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市政法委书记刘建军前往武警消防部队,对广大消防官兵进行了亲切的慰问,并对官兵们近日在废弃仓库的那场大火中,所表现出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肯定......刘建军说......”从白事铺子回到家,已经快晚上七点了。吃过顾翩翩亲手调制的凉面,又冲了个冷水澡,我穿着沙滩裤打着赤膊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别说啊,这人一上电视,就跟平常不一样了。”我看着电视新闻里,穿着笔挺的制服,逐一跟武警们握着手的刘建军说道。

  “刘建军上电视了?”顾翩翩将厨房里的琐碎事情忙完,将手在围裙上抹了抹走出来问道。

  “你看,去武警部队进行慰问呢。不行,我得打个电话敲他一顿饭才行。这么露脸的事情,居然事先不告诉我。”我从沙发上翻身而起,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就准备给刘建军打过去。

  “程小凡,吃过饭没有?”不等我把电话打过去,刘建军倒是先打过来了。

  “特么你早半个小时给我打电话会死啊?刚吃完爱心牌凉面,现在就算你请我吃海参燕窝,我也吃不下去了。”我打了个饱嗝对他说道。

  “出来溜达溜达,消消食,待会请你吃烧烤。”刘建军沉默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

  “话说,这可不像是你的为人啊。今天你是怎么了?不对,你肯定有啥事儿又要麻烦我。不去,我属考拉的,吃饱了就不想动弹。”我闻言一阵纳闷,继而醒悟了过来。但凡是刘建军主动跟我联系,就没啥好事儿。

  “那我去你家,反正你家地方宽敞...”刘建军死不要脸的在电话里说道。大热的天,家里俩妞穿得清凉无比,让他来我家当电灯泡?还不如我出去找他呢。

  “说地方,我觉着你特么是越来越流氓了。”我揉揉鼻子选择了妥协。

  “喝一瓶。”烧烤的地方就在刘建军家不远,等我到地方的时候,他已经点好了烧烤,开好了啤酒正在那里自斟自饮呢。抬头一看我来了,他将一瓶啤酒放到我身前说道。

  “啥事儿你快点说,说完我好早点回去吹空调。”我抬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催促着他道。

  “你遇到过人死之后,过了很多年还流连在原地不肯离去的情况么?打个比方吧,假如哪一天我执行任务的时候死了,会不会很多年以后,我的魂魄还会出现在挂掉的地方?”刘建军拿过一个塑料杯,往里边倒了满满一杯啤酒放到我的跟前问道。

  “好端端的你怎么说这个?是不是又被姑娘踹了?”我拿起酒杯,手掌轻握在上边感受着那一丝冰凉问刘建军道。

  “今天的新闻看了吧?”刘建军喝了口啤酒,又拿起一个串儿问我道。

  “看了,不就是你在电视里臭显摆那个事么?”我轻呷了一口冰凉的啤酒,拿起筷子夹了一个花甲在嘴里啄着道。

  “那几天前仓库火灾的新闻你看了没?”刘建军打了个酒嗝问我。

  “咳咳咳,没看完,怎么了?”路边摊的老板也不知道在炒什么,一阵呛人的辣椒味飘了过来,呛得我一阵咳嗽。

  “今天上午,我去看望了那几个负伤的战士。他们的队长对我说,现场还有一个人没有出来。并且凭借记忆,给我画了张画像。当然他这番话被所有人都看作是无稽之谈,甚至很多人都在对我解释,他这是因为脑震荡引起的后遗症,让我不要当真。”刘建军将一张画在病历纸上的画像递到了我面前轻声说道。画像中的男人,身穿着一身制服,身后都是肆虐着的火焰。他就那么站在火焰当中,半侧着身子回头看着,好像正在看着这个画像的人说着什么似的。

  “那个队长还对我说,这个人自称是小城消防支队的。”刘建军用手指在画像上轻轻敲敲了说道。

  “然后...”我放下酒杯,靠在塑料椅上问刘建军。

  “然后我回去让档案科查看了一下资料,想要通过档案里的照片进行一番比对。可是很遗憾,现有的电子档案里并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刘建军又喝掉了一杯啤酒接着说道。

  “后来,还是一个同志提醒我,画像上这个人穿着的制服,应该是20年前武警部队配发的。于是,我又让人去档案室,找出20年前小城消防的资料出来比对。”刘建军从兜里摸出一盒烟,扔给我一支后说道。

  “有结果了?”我点燃了香烟,轻吸了一口问道。

  “这个人叫王国庆,生于1974年10月1日,曾经是小城消防的一名消防战士。在20年前的一次火灾当中牺牲了。只不过牺牲后并没有给予他烈士的称号,这一点倒是让我有些奇怪。”刘建军搓了搓脸颊继续说道。

  “所以,你在怀疑当天那个队长看见的,是王国庆的灵魂?”我挥手赶走了两只在桌边飞舞着的苍蝇,然后问刘建军。

  “先生买支花吧。”一个卖花的小姑娘走到我的身边,将手里的捧着的几支玫瑰递了过来怯怯的道。

  “你看我们像是在搞基么?”我白了姑娘一眼问她。一句话将姑娘问得面红耳赤的。这姑娘,做生意也不分个对象。我心里嘟囔了一句,然后眼角无意间扫过了姑娘脚上那双带子已经断掉的塑料凉鞋。

  “我都要了!”我一抬手将准备离开的姑娘喊了回来,掏出100块钱递给她,然后将她手里的几支玫瑰拿了过来道。

  “那你今天喊我来的目的是?”目送着姑娘离去之后,我将玫瑰放到餐桌上问刘建军。

  “想你帮我查查,当天替武警战士们挡下那波爆炸的,到底是不是王国庆的灵魂。如果真是他,还请你帮忙把他送走。毕竟是在任务中牺牲的,我不想看他就这样在人世中流浪。”刘建军看了看我面前的玫瑰花,低声对我说道。

  酷0H匠网《正版!首}7发D◎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