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这份记录上,分明记载着你当时对出警的消防员所说过的每一句话。其中有一句是:你们快点进去,我的孩子还在里边。对于这句话,你又作何解释?”许海蓉翻开文件夹,将里边的复印件递到吴建设眼前问他道。记录的最下方,还有吴建设的亲笔签名。

  “当时火一起来,我整个人都慌了。太紧张了,是我太紧张说错话了。后来有人也来找我核实过当时的情况,我都对他们说清楚了,都纠正过来了,都纠正了。”吴建设有些前言不搭后语起来,在回答问题的过程中,他的眼神透露着一丝慌张。

  “你上着班,你的孩子又怎么会出现在单位?”许海蓉没有继续跟他纠结现场到底有没有孩子这个问题,而是转换了个角度继续去问他。

  “厂子效益不好,夜班纸盒厂就我一个值班的。孩子他妈在街道毛巾厂上班,晚上没人带孩子,我只有把孩子偷摸着带到单位......”吴建设话说一半,鬓角滴落下了几滴汗珠。

  “这么说来,当时你的孩子,确实是在火场里咯?那你为什么之后又要对前来调查的工作人员撒谎呢?”许海蓉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继而沉声询问起吴建设来。

  “别逼我父亲了,他是个老实人,只是不想丢掉那份微薄的薪金才撒谎的。”一个年青人从楼梯道走了出来,走上前去搂着自己父亲的肩膀,然后对许海蓉说道。

  “父亲,都说了吧。20年来,你心里不好受,我的心里也时刻在受着煎熬。8岁之前,你总是教育我要做一个诚实的人。可是8岁之后,你就再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诚实这个词。我知道,都是那场火灾的原因。”年青人深吸一口气,看着自己的父亲轻声说道。

  “去我家里坐坐吧。”抬头看了看四周,年青人松开抱住父亲的手,对许海蓉一行做了个请的手势道。

  “那一年我8岁,刚刚读小学2年级。因为父母都要三班倒,所以一到他们上夜班的时候,我就得担惊受怕的一个人在家里睡觉。其实,很多时候我整晚都是睁着眼睛的。后来父亲察觉到了,就决定只要他上夜班,就把我带去单位睡。”将许海蓉等人带到了家中,又给众人倒了一杯水,年青人坐在椅子上缓缓讲述起来。

  “那一年的冬天,小城下了一场30年不遇的大雪。积雪没过了父亲的腿肚子,是他背着我从家里一步步走到了单位。父亲在车间里,生了一盆火,又拿来一些纸板铺在地上充当床铺让我睡觉。怕我半夜肚子会饿,他又从柜子里拿来了两个玉米架在火盆上烤着。在我的印象当中,父亲的那个工具柜里,从来都不会缺少吃的。不是玉米,就是红薯,有时候也会有几个肉包子。”轻轻握住了女友的手,年青人看着自己的父亲轻轻笑了笑说道。

  “父亲晚上值夜,偌大个纸盒厂,就他一个人。他其实是个对工作很负责的人,上班这么多年,一直都兢兢业业的生怕出了任何差错。将我安顿好之后,他打着手电就去厂房里巡视去了。而我...闻着玉米的焦香味,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拿。玉米很烫,不小心我将火盆给打翻了。炭火撒到了纸板上,很快就燃起了大火。整个车间,都堆放着纸盒和纸板...很快火势就烧到了房顶。”年青人紧握着女友的手掌,将头深深低下去说道。

  酷N匠◇,网`《首发。4

  “我吓得大哭了起来,大火封了门,父亲在外边急得团团转...”年青人搓了搓脸颊,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说道。

  “厂子门口立着的消防栓提醒了我,应该报火警。我能够听见儿子的哭声,我想进去救他,可是却不知道从何下手。仓促间我砸开了传达室的门,用里边的电话机给消防打了个电话。消防来得很快,我记得那个带队的同志跳下车第一句话就是问我,火场里还有没有其他人,电源掐断了没有。”深深看了儿子一眼,吴建设终于鼓足了勇气,决定将这段隐瞒了20年的往事,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我说...我说我的孩子还在里边。”吴建设看了看儿子,还有未来的儿媳妇,羞愧地低下头去道。

  “那个同志二话不说,带了两名同志就往火场里奔去。”吴建设握了握拳头,仿似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句话说了出来。当年的事情,至今还历历在目的在他脑海里回荡着。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几个消防战士义无反顾冲向火场的身影。

  “纸板烧塌了,露出了后边的一扇窗户。窗户上缺少了一块玻璃,我奋力爬上了窗台,顾不得手掌上被烫出的燎泡,顺着那个缺口就爬了出去。我看见了父亲,他正焦急地看着火势越来越大的厂房,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什么。”年青人接过父亲的话头,接着往下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通知消防,说你的孩子已经出来了呢?”许海蓉用笔飞快地在纸上速记着,听到这里,她咬咬牙抬头问面前的吴建设。

  “我不敢啊,孩子出来了,我的心也就松了一口气。可是我害怕带孩子上班,并且造成了火灾的这件事被厂里知道。我需要这份工资来养家,我也赔不起火灾带来的损失。所以...趁着一片混乱,现场也没什么光线,更没人注意到我这边,我让孩子自己回了家。”吴建设瘫坐在椅子上轻声说道。

  “事后,厂里也对事故进行了调查。我一口咬定是电线老化所引起的火灾,没有提孩子,更没有提在厂房生火的事情。”吴建设双手抓着头发,像是豁出去了一般继续说着。

  “父亲嘱咐我,对谁也不能说当天去过厂子的事情。不管谁问,就说在家里睡觉。后来,果然有很多人来问,我也照着父亲的嘱咐那么回答了。”年青人歉意的看着许海蓉说道。

  “所以你选择了撒谎,对前来调查情况的人撒谎,一口咬定自己并没有对消防队员说火场里还有个孩子。并且在事后,还捏造事实说是他们冒险蛮干,自己闯进火场的对吗?”许海蓉很想上前甩吴建设两个耳光,她哆嗦着嘴唇讯问着眼前这个看似老实木讷的男人,随手从兜里摸出了一支香烟点上深吸了几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