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小凡...”人影闻声扶墙回头,惊喜的看着我喊了一声。

  “程小凡...”金甲大将郁垒手持长槊,勒马提缰冲我咬牙恨声道。

  “你真是个搅屎棍,哪里都有你。”郁垒一提马缰,将马头对着我抬槊接着道。

  “搅屎棍?那你们岂不是...咦...想想都觉得很恶心。”我一手搀扶着谢颜,看向郁垒作呕吐状道。

  “你怎么样?还坚持的住么?”嘴里跟郁垒打着嘴仗,我眼神瞟过身旁的谢颜接着问道。她看起来状况不是很好,一只手始终按在腰间,面色很是苍白,隐约间我还嗅到了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

  “我还好...小心。”谢颜捂着腰间的伤口对我强露出一丝微笑,紧接着面色一变,目瞪前方大声示警道。我将谢颜往身后一掩,抖手就打出几道六角星。郁垒趁着我们说话的工夫,已然策马奔到了眼前。这几道道符打在战马的身上,萦绕起一道道电弧,将战马接连打退了几步。

  “敢不敢光明磊落点?每次都偷袭,有意思么?”我向前踏进一步喝问着郁垒。天上的雨很大,道符飞不了太远就会被雨水打湿然后失去功效。我只有跟骑在马上的郁垒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道符完全被打湿之前打到他身上,才能持续对他施加压力,让他不敢放手进攻。

  “废话真多,没人教过你,与敌对战只要结果不问过程么?”郁垒俯身拍了拍战马,安抚了一下它有些不安的情绪之后对我眯眼说道。

  “你的废话也不少,你用不择手段来概括你的行为不就行了?”我手中紧握着金钱剑,言语间挑拨着郁垒的情绪,眼中却半刻也不敢离开他胯下的战马。街道太窄,他的战马一旦冲起来,我躲避的空间并不大。

  “本来只是想着把这个叛徒带回去交给鬼王发落,没想到你今天自投罗网了。谁也别怪,要怪就怪你不识时务。来人...”郁垒等到战马的情绪平息下来,一横长槊看着我大声道。

  “噼啪!”一道闪电闪过,随后数十个身披重甲的阴兵齐齐出现在郁垒身后。

  “围了他们!”郁垒左手提着马缰,右手长槊直指向我和谢颜吼了一声。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数十个阴兵兀地从原地消失不见。

  “缉查令!”随着我对敌的次数越来越多,现在我已经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了。脚下后撤一步,我探手入怀,抛出了一直带在身上的缉查令。晶嘤一声,缉查令散发出道道湛蓝的涟漪悬浮于我的头顶不停打着转。

  “杀!”阴兵显身,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向我发动了攻击。

  “缉!”我意念动时,缉查令急速打起了转,数道锁魂链从其体内疾射而出径直向那些阴兵锁了过去。

  “结阵!”阴兵小校手中长刀一横,顿足大喝一声。阴兵们闻令纷纷背靠着背,长刀横于身前组成一个防守型阵法与缉查令对峙起来。

  “嘡啷啷!”一阵金铁交鸣只声传来,锁魂链跟阴兵们手中的长刀碰撞到一起,迸发出一阵火星。

  “锥心!”谢颜手捂着的小腹,咬着牙祭出了六道鬼符,对着那个阴兵小校就打了过去。

  “转!”阴兵小校手中长刀向前猛地劈出,口中高声令道。话音未落,几十个阴兵迈步转起了圈,手中的长刀依次向身前劈砍而出。看似漫无目的,可是阵阵刀光闪过,已然先后将谢颜的鬼符劈散,连带着锁魂链也被劈得倒卷回来颤动不已。

  “程小凡...”眼看我一时奈何不得属下众阴兵,郁垒大笑一声,手持马槊一夹马腹大喝一声就向我奔来。

  “正气八方,天雷地火震山水泽,杀!”一个八卦浮现在那些结阵聚集在一堆的阴兵脚下,随后我不再去管他们,双手合拢掐诀祭出了八剑。没有符文剑在手,八剑只是呈现出八道虚影漂浮在我的身后,威力减弱的八剑想要重创郁垒,只有八剑齐出同时打在他的身上才能办到。我紧盯着策马而来的郁垒,脚下半虚半实的站在那里。随时都准备纵身避让开他次冲锋,然后看准机会给予他全力一击。

  看正!y版u{章!节k上;酷/&匠a网

  “锵锵锵...”八卦阵中数十道剑气纵横交错,阴兵们来不及撤阵躲避,纷纷举起手中长刀想要挡住它们。

  “暴雨梨花!”谢颜脚下后退几步,抬起一只捂在腰间的那只手,双手掐诀咬牙对那些疲于招架的阴兵们接连打出了十八道鬼符。鬼符脱体而出,在空中略微停滞了片刻,然后化作道道碧绿的虚影疾风骤雨般朝阴兵们打了过去。嘭嘭嘭,正全神贯注跟剑气相抗的阴兵们当时就被鬼符打倒了一片。阴兵倒,阵法当时就出现了破绽。剑气交错席卷起来,又收割了十几个阴兵的性命。数十个阴兵,顷刻间就少了一多半。

  “呜嗡!”一道劲风从我身侧扫过,我外套被马槊划破了一道大口子。虽然我侧步躲避过了郁垒的冲锋,无奈街道太窄。这一下要不是运气好,我就要伤在他的马槊之下了。战马跟我擦身而过,郁垒的后背出现在我的眼前。

  “天雷地火震山水泽,杀!”我顾不得去查看我的外套,双手掐起指诀,对着郁垒的后背就是八剑齐发。八道虚影先后打在他身上,直接就把他从战马身上打落了地面。

  “程小凡,你退步了!”郁垒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手持马槊缓缓转身对我说道。

  “不,我进步了!”我手持金钱剑缓步上前看着他说道。之前有符文剑在,我能打败他并不稀奇。眼下没有符文剑的存在还能将他击落马下,我并不觉得我有退步的地方。

  “杀!”略微调息了一下,郁垒手持长槊奋力就将其对着我投掷了过来。这玩意只适合马上作战,在地面对战又长又重,对于郁垒来说反而是个累赘。马槊脱手,郁垒呛啷一声拔出腰间佩刀,如影随形的跟在长槊之后,挥刀对我横扫了过来。这一击,跟我的乾坤一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