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沈老嘱托我交给你的。”从妇人家出来,我打了个的士直接回了家。一个骑着电动车的男人正等在门口百无聊赖的抽着烟。抬头看见我,连忙从车篓里拿出一个用牛皮信封交到了我的手上。

  “辛苦了。”我递了一支烟给人家,道了声谢。

  “中华民国台湾地区入出境许可证,大陆居民往来台湾通行证。”送走了天组的同行,我拿着信封进了家门。拆开信封之后,从里面露出了这么两个证件来。翻看了一下证件,我发现在大陆居民往来台湾通行证的第二页上,还贴了一张签注,上边填写赴台的理由是探亲访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Q签注。探亲访友?我什么时候在国军那边也有亲友了?虽然国军在这次大选中败北了,不过我还是习惯称呼那边为国军。至于湾湾其他的党派,在我看来纯属是占便宜捡漏的货色。

  “证件拿到了吧?等你到那边,我再安排人去接应你。总之虽然你是私事,可毕竟你是有组织的人。去了那边还是要万事小心,我可不想你被人当成间谍给抓起来。”才将证件收好,沈从良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在电话里,他连连嘱咐着我道。

  “放心吧,只是办点小事而已。我又不会去接触国军的机密要害部门,不会被当成间谍抓起来的。对了老沈,我在台湾那边的亲戚是干嘛的呀?这些情况你总得预先告诉我才行,不然过去了,人家盘问起来我要是答不上来,那没准真得把我当间谍了。

  “我给你传过去,你自己在出发之前背熟吧。你小子倒还挺谨慎的。”沈从良笑了笑对我说道。

  酷A匠网唯G一正{r版;k,其Wc他*都&是C盗版&…

  “那是,老虎凳辣椒油什么的我不怕,我就怕人家到时候对我使美人计。所以还是先做好万全的准备再说。平平安安去,平平安安回。”我跟沈从良贫了一句嘴道。

  “莫妞?这是啥名字?女,远房表妹,两家解放后再无往来,近期才多方打听到对方的下落取得了联系。”稍后沈从良的短信就传了过来,上边有一照片,一个剪着齐耳短发的妹子出现在我的眼前。在照片的下方,还有一段简短的介绍。

  “话说,就这么两句话?别的情况呢?”看着那段简短得不能再简短的情报,我挠挠头立马给沈从良打了个电话问道。

  “两家解放后再无往来,近期才通过有关部门找到了对方。你觉得真有人问起你来,你对莫妞的情况是陌生一些容易取信于人呢,还是如同通家之好那样,将对方的情况倒背如流容易取信于人呢?多少年没见了,陌生一些不是显得更正常么?”沈从良在电话里提醒着我道。

  “哟西,还是你这个老狐狸想得周到。”我托着下巴恍然道。

  “还有别的问题没有?”沈从良打了个哈欠问我道。

  “暂时没……”不等我把话说完,这老狐狸咔哒一声就把电话给挂掉了。

  “喂,请问是程小凡吗?”今天的电话显得特别的多,才跟沈从良通完话,紧接着一个陌生的号码就打了进来。跟别的号码不同的是,这个号码看起来似乎要多了那么几位数。接通电话之后,一个甜美的女声从里边传了出来。

  “我就是,请问你是?”在我的记忆里,这个声音绝对是第一次听到。难道有妹子要撩我?心里纳闷着,我还是保持着应有的礼貌问了人家一句。

  “表哥,是我啊,莫妞!”对方接下来的话差点没把我吓一跳,这是怎么个意思来着的?咋妹子从国军那边打电话过来了呢?

  “啊,啊,BIU妹是你啊。我还说过些日子,去你家探望一下呢。”我眼珠子转悠了几下,决定先顺着人家的话往下说。无缘无故的,人家总不至于闲得慌从猜你是台北往小城打电话。

  “欢迎表哥来台湾,到时候我会去机场接你的。从来没有跟大陆的亲戚通电话,有一些激动呢。那就先到这里啦表哥,拜拜。”莫妞显得有些兴奋的说完,然后把电话给挂断了。

  “这是准备唱哪一出?”我看着手机上那一长串电话号码,摇头纳闷着。

  “莫妞打电话给你了?”沈从良发来了一条短信。

  “划擦,你怎么知道的?”我很诧异的回了一条。

  “莫妞是国安局的特工,给你打电话,不过是做一做准备而已。”沈从良很快又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什么准备?我就过去办个私事而已,你怎么还扯上国安局了?等等,老沈你别是想坑我吧?”我琢磨了一会儿,越琢磨越觉得有些不对。按理说,老沈这已经算是公器私用了。而且我自觉没有那么大面子,办个私事还要惊动国安部门的特工前来协助。这老狐狸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反正你要过去一段时间,顺便去一次台北故宫博物院,帮我们拿一件东西回来。”果然,这老狐狸丝毫不会放过任何利用我的机会。想想,就是去帝都故宫博物院偷东西都难,这老狐狸居然还想要我去台北故宫博物院偷东西?

  “我哪儿得罪你了?你是不是想借刀杀人?”我直接就把电话给他打了过去。电话才一接通,我就咬着牙问他道。

  “当年老蒋去台湾,从这边带走了不少好东西。现在我们需要其中的某一件东西,所以就想找一个人过去把它带回来。正好你说你要去那边办事,一件事也是办,两件事也是办,顺带着为组织上出出力不好么?全程车马费用报销,全程萌妹子作陪,这待遇不错了。很多人想都想不到呢。”沈从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自顾在电话里说道。

  “刚才莫妞给你打电话,只是防备着万一有人监听她电话的话,利用这个电话暂时打消对方的怀疑。这么做其实也是在保护你的安全,亲戚之间一个电话都不通,什么联系都没有就贸然来访,你说对面的特工会不会对你进行严密监视?你过去之后只管去办自己的私事,等你都办好了,莫妞自然会公布你的任务。放心啦,没你想得那么可怕。旅着游,把着妹,轻松就能把任务给完成了。”沈从良越是说得云淡风轻,我心里就越是怀疑。真这么简单,特么还用得着来坑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