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启兵,咱俩什么时候去办证?我可告诉你啊,我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你要是敢敷衍老娘,老娘就闹得你不得安生。”靠在椅子上,周启兵伸手捏着眉心,脑子里回想着自己的二姨太前几天对自己所说的话。他有老婆,虽然夫妻感情现在不怎么好了,可毕竟也是从感情很好的时候走过来的。而且他也有自己的事业,现在在某单位做处长助理。二十七八岁的年龄,能爬到这个位置殊为不易。二姨太的话,深深让他感到了威胁。

  处长助理虽然不是处长,可是钱也不少拿。不到三十的年纪,能够混到年薪三十万这个地步的人,应该不算太多吧。三十万在省会,或者在发达地区可能算不得什么。可是在小城这个地方,已经足够把日子过成人上之人了。这是一段孽缘,一段自己没有管好裤裆的孽缘。牟冰,你何苦逼我呢?周启兵将头深深埋到臂弯,心里暗叹了一句。

  牟冰比周启兵要小七八岁,在一家歌厅做前台。周启兵这个人在单位,素来以单位歌王自居。他不打牌,不抽烟,不瓢。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一个标准的好男人。年少多金不乱来,这样的男人上哪找去?可是人们都不明白周启兵那颗躁动的心,他是个有追求的人。唱歌要唱得周遭拍案惊奇,女人嘛,自然也要玩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公交车,他素来不屑于去坐。每个周末,他都会去一家名为红冠的歌厅唱上一个小时。一来二去的,就跟牟冰相识了。

  T“更d新1最N快z上f…酷匠*网p3

  还是那句话,年少多金的男人,注定会成为女人的目标或者猎物。只是到最后,谁猎谁就看各人的套路了。用新三国里周瑜的一句台词来说就是:饵已经放好,就看最后谁能钓得上谁来。世界充满了套路,牟冰的套路很简单。就是每次见到周启兵的时候,都会做出一副窃喜羞涩的样子来。正常男人都很难抵御来自于异性的这种仰慕,除了那些变了态的之外。陪唱,吃饭,上床。牟冰用三天的时间,做完了别人或许需要几个月才会去做的事情。

  “我送你点什么吧?”周启兵至今还记得那一晚之后,他搂着如同猫儿一般的牟冰说的那句话。

  “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或许你以为我是喜欢你的钱,可是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跟你在一起,我不图什么,只要能每周见你一次就心满意足了。等你厌倦了,不需要说话,只需要不再去找我就足够了。”当牟冰趴伏在周启兵的胸膛上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周启兵觉得这番话是自己这28年来,听过的最动听的情话。

  “要不要是你的事情,送不送是我的事情。”于是,周启兵送了牟冰一枚钻戒,4万多块钱的那种。

  “明天是你的生日呢,我工资不高,也送不了什么贵重的东西给你。这条领带,是我逛遍了小城才挑选到的。希望它能代替我天天陪着你,然后,拴着你!”两人偷摸着交往了一段时间,就在周启兵生日的前夜,他第一次接到了牟冰相约的电话。来到了一家环境幽暗的餐厅,牟冰送给了一条领带。领带有价,可是美人的情意却是无价。当牟冰面带温柔的替他打好领带,那一瞬间他真的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个女人给拴住了。

  “歌厅那种地方鱼龙混杂,你一个女孩子不适宜长久做下去,况且工资也不是很高。如果你愿意的话,从现在开始,我养你吧!”生日,自然是要在家里跟家人一起过的。可是周启兵一直记得牟冰的那句话,我的工资不高...过了没几天,他就在外边租下了一套60来个平方的房子。那天他带着牟冰来到这套装修得很雅致,直接能够拎包入住的公寓。将门钥匙交到了温婉可人的牟冰手里之后,他轻抚着美人的脸颊对她说道。当夜,两人在这个只属于彼此的房间里,疯狂地索要着彼此。

  “老公,我妈住院了,还差几万块钱你能借给我吗?”

  “老公,我弟弟想要去学们手艺,可是学费好贵呀,你能借我一些吗?”

  “周启兵,我一个20岁的黄花闺女,什么都给了你,问你要点家用怎么了?”

  “你个混蛋,抽了XX不认人是吧?五千?老娘在歌厅随便陪人唱几次都不止这个数。”

  任由隐藏得再深,也总归会有暴露出来的一天。糖水再甜,也总会有腻味的时候。过了没半年,牟冰就逐渐显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目。而她对这个包养她的男人的称呼,也从老公逐渐变成了混蛋。

  “我给你一笔钱,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吧。”周启兵实在忍受不了这个女人的索求无度了。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之后,不到半年的时间,他已经先后花去了20来万。原本以为自己年薪三十万,养个把女人应该是很轻松的。可是现在周启兵发现自己错了。于是他想给这个女人一笔钱,跟她把关系断了。

  “玩儿腻了就想踹了老娘?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么?马上就会跟你家里的黄脸婆离婚,然后娶了我。”牟冰再也不复以往的温柔,她叼着烟坐在沙发上,看着心力憔悴的周启兵冷笑着。

  “周启兵,咱俩什么时候去办证?我可告诉你啊,我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你要是敢敷衍老娘,老娘就闹得你不得安生!”周启兵在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没有再跟牟冰联系。可是这个女人,却在一天夜里给他打来了这么一个电话。

  “吃了花生别吻我!”周启兵躺倒在床上,将电话压掉之后辗转反侧着。他知道牟冰是那种说得出来,就做得到的女人。自己的前程和家庭,绝不能毁在这个女人手里。他起身走到客厅,双手不停地挠着头发,绞尽脑汁的想着应该怎么对付这个难缠的女人。猛然间,他想到了一件事情。那还是在两人如胶似漆的那段时间,有一次周启兵在她那里看球赛,就着从外头买来的花生正喝着啤酒呢,就听见牟冰在一旁皱着眉头说了句。

  “为什么?”人家说吃了大蒜别吻,怎么到了牟冰这里连吃花生都不行了?

  “我对这个过敏,小时候我爸吃过花生亲了我一下,然后差点害死我。”牟冰当时的回答,给了现在的周启兵一丝曙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