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我对不起你。”靠在沙发上假寐着,也不知道时间到了几点,忽然我就听见周启兵在那里挣扎着大叫了起来。我张开胳膊,扭曲着身体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缓缓睁开眼睛朝周启兵那边看了过去。

  如果不是她脸色发青的话,这个妞应该能打7分,也难怪她能那么快就勾搭住周启兵了。我点了支烟,靠在沙发上看着她站在周启兵的身前做出那种恬静温婉的样子。我知道她这是在迷惑周启兵,现在这个男人的眼前出现的,一定是他那个枉死的老婆。不过我并不准备这么快去制止这个女人,狗咬狗的戏码儿是我最喜欢看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且让他们俩好好儿乐呵乐呵吧,只要不把周启兵弄死就行。

  “你不是喜欢吃花生酱么?吃啊,你倒是吃啊!”如此折腾了刻把钟,眼瞅着周启兵已经是汗如浆涌,面色发白。那女鬼又掐住了他的脖子厉声喝道。一股子浓郁的花生酱味道在屋内弥漫开来,我吸了吸鼻子,知道我该出手了。

  “吃啊,你倒是吃啊!”我走过去抓住女鬼的脖子,恶狠狠地瞪着她连声吼着。

  “你..你...”女鬼被我掐得吐出了舌头,在那里不停地挣扎起来。

  “你什么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怎么就能看见你?”我一抬手将女鬼提溜了起来冷笑道。

  “你特么跟他有仇就找他报仇去,干嘛祸害一个无辜的人?”我掐住女鬼的脖子,将她摔打在地上。这种人就跟一时不如意,就拿路人开刀的那些个渣滓是一样让人觉得可恨。

  “你特么觉得自己变鬼了就牛B了?告诉你,做梦。”我掐住女鬼的脖子,反手又是一下将她再度摔打在地上。如此反复将女鬼摔打了几轮,直到她气若游丝般瘫倒在那里我方才作罢。

  “谢...谢谢。”清醒过来的周启兵揉动着自己的脖子对我连声道着谢。

  “你特么也不是个好东西,智商高不是让你用来干那些腌臜事的。有心思琢磨那些破烂事儿,先想想怎么能让身边的人过上更好的生活才是正理。年薪三十万怎么了?年薪三十万你舍得给她租房子买钻戒,一甩手就好几万的给,你给过你老婆什么?哦,老子忘了,你给了她一个名分,仅此而已。”我走到周启兵的跟前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其实,他以前对我还是很好的。只不过男人嘛,有了钱谁不想在外头左拥右抱灯红酒绿呢?”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从我身后轻轻响起。是周启兵的老婆,她的脖子上很明显的还留有一道勒痕。

  “你那天说出我爱你,我其实就已经在猜测你是不是在外边有人了。近几年你何时对我这么温柔过?等你手捧鲜花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我基本上已经能肯定你确实是在外边有人了。冷淡了我三年,忽然对我表现出这么体贴,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你心里觉得对我有愧。等我们晚上同房之后,我就已经完全肯定你是在外边有人了。因为那些姿势,我们之前从来没有过。”女人伸手抚了抚脖子,眉头轻皱了一下对周启兵说道。

  “那你之后,为什么还对我那么好?”周启兵眼神中闪过一丝愧疚,起身拉住老婆的手问道。

  “因为我不想这个家就这么散了,我也不想输给这个从未谋面的第三者。你是我的丈夫,你虽然错了,可是在我心里还是想给你一次机会去改正。同时也给自己一个机会,看看能不能让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不过现在,你自由了,没有人会再来烦你。跟你结婚这么多年,今天我要对你说声对不起,因为我连孩子都没有为你生下一个。”女人摇摇头,轻轻挣脱了周启兵的手掌对他说道。

  “孩子是我不想要的,不关你的事情。我只是想等我的地位再高些,钱再多些再去考虑生孩子的事情。因为我不想孩子一出生,就输在了起跑线上。可是,老婆对不起,我最终还是迷失了自己。”周启兵双拳紧握了一下,看着面前的老婆连声说道。

  “咳咳,好一副夫妻情深,看着真让人感动。可是你知道么?你的男人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表现得有多么风骚。好吧,请原谅我用了这个人们惯于用来形容女人的词儿来形容他。可是事实上,他就是如此。”躺倒在地上的牟冰咳嗽了两声,爬起身来大笑着说道。

  “嘭!”我一脚将这个女人踹到墙角,不让她在旁边打扰女人跟自己丈夫的道别。今天是女人的头七,她依然挂念着自己那个出轨的丈夫,想要回来看他最后一次。

  “我得走了,我只希望下辈子,不要投胎做女人了,因为真的很辛苦。”女人抬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周启兵的脸颊,然后缓缓后退着说道。

  “来人,把这个贱婢带下去。”目送着女人转身跟着鬼差离去,我一抬手招呼了一句。贱婢这个词儿是我新学来的,此时此刻我觉得用在牟冰身上很是恰当。

  #酷fH匠网唯/一@正`}版B,}其他都》是盗S版*+

  “是大人!”在职场摸爬滚打得久了,自然学会了察言观色。见我喊屋内这女鬼为贱婢,鬼差心里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对我一抱拳,两人走过去将锁魂链往牟冰脖子上一套,然后拉扯着她就往门外拖去。

  “看来,书里的东西也不见得都是假的。”周启兵看着鬼差将牟冰锁走,忽然轻笑了一声道。

  “什么书?”我问他。

  “一本小说!”周启兵答道。

  “你说,我要是能下去陪着她,是不是就能一起投胎?”事情办完,我给守在楼下的许海蓉她们打了个电话。当周启兵被押上警车的时候,他忽然冲我大声问了一句。

  “犯罪嫌疑人周启兵,因犯故意杀人罪......鉴于其犯罪后有自首的表现,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之规定,判处周启兵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两年!”案件审理得很顺利,周启兵身穿着一套看起来已经有些旧了的西装站在法庭上一言不发。这套西装,是他结婚那天所穿的礼服。宣判结果一下来,他眼角闪过了一丝失望。原本他以为,自己是会被判死刑的。

  “你干什么?”

  “砰!”

  退庭的时候,一直表现得很平静的周启兵忽然冲向了法警,想要伸手去夺人家腰里的枪支。情急之下,法警拔枪对他进行了射击。

  “呼...我终于...终于可以来陪你了。老婆,下辈子...等我。”周启兵仰面看着天花板,嘴角涌出一滩鲜血。他低声呢喃了两句,心脏停止了跳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