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你的面子很大呀。”学校开张的头一天晚上,刘建军给我打了个电话。

  “什么面子很大?”我正在盘算,明天得摆多少酒,请多少客。开张剪彩的时候,谁站中间,谁站两边的问题。一边拿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着,我一边随口跟他搭着话。

  ¤酷\匠4网首发6/

  “小城的主要领导,明天都会出席你的开业典礼,面子还不够大?我说你小子,也没见你跟人家打什么交道,你怎么就能请得动他们呢?”刘建军在电话里跟我打着趣道。

  “跟人打没打交道,用得着跟你说么?再说了,别人不也认为咱俩之间的交情也不过泛泛而已?又有几个人知道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明天你早点来,记得穿上你那身制服,有你那身制服镇场子,我看以后那些小混混还敢不敢来学校捣乱。我可跟你说啊,但凡有混混来敲诈我的学生。在我这里可没有擂肥一说,一律当抢劫犯先揍了再交公。还有我们学校保安的问题,我能申请配枪不?”我扔下手里的铅笔,靠在沙发上挑挑眉毛跟刘建军说道。

  “你这是准备把保安当公安使还是怎么地?还申请配枪,顶多允许你们配根警棍。”刘建军没好气的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那要是混混手里有枪呢?我靠啥自卫?”我追问了他一句。

  “你不会报警?”刘建军觉得自己的牙有些痒痒,在内陆城市,有几个混混敢拿枪上街的?就算他们的老大,也只敢背地里玩玩枪。真敢拿出来,刘建军就真敢收拾他们。

  “可是报警之后,人家要是开枪把我打死了呢?”我又问刘建军。

  “滚,真要那样,顶多老子把你的花圈店盘下来,然后把里面的花圈全送给你。”刘建军终于怒了,我的目的达成了,心里顿觉舒爽了许多。闲来无事,逗他生生气其实也是人生一大乐趣。

  终于迎来了这一天,学校的操场上那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放鞭炮这事儿,我可是经过申请后特许的。看着油绿的草坪上践踏着的无数双脚,我不由得心疼起那些草来。这可都是贫道真金白银买来的呀。

  “我就坐边上吧,中间的位置你安排给别人。”沈从良一早就来了,见我要将他安排在主席台正中的位置,连忙推辞着道。

  “别呀,你不坐中间还有谁够资格坐中间?再说了,你坐中间的话,别人肯定要琢磨啊。这谁啊?怎么他就坐中间了呢?于是他们肯定会去打听你的身份。反正他们的级别也不够,肯定也打听不出你具体的身份来。可就是这种雾里看花的感觉,才会让他们对我忌讳三分。今后我这学校的麻烦,也肯定会少了很多。”我一把拉住沈从良,将他按在主席台正中的位置上轻声说道。

  “我发觉,你小子不去国安真是屈才了。就一个破位置,到你这儿都能弄出这么多弯弯绕来。”沈从良用手里的拐棍敲了我一下说道。

  “我去国安干嘛?”我揉了揉被沈从良敲疼的地方问他。

  “去跟那些境外的特工玩弯弯绕,斗花花肠子啊。”沈从良靠在椅子上白了我一眼说道。

  “哈哈哈,小凡呐,恭喜恭喜,你终于算是踏入文化界了。”来宾不少,等老周一家被迎宾小姐引到台下,就见他冲我大笑着恭贺道。只是前半段我听着还悦耳,怎么后半段就赶脚那么不对劲呢?什么我算是踏入文化界了?贫道一直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人好不好。

  “哥,这些妞没丢你的脸面吧?”说起迎宾小姐,就不得不说艾义勇了。今天的迎宾都是他给找来的。也不知道这货从哪里淘弄来这么些个条儿顺盘儿亮的姑娘,个个儿把那红底子镶金丝的旗袍儿一穿。那大长腿,那圆滚的,那高耸的,是吧。瞬间就把典礼的B格提高了不止一筹。

  “不错,你打哪儿找来的?”我把老周一家安置在主席台右侧的位置上,随后拉扯着艾义勇走到一边问他道。

  “哥你是不是看上哪个了?看上谁了只管说话,今晚上我让她自己到你床上去。”艾义勇挑挑眉毛对我贼笑道。

  “滚...”我扔了支烟给他佯怒道。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学校大门口,左右各站了一排学生。他们身上穿着统一的制服,正高举着手里的塑料花在那里不遗余力的欢迎着每一位来宾。

  “这都是我招来的临时工。放暑假了,不少孩子正琢磨着怎么能挣点儿零花钱出去约个会,给游戏充个值什么的。一人200,就喊半上午,对于他们来说不少吧。”见我被喊声吸引了过去,艾义勇慌忙在一旁表着功。

  “行啊你小子,费心了。”我抬手在艾义勇胸前擂了一拳说道。

  前前后后的折腾了近两个小时,操场上也坐满了人,主席台上也是人满为患。看了看时间,我对有些紧张的顾翩翩点了点头。今天这场典礼,我打算让她全程主持下来。一来在各界名流面前混个眼熟,二来则是想趁机宣布她为本校的校长,贫道退居幕后做个太上校长就行。将来要是学校做大做强了,这里就是她顾翩翩的产业。我的女人,总不能去给别人打工不是?

  “各位朋友,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LadiesandGentlemen......”经过了开始的紧张,很快顾翩翩就完全进入了状态。她身穿着颜品茗为她精心挑选的职业套装,站在麦克风前开始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划擦,她说啥呢?特么尽挑我听不懂的词儿整是怎么地?”我揉揉鼻子,悄悄儿摸到坐在台下贵宾席的颜品茗身边问她道。

  “好!”跟艾义勇比起来,我似乎土鳖了一些。我敢肯定这货也听不懂顾翩翩在说些什么,可是人家知道鼓掌啊。

  “好!”我瞪了这个抢戏的货一眼,然后双手使劲地拍打了起来。我这一鼓掌,台上台下听得懂听不懂的人,全都随之鼓起掌来。看来,贫道还是能够起到一个模范带头作用的。一念至此,我又志得意满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