费。”将碗里最后一口豆浆喝完,莫妞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扔给我说道。我拆开信封大致看了看,约莫有20来万块台币。要是换成人民币的话,大约能有4万多块钱的样子吧。

  “你在这边的衣食住行,都包括在里边了。要是祸祸光了,就只有自己拿钱去银行兑换,明白了吗?”莫妞将碗筷收拾了一下,然后从厨房里走出来对我说道。

  “明白了!”我耸耸肩对她说道。祸祸?在离开这里之前,我肯定是要把这些钱都祸祸光的。而且我不知道这边的消费水准到底是怎么样,20万看起来很多,没准一顿饭都能造下去几千上万呢?

  “带好你的东西,准备出发。”莫妞往嘴里扔了一颗口香糖,然后拿起车钥匙开门对我说道。

  “表哥,你先过去啦,我过两天休班就过去陪你哦。”妈了个蛋的,出了门的莫妞远比在家里的时候可爱得多。她挽着我的胳膊,腻着声儿对我说道。好吧,尽管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掩人耳目,都是在演戏,我也不得不陪她把吸演下去。

  ‘最P#新…章o节上酷匠AE网K

  “BIU妹,你要快点过来,我一个人会很孤单,寂寞,冷的!”我反手握住莫妞的手掌,满脸深情的看着她说道。我的手掌,随着这句话的出口,已经被莫妞暗中拧了不下七八下。

  “唉?不如,我们买点槟榔尝尝?”坐在莫妞的机车后头,我眼神左右瞟着街道两旁的风景。猛然间,我就瞅见一个穿了跟没穿没多大区别的妹砸站在路边正跟一个货车司机搭讪着什么。顺着她的身子往后一看,我俨然就发现了一家槟榔店。哟西,这是看见了江湖闻名的槟榔西施了?我冲那个妹砸挑了挑眉,然后开口对莫妞说道。

  “呜嗡!”莫妞没有理会我,只是一拧油门,猛地将车速提高了一截载着我向前驶去。

  “你上这辆大巴,到终点站下车,然后自己去买票转车去你要去的地方。”我还在回味着刚才身穿一袭粉色薄纱的槟榔西施,却感觉到机车停了下来。莫妞掏出一张车票塞到我的手里,然后指着停靠在路边站牌跟前的那辆巴士对我说了一句。

  “表哥,一路平安!”送我上了车,莫妞隔着车窗对我频频招手道。看着她纯属的演技,我忽然想说一句:每一个特工都是一个合格的演员,可一个演员却并不见得能做一个合格的特工。

  “BIU妹...”车缓缓地开了,我抬起胳膊跟莫妞遥相呼应着,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子浓浓的不舍来。

  “唉,很羡慕你们年轻人,想当年我跟我太太也是这样过来的。”或许是我浮夸的演技引起了坐在前头的那位老伯的注意,他回过头来对我和善的笑道。

  从这里去台中,大约有两个小时的车程。或许是司机怕乘客们无聊,于是将车上的电视给打开了。电视里正播放着国军的军情专家在那里接受采访。

  “大陆解放军近日频繁调动,在我看来并非是针对台湾,更多的是对美国发出一个信号,那就是你别惹我,把我惹急了很有可能会跟你翻脸......”听着他一厢情愿的臆断,我打了个哈欠窝在座椅上打起了盹。昨晚上没睡好,正好趁这个机会补一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