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啥唻!”凌晨3-4点钟,是最好睡觉的时间段。恍惚间我似乎听见了自己的手机在响,伸手在床头四下里寻摸了半天,我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那个,有个事儿得找你帮忙。”刘建军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你特么真是没白天没黑夜的,啥事儿天亮了再说。你特么单身一个,我还要陪美人儿睡觉呢!”我随口装了个B,挂断了电话转身抱着枕头继续睡去。

  “不是急事儿我也不得麻烦你不是?来刑警队一趟,天亮我请你过早。(吃早餐)”没过一会儿,刘建军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你要是不来,我就不停打。你要是敢关机,我就打给你的女人们。”不等我说话,刘建军便在电话那头耍起了无赖。

  “你特么...等着。”被他接连两个电话这么一闹腾,我的瞌睡算是全赶跑了。摁亮了屋里的灯,我对着电话吼了一嗓子,然后起身向卫生间走去。

  “说吧,又闹鬼了?”当我打着哈欠出现在刑警队的办公室里,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一进门,我就看见刘建军和许海蓉正在那里翻阅着什么。拉过一把椅子坐到桌边,我从刘建军兜里掏出一支烟来点上后问他们道。

  “让你猜着了,不是这种事,也没必要来麻烦你。这份口供你看看。”刘建军将卷宗扔我面前,然后转身给我倒了杯水说道。

  “是他们?这特么不是自作自受么?”口供一共有五页,撇去一些例如姓名性别之类的问题,我很快就将它浏览了一遍。轻弹了弹烟灰,我将口供扔回桌上说道。卷宗里的照片我有点印象,这对男女,不正是那天在公交上拥吻的那两个人么?原来当时那个女的抓着男人的衣服,是想推开他。当时那种情况下,我还以为她是在迎合男人呢。而且之后男人看似无意间将手机摔了,现在看来也不是无意。当时现场的人太多,为了不让别人起疑,他是刻意摔坏手机,想要拖延120到来的时间,让那个对花生有严重过敏的女人彻底死去。这个男人,心思还真够缜密的。我在心里轻叹了一声。

  “现在的问题是,那个女鬼不见了。我们觉得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她还会回来将嫌疑人给弄死,毕竟她的死是嫌疑人造成的。另外一种,就是她会四处游荡,或许哪天谁刺激她了,她就会去祸害别人。所以,我想让你把她给找出来。”刘建军将窗户打开,好让屋子里的烟味没那么重。然后走回到我身边说道。

  “一般来说,类似于这种情况的话,她最常出现的地方会有两个。第一个,是她死亡的第一现场。第二个,则是她生前最喜欢的环境。”我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对刘建军面授着机宜道。

  “10路公交车,红冠歌厅,还有她租住的那套公寓都派人盯着。”综合卷宗看起来,似乎只有这三个地方,符合我刚才所说的了。许海蓉闻言连忙在一旁说着。

  “你派人盯着没啥用,就算她站在你身后...”我抬手一指许海蓉的背后,见我这么一指,许海蓉当时就有些紧张的摸向了腰间的配枪。

  “你也看不见不是?”我缓缓收回了那根手指笑着对她说道。

  “程小凡,你故意的是吧?”许海蓉见状知道被我骗了,于是有些恼羞成怒的问我道。

  “喊我来帮忙的主意,肯定是你给老刘出的。你吵醒了我的瞌睡,我吓了你一跳,咱俩扯平了。”我耸耸肩,拿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说道。

  “那你说该怎么办?”刘建军一抬手制止了我和许海蓉之间的斗嘴问道。

  “她是不会放过那个男人的,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你男人背叛了你,你会不会放过他?”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问许海蓉。

  “你是说...”许海蓉皱了皱眉头,有些拿不准我的意思。

  “与其守株待兔,不如引蛇出洞。把那个男人放了,让他在自己家里呆着哪也别去。”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我走到窗边深吸了一口清晨的空气说道。

  “你是想利用这个男人,把她给引出来?”听我这么一说,许海蓉明白了我的意思。只是将嫌犯放回去,要是万一嫌犯被那个女鬼给杀了...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昨天夜里,是那个女鬼的头七。七七之后,她要么变成厉鬼遗留人间,要么老老实实去地府报到。但是在这49天之内,她想害人只能是在逢七的那一天。我想她在一周之后,一定还会出现的。你们只需要在二七的头一天,将那个男的放回去就行了。”我打了个哈欠对许海蓉建议着。

  “之后呢?”许海蓉冲刘建军使了个眼色,然后追问我道。

  “之后,恐怕还要麻烦小凡你出手将她制服才行。”刘建军知道许海蓉的意思,连忙插话进来道。

  “我欠你的?”我搓了搓面颊问他道。

  “我欠你的行了吧?”刘建军递来一支烟,然后亲自替我点燃了说道。

  )酷/匠+网永久免W费8e看@-小,T说u:

  “牛肉粉,微辣,外加一根油条。麻烦端进来,我在这里吃。”等制定好了后续的方案,已经是早上6点了。我靠在椅子上,冲刘建军伸出一根手指说道。

  “你...”刘建军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我。

  “你说过请我过早的,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言而无信。”我挑了挑眉毛对他说道。

  一晃一周时间就过去了,这暑假一放,熊孩子就多了起来。我站在周启兵家的窗台边上,撩开窗帘看着楼下疯来疯去,咋咋呼呼的熊孩子们挠了挠头。我不知道将来我的孩子,会不会也是这个样子。

  “她今天,真的还会来?”被铐在茶几上的周启兵张张嘴,轻声问了我一句。

  “谁知道呢,或许今天来,或许下周来。你别妄想着她会放过你,这事儿换你身上,你同样也不会放过她不是?”对于周启兵,我并没有半分的好感。玩归玩,到最后玩得害死了自己的老婆,他也算是个极品出轨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