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派两个弟兄在这里守着,看看是谁来刷广告,逮着了直接送局子然后索赔。”我抬手招呼过来一个保安,悄声对他说道。咱们的法律不完善,对于这种人该怎么处理完全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他们要生活,要吃饭,我能理解。可不能特么你要生活要吃饭,就来坑别人吧?不说法律,这在道理上也讲不通不是?合着别人刷墙,就是专门给人免费张贴广告用的。

  “校长,就是她们。”送顾翩翩进了办公室,我又在学校里溜达了一圈之后这才转身去了白事铺子。妞有妞的事业,我也有我的事业不是?时隔一天,当我再次送顾翩翩去学校的时候,保安扭着一个30来岁的少妇外加一个7-8岁的孩子走了过来说道。

  “谁让你们干的?知道这是私人地方么?当然公家的地方也不能这么干。你知道我粉刷一次要花多少人工么?”我看着眼前这个少妇皱皱眉毛问道。她身上的衣服很旧,孩子怯生生的拿着一罐喷墨站在她身后看着我。我有心想好生训斥她们一顿然后报警,可是看着她们这个样子,又下不去那个狠心。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软。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少妇紧紧牵着孩子的手连声道歉着。虽然道歉并没有个什么卵用。可是看她们这个样子,我还能指望她们赔钱还是咋地?说实话要是被逮着的是两个汉子,我起码要他们赔我的人工钱和材料费。要是谈不拢,不说打成什么样,两个嘴巴子是少不了的。

  “我妈妈是想挣钱给我报名。”小女孩手里拿着喷墨,张开双臂挡在了少妇身前对我大声说道。

  “算了算了你们走吧,不过我告诉你们啊,这里是我的私人地方。下次再来喷这些广告,被逮着可就没这么便宜了。”我对堵住这娘俩退路的保安挥挥手,示意他让开,然后对这对母女说道。

  “校长,就这么放她们走了?”保安等那对母女走远了,挠挠头问我道。

  “不然呢,你看她们像是赔得起这钱的人么?这几天让弟兄们辛苦点儿,晚上固定派两个人在这里守着。”我拍拍保安的肩膀对他说道。

  “晓得的校长。”保安点点头道。

  一连三天,派保安定点的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效。接连逮住了4-5个半夜出来刷小广告的人之后,学校的围墙总算是保持住了干净。第四天晚上,出事了。值守在围墙外的两个保安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给打了。而且下手还很重,一个保安胳膊被打骨折,另外一个的头上则是缝了七八针。等学校里的保安闻讯赶出来,那伙打人的混蛋早就跑得不见了踪影。

  “校长!”我沉着脸连夜赶到了医院,头被打破的保安还处于昏迷的状态。胳膊骨折的保安见我来了,挣扎着想从病床上起身。

  “躺着别动,有几个人?”我伸手阻止了他的举动问道。

  “七八个人,也有可能是五六个?当时事情太突然了,我也没看清楚。”保安回想了一下,然后有些惭愧的对我说道。这不怪他,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谁也不敢说自己能够保持冷静去观察当时的状况和对方的人数。

  “对了校长,他们当中有一个动手的时候还说过一句话。”保安护着骨折的地方挪动了一下身子,靠在床头说道。

  “什么话?”我捏了捏拳头问他。

  “让你们卖苕(犯傻),老老实实混日子拿钱多好?这么卖命,现在知道厉害了吧?”保安回忆着当时的情景,忍着痛对我说道。

  “好,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伤筋动骨100天,你们是为了公事受伤的,安心把伤养好再回来上班。养病期间工资奖金全额发放,医疗费用单位全额报销,并且对你们两位给予每人一万块的奖励。打人的人,跑不掉,除非他们不在小城混了。不然他们怎么打来的,老子就要怎么打回去。”经保安这么一说,我心里大致有数了。打人的人,要么是那几个刷小广告的同伙,要么就是雇佣他们刷广告的人。这特么就有意思了,麻痹他来我家乱写乱画,还不许我表达不满了?动手打人?那就打呗。

  “哥,这么晚你还没休息啊?”我是下了决心要揍回去了,这种违反治安管理条例的事情我没打算告诉刘建军。走正规程序我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最快捷的方式就是以夷制夷。于是我给艾义勇打了个电话,这货还没睡,听电话里的动静,似乎是在D厅之类的地方正嗨皮着呢。

  “休息个屁,我学校的保安被人打了。”我咬着牙对他说道。

  “怎么个情况这是?遭贼了还是怎么地?都特么别嚎了,没看见我打电话呢么?”艾义勇闻声连忙问道,或许是身边的动静实在太大,问了我两句之后就听见他在电话那头吼了一句。随后,他身边就安静了下来。

  “是这么个事情...”我将刷小广告的事情,还有保安被打的事情简单的对他说了一遍。

  “哥你别急,今晚肯定是不会有事的。咱们准备钓鱼,也不钓小的。咱们让他们继续刷广告,然后顺着那些广告把人钓出来。我还不信了,真有人不怕挨揍的。到时候有一个算一个,看我怎么收拾他。”艾义勇很快就带着几个弟兄赶到了医院,在那里琢磨了一下后对我说道。

  “还有,这事儿你压根完全不知情。回去睡吧,过几天兄弟一准把罪魁祸首带你面前听候发落。”艾义勇递给我一支烟,然后给我点燃了说道。

  “行,别搞出人命,别致残,注意这两点就可以了。”我吸了口烟,又安抚了受伤的保安两句走出门外道。

  “还有,回去跟弟兄们说,这几天不用值夜班了。谁都不许出去找事,老实在学校里待着。”接着我又对随同而来的保安吩咐了一句。

  隔了两天,学校的外墙上又喷满了广告。

  “喂,我家马桶堵了,你现在能来吗?”

  “喂,搬家公司啊?今天接活儿么?”

  “喂,那个啥,我有辆路虎,跑了8万公里,能抵押几个钱啊?”

  艾义勇翘着二郎腿坐在公司里,看着手下的马仔按照抄写回来的号码一个个往外打着电话。

  f看)正#版I章$?节&L上U酷;9匠r网X%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