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巴眼儿工夫,这日子就到了开学的时候了。孩子们纷纷噘着嘴,被大人生拉硬拽的往学校里边送。在家玩耍总是让孩子们感觉到愉快的,只是人生之中,愉快的时候实在太短暂。孩子们一琢磨从今天开始,一直到之后的4个月时间里,又要面对着老师们的苦瓜脸过活,就觉得有些了无生趣。而家长们则不然,他们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这两个月天天面对着自家的熊孩子,实在是让他们觉得脑仁儿疼。

  各爸各妈牵着各娃,站在学校操场上的电子屏面前仔细地查找着自家熊孩子的姓名还有所分配到的班级。很快,一间间空荡明亮的教室里,就坐满了叽叽喳喳的孩子们。而家长们,则是站在门外暗自观察着自己孩子的表现,还有邻桌孩子会不会欺负自己的孩子。一直到各班的任课老师先后进入教室,孩子们才逐渐的安静了下来。再皮的孩子,在小学阶段对于老师还是有些惧怕的。当然进了初中之后,这种情况就不复存在了。

  一连两天,才算是把开学的事宜都料理妥当。正式开课的前一天,顾翩翩还刻意邀请家长们留在学校吃了一顿校餐。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想他们亲口尝尝学校的饭菜,继而能够对自家孩子在校内的饮食有一个直接的了解。对于顾翩翩的这个做法,我表示赞同。说得天花乱坠,不如实实在在的让人家亲自体验一把。

  “在我们学校弄一个警务室呗?我要出趟远门,对学校和家里实在放心不下。”我坐在床头整理着行囊,随手给刘建军打了个电话。在学校建立警务室,这并不违反原则。基本上每所学校里,都会有那么间屋子挂有警务室的牌子。当然警务室里有没有警察,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亲自安排。”刘建军很痛快的就答应了我的要求。对于不违反原则的事情,他素来是很痛快的。不过如果他亲自安排的话,我相信那些警察们应该会对希望学校格外留心一些吧。

  “义勇啊,我得出趟远门,学校这边你多照应着点儿。”跟刘建军通完话后,我接着又给艾义勇打了个电话。没办法,要是搁在以往,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怎么样都好说。可是现在不同了,家里多了两个人,还是两个女人,去哪里都让人觉得不省心。

  “哥你就是不说我心里也有数的。”艾义勇回答得很干脆,这让我心里又踏实了一些。

  “老沈,我决定这几天就出发。你看看哪一天合适吧。还有,这次可不仅仅是私事,我应该能够享受组织里的待遇吧?我家里你可得派人好好儿看顾着,当然没啥吊事的话,顺带着把学校那头也照顾一下就更好了。”整理好行囊,我最后才给沈从良打了个电话。

  “你放心去办事,家里的事情组织上会好好儿照应着的。”沈从良没有丝毫犹豫的将事情答应了下来。

  “我的剑...”我轻轻拔剑出鞘,符文剑的剑身上倒映出我的容颜,将其归鞘之后我又对沈从良说道。

  “会有渠道给你送过去的。事成之后你将东西交给莫妞,国安的同志会帮我们将东西运送回国。除此之外,只要有任何人跟你联系,你马上就要转移。因为那代表着,你已经暴露了。”沈从良在电话里叮嘱着我。

  “明白!”出国执行任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对于这其中需要注意的地方,我早已经是心知肚明。不,这一次不算出国。台湾是中国的,我顶多算去亲戚家串个门而已。

  “去那边之后,不许去夜店。”一切都安排好之后,隔了两天沈从良通知我去上海搭乘航班前往台湾。临出门之前,顾翩翩拉着我的手叮嘱着。

  “好,不去夜店!”我点头答应着她。

  “不许勾勾搭搭的。”妹子满意的笑了笑,接着又叮嘱了一句。

  “好,不勾勾搭搭!”对于妹子的要求,我素来是无条件的满足。

  “不许去看槟榔西施!”妹子又找补了一句。

  “嗯?槟榔西施?你不说我还把这茬儿给忘了。”我挑了挑眉毛对妹子说道。分别是伤感的,就算是暂时的分别。所以我决定逗一逗妹子,好让她不这么伤感和担忧。

  “你看,我就说不该提醒他的吧。他这人,干别的没什么胆子,可偷窥啥的可是把好手。”颜品茗站在顾翩翩身边轻笑一声道。

  “早些回来。”顾翩翩抬手摸了摸我的脸颊,然后扑进我的怀里说道。

  “办完事就回来。”我轻吻了她的脸颊一下说道。

  “嚯...青天白日!”跟家人告别之后,我先从小城到了江城,再从江城转机到了上海,最后从上海搭乘航班前往台湾。一下飞机,我看着眼前飘扬着的青天白日旗,嘴里嘟囔了一声。这旗,以往只是从电视里看见过。面对面看见真家伙,还是头一次。

  “第一次来台湾?”走在我前头的一个老者闻言回头冲我笑了笑问道。

  {《最》Y新P章k“节-上%/酷%匠z网&~

  “是啊,第一次来。”我冲人家点头笑道。

  “多来几次,就不会觉得奇怪了。在大陆那边,看惯了五星红旗,忽然看见一面不一样的,肯定会觉得新奇的。”老者放缓了脚步,跟我并肩走着道。

  “是啊,不过,为啥我看见别的国家的旗帜没这种感觉呢?”我看着那面青天白日说道。

  “因为在你的心里,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挂两面不同的旗,你当然会觉得新奇了。而别的国旗,是代表着别的国家。你觉得跟他们之间没什么关系,既然跟你没什么关系,那么你心里自然不会产生如同现在的这种想法和感受咯。”老者笑了笑接着道。

  “老伯是台湾人?”我缓步向前走着,嘴里随口问他道。而我的眼神,则是四下里瞟了起来,我在试图找出那个前来接机的莫妞。

  “新竹人,祖籍在浙江。”老者点点头答道。

  “表哥,这里这里!”一个上身穿着黑色一字领露肩t恤,下身穿着白色高腰短裤,脚上蹬着双罗马风的凉鞋,身上挎着个迷你包包的妹子冲我连连招手招呼着。

  “BIU妹!”在台湾叫我表哥的人,除了莫妞就没别人了。我很自然的迎了过去,然后隔着栅栏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