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啊?我怎么可能把花生酱放卧室里。”女人如花,花是需要经常浇灌的。一周的时间,已经让女人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容颜显得娇嫩了许多,皮肤也变得光滑了许多。听见丈夫问自己的话,她趿着拖鞋从客厅走进了卧室答道。

  “没有啊,那没事了。昨天给你买的面膜别忘了敷,我先躺着看会儿书。”天气很热,周启兵把卧室的空调打开,掀开空调被搭在身上对老婆说道。最近他迷上了一本名叫《人间鬼事》的小说,对于里面的报应论他很感兴趣。他这几天甚至一直在想,如果按照书里阐述的,那么自己是不是也会有报应。

  “还在看呢?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女人脸上敷着面膜走了进来,躺在男人身边看着他轻声说道。她不明白,这种小说有什么好看的。

  “好,不看了。”周启兵将手机插上电源,扔到床头说道。鼻子里嗅着老婆身上发出的沐浴露的香味,他又有些情动。

  “你,轻点儿...”女人被男人压得闷哼一声,然后紧搂着男人的腰背在他耳边呢喃着。

  “老公...”男人埋头耕耘着,女人在他身下不停地喊着他。陡然间,男人激情不再。因为他眼前的那张脸,已然不是自己老婆的。

  “老公,你怎么停下了?咯咯咯!”躺在那里的女人娇媚地抬手勾起他的下巴娇笑着道。

  “牟冰...”男人浑身一紧,想要抽身而退。却无奈自己的腰背身下这个女人的双腿给夹得死死的,任由他怎么使劲都不管用。

  “你不是说爱我么?你又在怕什么?”女人的容颜猛然变得狠厉起来,一抬胳膊搂住周启兵的脖子将他拉扯到自己面前喝问道。她嘴里的獠牙闪烁着尖利的光芒,似乎随时都会咬断男人的喉咙。周启兵奋力抬起胳膊抵住这个女人的脖子,不让她的獠牙触碰到自己。

  “花生酱,不愧是高材生啊,脑瓜子就是灵光呢。所有的人,都认为我是意外死亡,却没有一个人怀疑到你的头上来。”牟冰四肢紧紧缠在周启兵的身上,嘴里恨声对他说着。

  “你想怎么样?”周启兵觉得自己的体力有些不支了,长期坐在办公室里,让他的体力远不如同龄人那般持久。眼看牟冰的獠牙即将咬到自己的咽喉,他额头上滴落着汗水急声问道。

  “我要你陪着我,你不是说要娶我么?不是说要跟家里的黄脸婆离婚么?你不想兑现承诺,我来帮你兑现承诺。哈哈哈......”牟冰兀地松开了周启兵的身体在他耳边说道,说完之后大笑着消失在男人的眼前。

  “老婆,老婆......”周启兵喘着粗气低头看去,却发现自己的胳膊正抵在自己老婆的脖子上。他慌忙松开胳膊,使劲摇晃着已经停止了呼吸的老婆悲声大喊了起来。

  “你好同志,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周启兵面无表情的穿好衣服,走到家里的酒柜跟前打开柜门从里面拿了一包烟。他回头看了看平躺在床上,已经死去的老婆,眼角滴下了一滴泪水,生平第一次点燃了香烟。坐在客厅里,将一包烟都抽完之后,他才浑浑噩噩的起身迈步走了出去。辖区派出所,值班的民警听见门响,抬头看了看。眼前是个显得有些失魂落魄的男子,他连忙起身招呼了起来。

  “我来自首,我杀了人。”周启兵轻轻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外套,坐到民警的对面对他说道。

  “许队,刚接到派出所的报告,说是有一桩杀人案需要咱们前去处理一下。”许海蓉自打当上刑警队长以来,睡眠是越来越不好了。刚刚睡着,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就将她吵醒。拿起电话,同事在电话里向她报告着。

  “这是他的口供...不过许队长,我觉得这小子这里有问题。”当许海蓉带人来到派出所的时候,里边值班的民警已经将刚才的讯问笔录整理好了。将口供交到许海蓉的手中,值班民警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对她说道。

  “利用死者对花生酱过敏,从而杀了她,并且成功误导成意外死亡的假象。死者去了他家,附身在他老婆的身上,借他的手又杀了他的老婆......是这个意思吧?”许海蓉坐到椅子上,点了支烟仔细翻阅起笔录来。

  “所以我才说他脑子有问题...”值班民警倒了杯水放到许海蓉的跟前耸了耸肩说道。

  “这件案子我们接了,人呢?”许海蓉轻轻弹了弹烟灰,起身问民警道。这种事情在基层民警看来是荒诞无稽的,可是在她看来,这个前来自首的男人所称述的一切都有可能是事实。如果是事实,那么这件案子就要找人帮忙了。根据口供,那个女鬼还没有离开阳间。根据她的手段来看,她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她会放过事主?她会不会遗祸人间去找无辜的人泄愤呢?许海蓉看了看表,然后决定先把嫌疑人押到刑警队再说。

  “在羁押室呢。”值班民警示意许海蓉跟自己走,然后拿起桌上的那串钥匙将一道侧门打开走了进去。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该死的人是我,你为什么要害她?”羁押室的角落里,一个男人正用头轻撞着包了泡沫的墙壁不停地自言自语着。

  “周启兵,出来!”民警将那扇不到一米高的栅栏门打开,弯腰冲里边喊了声。

  酷匠网^正版h首wX发E

  “刘局,这事儿恐怕还得要程小凡来帮帮忙。你跟他关系不错,这个电话你打吧。大半夜的扰人清梦,我怕他会吼我。”押解着周启兵回到了刑警队,许海蓉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把电话打给了刘建军。

  “这个点...”刘建军揉着有些发涩的眼睛,看了看时间,凌晨3点。他挠了挠头有些犹豫的说道。再过两三个小时,天就亮了,他想等天亮再给我打电话。

  “我是担心,那个东西会不会去而复返将嫌疑人也给弄死。要是嫌疑人死在刑警队,那就解释不清楚了。而且,万一那个东西心中有怨,四处去祸害别人呢?打一个吧刘局......”许海蓉连声对刘建军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