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归是个亲戚...”父亲将这个八竿子打不着,多少年没有往来的所谓亲戚赶走了。这种事情,搁在以往的农村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国人讲究个面子,就算再怎么跟人不对付,面子上总还是要顾着一些的。为了这事儿,母亲还埋怨了父亲一句。不过父亲的这种做法,倒是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有些人你就不能惯着他,惯了一次不愁两次,有了两次今后就成理所当然了。为此,我跟父亲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变得融洽和亲近了一些。

  “从今往后,咱家的亲戚会越来越多的。今天这个来借钱,明天那个来借钱,咱家自己的日子还过不过了?如果以前我们得了人家的恩惠,现在人家来寻个帮手,咱们理应去帮。可是你别忘了,当年咱家困难的时候,这些人除了冷眼旁观,出言讥讽之外还做过什么?就算借了两升稻子给咱家,你忘了人家当时那种盛气凌人的样子了?借两升还四升,过去的地主老财也没这么狠吧。”父亲说着话从桌上拿了几盒烟,拆开了走到门口去散发了起来。今天来的客人不少,目测能有二十来桌的样子。我从来都不知道我们家还有这么多的亲戚,甚至于父亲都没预料到今天会来这么多的人。

  “得加开几桌了,菜安排不过来。”厨子接过父亲递去的烟,看了看满院子的人说道。原本只打算摆6-8桌酒席的,眼下这么多人,8桌酒席无论如何是坐不下了。

  “这个点去买菜,来得及么?”眼瞅着时间已经是上午10点了,父亲有些挠头的问厨子。

  “这个没事,我让徒弟开车去乡里买些卤菜回来搭配着。这头照常开席,咱们上菜的速度掌握一下就行了。”厨子是老厨子,在十里八乡帮人做了半辈子酒席,对于这种情况已经是司空见惯了。用漏勺捞动着锅里的五花肉,他对父亲说道。加不加菜只等主家一句话,有钱就好办事。

  “父亲,是不是菜买少了?”我见父亲站在灶台边上跟厨子商量着什么,起身走了出去问道。

  “是啊,没想着今天能来这么多人。这会儿村支书他们还没到呢,要是再加上他们...”父亲轻声跟我说道。我是家里的男孩,家里的大事小情,我是有资格做主的。换了姐姐她们来问,父亲决计不会跟她们说这些事,只会自己偷摸着把事情给扛了。

  “买卤菜的话,我觉得是不是差了点儿意思...”父亲在纠结这个问题,谁家摆酒席,上半桌子卤菜的?虽然卤菜也不便宜,可是那样依旧会被人耻笑小气的。

  “我想办法,这不是还有一两个小时才开席么。实在不行咱们待会先说个祝酒辞什么的,然后再弄点小节目分散一下来宾的注意力。厨子这边掌握一下上菜的节奏,慢点儿。我估摸着应该能来得及。那个谁,你们过来,待会开席之前你们这么干...”艾义勇凑到眼吧前儿打听清了事情,然后立马儿雷厉风行起来。这货做惯了老板,在处理突发事件上头比旁人要果断得多。

  “那个谁我是艾义勇...艾义勇是谁?特么我是你大爷。知道了?你听我说,马上给我准备一些硬菜,按二十围来准备吧。中午就要,来不及?我特么又不是要一整桌,你捡几个硬菜,按照二十围的数量来准备明白我的意思没有?我马上派人来拿,赶紧的。”一分钟不到,艾义勇就把事情给安排妥当了。

  “行啊,不愧是做老板的人。”我冲人五人六的艾义勇笑着赞道。

  “还是哥牛B,这些都是做兄弟的应该做的。”艾义勇连忙腆着脸答道。

  人多事多的,一眨巴眼儿,这时间就到了11点58分。将桌椅板凳都摆在院子里,又扯起了雨布搭起了凉棚,这酒席就准备正式开始了。身为一家之主的父亲,当然是按照之前的安排走上前去致了一番欢迎词。随后的节目,顿时让男乡亲们忘记了吃酒的事情,让女乡亲们忿忿不已。艾义勇带来的随从中间,还是有几个姿色不错的妹子的。此时的她们,开始随着音乐扭起了腰肢。

  “上菜!”大厨将炒勺一磕,对自己的帮工们招呼了一句。

  -最jZ新章√节TR上Z酷‘…匠3网☆?

  “大哥,可赶死兄弟们了,你咋跑这穷乡僻壤来吃饭来了?”等到厨子把备好的菜肴都上完了,就看见几辆车飙到了村口,然后一群人提着保温盒就狂奔了过来。

  “特么这是我叔家,今天摆贺屋酒呢,赶紧把菜交给厨子,让他装盘上上去。”正端着酒杯挨着桌子跟人死磕的艾义勇打了个酒嗝说道。

  “叔家啊,难怪住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手下的马仔一听,这话风马上一转。

  “今天可多亏了小艾了。”一直闹腾到下午3点,酒席才算散去。送走喝高了村支书和一干亲戚乡邻,父亲捶着老腰坐在那里感叹着。

  “哥,你今天回去不?回去我载你一程。”艾义勇横在草皮上,打了个酒嗝问我。乡下再好,他也还是习惯城里的灯红酒绿。也得亏开发的时候把这边的路给修了,不然他就算想出山,也得步行着出去。

  “就在家歇一晚再走吧。”母亲开口挽留着我们。母亲的挽留,我不好拒绝。于是我决定歇一晚上再回城里。当天的晚饭,家里开了三桌。三桌客人,都是左邻右舍的乡亲们。人家帮忙打扫庭院,又帮忙把借来的桌子挨家给还回去,总不能连顿饭都不请人家吃。村头小卖铺,如今已经升级成了小超市。饶是这样,今天一天下来我们家也把他的啤酒给买了个精光。这件事在今后好几年时间里,都成为了村里的谈资。

  “要不,咱们家也开一间小超市吧。”吃过了晚饭,送走了左邻右舍的客人们,我坐在沙发上对父母提议着。这里即将兴建一处高尔夫球场,并且还要兴建一批高档的别墅。有人的地方,就有消费。只要父母愿意,我琢磨着跟艾义勇谈谈,兴许可以盘下个不错的店面来。

  “能行?”父亲是穷了大半辈子,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对于开超市这种事情,他心里是纠结的。他想挣钱,可是他更怕赔本。

  “我说能就能。”父母老了,我将来就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这个主,我现在替父亲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