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正拿着水枪拼命打着火的消防官兵们眼睛都红了。

  “这视频,咱们传么?我总觉得,这个视频传出去,或许是对他们的不尊重。”远处的居民楼,一对小夫妻正低头蹲在窗后用手机对现场进行着拍摄。虽然他们并没有听见消防官兵们说了什么,但是他们却亲眼看见他们都做了什么。男人很想把这段视频传到网上去,女人犹豫了一下,伸手拦了拦自己的老公说道。六个人,才进去没多久就发生了爆炸。或许他们当中能够有幸存者,也或许他们一个都活不下来。这个时候传这段视频,女人觉得不太合适。

  网络是个好地方,人们无处诉求的时候,可以在上边寻找到一丝慰藉。当然也有可能收获到的是冷嘲热讽,恶语相向。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反正彼此都看不见,就算说些刺激性的语言,人家也无可奈何。女人不想这段视频传上去,到最后会被某些人喷成作秀。这中间也肯定有人会认为人家是干这个的,就算牺牲,也是理所应当。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他们不会用牺牲这个词。他们会说死了,或者挂掉甚至于是活该之类的词语去寻找一下他们那为零的存在感。

  “要不,缓缓再发?”男人很想把这第一手资料传到网上去,他不是为了钱,为了钱的话他大可以直接跟电视台或者其他的媒体进行联系。或者说,他并不是为了媒体给予的那少得可怜的爆料费。他只是为了自己在论坛上的ID,能够被更多的人关注到而已。被人关注得多了,这个ID自然能够为他创造出比爆料费多得多的钱!

  “缓缓再发吧,最好等媒体把新闻报道出来了再说。”女人比男人考虑问题要仔细一些,跟在媒体后边发布的话,既能吸引一波眼球,也不会担上什么太大的责任吧。

  “那这个视频的新闻效应,可就要大打折扣了。”男人低头看着手机,手指在发布的按钮上犹豫不决着道。

  “算了,还是等新闻出来了再发。”最终,男人看着烈火熊熊的火场,退出了论坛。

  “闪一边儿去!”除了留下一些战友继续向火场喷射着水柱,其他的消防官兵迅速更换上了防护服,戴上了防护面罩准备冲进火场营救自己的战友。哪怕,救出来一具全尸也好。颜昭蕊捂着嘴唇,愣愣地看着火场。她没办法再按照之前的思路往下报道了,六个人,从她身前经过,然后砰一下就生死不知。她宁愿用生死不知这个词,也不想说出牺牲那个词来。她觉得这是她这20多年来,经历过的最惊心动魄的事情了。她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然后被人推到了一边。

  “我是小城消防支队...”这个时候,是应该向上级汇报并且请求支援了。

  “快,快,救护车来了没有?”几分钟之后,几个身上冒火的消防员背着自己的战友从火场里冲了出来。一边往这边跑着,一边厉声大吼起来。

  “灭火灭火,氧气罩拿过来。”一番手忙脚乱之后,消防员们惊喜的发现,自己的队长胸口还在微微地起伏着。他还没牺牲,他还活着。

  “看见孩子了么?”队长在昏迷之中,依然记得那个替自己当下爆炸袭击的人问过自己的话。

  “你是谁...”

  “我是...小城消防支队消防员......你看见孩子了么?”

  “没有。”

  最;新W,章节(/上"酷8匠,,网{r

  “你去哪里?”

  “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要继续找孩子。”

  “醒了醒了,队长醒了。”脑子里一直重复着当时在火场里跟那个人的对话,队长觉得自己的身上很烫,他的口很渴。蠕动了两下嘴唇,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还有,一个同志,在火场没有出来。”这是他醒过来后说的第一句话。虽然在他的印象里,那个自称是小城消防的人素未谋面过。可是人家救了当时在火场里的所有人,不是他挡住了爆炸波,自己和战友们恐怕一个都出不来吧?他去哪里了?孩子?火场里什么时候有孩子了?队长觉得自己的脑子依旧很乱。

  “关于昨天废弃仓库的火灾,我讲一下......第一条关于负伤同志们的医治工作,暂时由中心医院承担起来。如果有需要,随时转去省里,总而言之一句话,力保所有的同志都能康复。第二条,是关于钟诚同志所反应的情况,他曾经不止一次提出,火场里还有一个同志没有撤离。接下来我要求对火场包括附近区域,进行一次全面的搜索,力求找到这个同志......”市府今天很忙,各部门包括武警的领导们大早上就被召集到这里开会。会上,一把手明确提出了几点要求。

  “队长,没人,现场除了我们没有别人了。最后一次我们总共进去了六个人,六个人都被救出来了,没有别人了。”病房里,队长钟诚一再要求战友们对火场进行一次详尽的搜索。队员们认为他是在当时的那种环境下,被爆炸震荡到了脑子,从而引发了一系列的幻觉。

  “医生,我们队长到底怎么了?你们再详细检查检查,我们担心他会有什么后遗症。”队员们从病房退了出来,然后径直找到了主治大夫询问了起来。

  “他除了肋骨断了一根,身上有一定的烧伤和轻微的脑震荡之外,一切都很正常。你们放心,受上级委托我们已经对所有入院的同志进行过反复的检查了。至于后遗症,只要治疗得当我想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后遗症的。当然在治疗期间病人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我建议你们再来探望他的话,派出一两个代表就行了。”医生觉得自己打昨天开始,就成为了名人。很多以前就算见面都不会跟自己打招呼的人,这两天都会主动来询问伤者的伤情。这其中也包括了一向眼高于顶的院长还有别的一些什么长们。对于消防队员们的询问,他依旧保持着那种睿智和冷静的态度进行着回答。好吧,起码他自己认为自己是睿智和冷静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