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结婚了没有?”这是矮子被送去医院检查之后,医生问他的一句话。他面色白中发青的躺在诊疗床上看着医生点了点头。

  y!酷匠网$!首“发D&

  “结婚了这个爱好就该戒了,夫妻俩关系不好?”医生翻看着手里的检查单皱皱眉又问他。

  “不是医生,这事儿不是我自愿的...”矮子喘着粗气在那里想要开口解释。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从昨天开始没隔半小时就会勃发一次。然后就会觉得那玩儿在自己个儿动弹,再然后就飞流直下三千尺。一次两次的且当成是怡情了,十次八次的可就要伤身了,一天几十次下来,那不得灰飞烟灭么?今儿早上他终于是不要脸皮的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亲信,让他给自己送医院来了。

  “这事儿还能是强迫的?我跟你说啊,照这么下去,你这玩儿说不准就会发生器质性病变。你看,这都秃噜皮了,先打点消炎针,住院观察两天吧!”医生拿起一金属小棒,在矮子那玩儿上拨拉了两下对他说道。也不知道是打针的结果,还是昨儿的消耗太大。总之矮子躺在病床上,没多大会儿就睡着了。睡梦中他仿佛听见有人在跟自己说话,详细的说了啥他记不住。醒来之后他隐约只记得有人在跟他说:要么把面馆转让出去,离开这个城市,要么就等着被撸死。

  “别开玩笑了,我面馆那么正的位置,转让?”缓缓抬了抬酸痛的腰身,矮子摇摇头轻声说了句。一句话说完,他就觉得自己那玩儿又开始了.....“你...我建议你转去精神科吧。你这肯定不是身体上的疾病,我怀疑你这是心理上有毛病。”负责给矮子换挂水的小护士,眼瞅着矮子在床上自得其乐着,并且瞅着她露出一种哀求的眼神,慌忙跑去喊来了医生。哀求?哀求自己啥?哀求自己跟他那个一盘儿?凑不要脸的!小护士心里狠狠啐了矮子一口道。可是矮子是有苦自知,他明明就是想哀求小护士过来帮忙看看,自己那玩儿到底是肿么了。

  “最迟今天下午,你必须把店面转让出去。要不然...嘿嘿嘿!”矮子在精神科接受检查的同时,恍惚间又听到有人在他耳朵边儿上说着话。

  “嘿老板娘,对面那家店低价转让,你没打算把它盘下来?”端着海碗正吃着面的顾客,抬起胳膊指着对面的半碗面馆对娜娜妈说道。

  “那么大个铺子,我哪里有钱盘下来啊。”娜娜妈看着对面已经关门闭户的半碗面馆,轻笑了笑说道。补偿的那几个钱,她在这里买套二手房再租下这个铺面已经所剩无几了。她不敢把手里的钱都花掉,因为保不齐什么时候,这个家就会遇上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

  “人家写了,转让费面谈,你没事儿去谈谈呗。以你的手艺,如果把馆子扩大经营的话,生意应该会更好才是。你看,我们现在都得端着碗蹲门口吃。等你扩大了铺面,我们不也能坐在馆子里细嚼慢咽了么。”客人呼啦啦扒了一大口面在那里嘟囔着道。

  “要不要我去帮你问问?要是价钱合适,盘下来也不错。”我坐在圆凳上,翘着二郎腿对娜娜妈笑了笑说道。转让费?我能让那个矮子一毛钱都不敢收。除非他想强撸灰飞烟灭。

  “听说你的铺子准备转让了?你打算要多少钱呐?”经我们这么一说,娜娜妈也有些心动了。犹豫了一下,她终于是点头答应让我去帮她探探路。成与不成的另说,眼下这是个机会。把握住了,她的店可就上了规模。过了马路,走到已经关张的半碗面馆门口,我照着广告上留下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我装修花了20多万,还有那么多的桌椅板凳,还有......”矮子在电话里有气无力的对我说道。自打转让的广告贴了出去,他已经接连接了不下于20个电话了。每一次人家出的价钱,都距离他的心理价位相差甚远。人家转让还能挣一笔,我不说挣钱,本钱总得套回来吧?他在心里琢磨着。

  “给你两万块...多一分没有!”两万,这还是我觉得心里不落忍才决定给他的。

  “你,你特么开玩笑呢吧?两万?两万连里面的桌椅板凳都买不齐。”矮子一听价钱,当时就急眼了。

  “那你接着撸,啥时候撸明白了,啥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冷笑了一声,对矮子说完抬指就把电话给挂断了。我相信一个撸字,已经足够让他改变主意。要不了多一会儿,他就会给我打电话。

  “大哥...你刚才说的是啥意思?”不到一分钟,矮子就如同我预料的那样把电话给打了过来。犹豫了一下,他试探着问了我一句。

  “那个死胖子把你卖了,前天晚上的那个死胖子,挣了你200块钱的那个死胖子。还要我说得更明白些么?我是娜家面馆的老板,这么说你总该明白了吧?直说了吧,我就是冲着你的铺子来的。你要有手段,我相信你也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对手对吧?你可千万别想着报复,因为只要我高兴,随时都有人去撸死你。”我点了支烟,靠在路边的树干上对矮子冷然说道。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不希望这个矮子今后来找娜娜她们的麻烦而已。

  “两万块,马上签合同。再拖下去,明天你还能不能醒过来可就难说了。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我吸了口烟,抬头看着身前的半碗面馆沉声对矮子说道。

  “你,有必要这么狠么?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补偿一笔钱给你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你才是娜家面馆的老板。”势不如人,矮子在电话里告起饶来。

  “还是那句话,要是咱俩的位置互换一下,你会放过我么?有能耐挑事儿,就别怪我心狠咯。给你半个小时过来签合同,不然你会跑到市府办公楼门口去撸的。”一席话说完,我的烟也抽完了。屈指将烟蒂弹进了垃圾桶,随后我将电话挂掉等着矮子的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