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干了!”人算不如天算,含烟的算盘珠子随着谢颜的这一声喊,稀里哗啦地散落了一地。就在他闪身而去之后,就见谢颜将我的父亲往前一推,随后抬起双手喊了一句。十八距离父亲最近,闻声一个虎扑过去,手中剑光一闪,就将父亲身上的绳索削了个寸断然后护卫到了身后。

  “贱婢...”本想趁机跟着含烟一起远遁的喜蛛眼看谢颜反了水,八脚齐迈着急速冲到她的面前挥舞起前肢就向她的脖颈砍去。

  “天雷地火,震山水泽!”父亲已经被安然解救,我也不在畏手畏脚了。一见喜蛛直奔谢颜而去,我运足了道力大喝一声,八道剑影接踵对他袭去。

  “啊...程小凡...我还会回来的...”喜蛛的右臂被剑气绞得粉碎,身体一个踉跄后顾不得再对谢颜动手,几个纵身跃到远处厉声痛呼了一句然后叮一声化作一颗流星消失在远方的空中。好吧,以上纯属脑洞大开。真实的情况是,喜蛛被我斩掉了一只胳膊之后,惨叫了一声放弃了对谢颜的攻击头也不回的埋头逃逸而去。在他的身后,则是洒满了碧绿的毒血。这货所经之处,真的是寸草不生了。

  “多谢!”等十八把父亲搀扶下去之后,我走到谢颜的跟前对她一拱手道。对于她在关键时刻放了我的父亲,我心存感激。至于跟鬼道派之前的那点恩怨,我想也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毕竟现在人家对我有恩,之前也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说起来,我还杀了他们派里的一个人。

  “我只是不想先祖们辛苦创建的鬼道派毁于一旦,我也不想再掺和进任何的恩怨里边了。如果可能的话,我宁愿就在这里终老。天亮你就走吧,就当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好吗?”谢颜环顾着四周,轻声对我说道。她只是涉世未深,但并不代表她傻。刚才的情况她看得很清楚,如果她遵从含烟的指令杀了手里的人质,那么接下来鬼道派真的会被眼前的这些阴兵连根拔掉,从此世上再也没有鬼道这个门派。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就是说的她这种情况,含烟他们跑了就跑了,可是她还有基业在这里。难道要她放弃多少代人创建起来的宗派,也跟着遁入深山?况且含烟他们并不待见她这个半道儿加入的后来者,眼下基业尚在就一口一个贱婢的叫着,以后鬼道派没了,就更不会把她当回事了。

  “我答应你,不会向任何人泄露鬼道派的行藏。只不过这次你帮了我,就不怕他们回来报复你?”我知道谢颜在担心我离去之后会将鬼道派的行踪泄露出去,那么素来跟鬼道派有仇的那些个门派,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有着数百年仇怨的对手。

  “走一步算一步吧,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太过为难我吧。毕竟我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谢颜轻叹了一声说道,然后走到那些还躺在地上的弟子跟前,蹲身一一将他们唤醒了过来。

  “有电话吗?你这里?”等谢颜忙活完,我走过去问她道。她今天毕竟出手帮过我,我欠她一个人情。我觉得自己应该给她留下一个联系方式,以便今后在她需要的时候,将这个人情给还上。

  “没有,我们这里连电都没有,而且在山里修行的人,也不喜欢跟外界有什么联系。”谢颜摇摇头说道。

  “你跟我来!”我点点头,然后示意谢颜跟我去小院里。

  “那这个号码你留着,还有这只纸鹤。以后你要是遇到了麻烦,这两种方式都能找得到我。”院子里的毒雾已经散尽,只留下满院的疮痍。走进屋里,我从背包里摸出一张符纸。三两下叠出一只纸鹤来,又沾着壶里的水在桌上写下了我的手机号码对谢颜嘱咐道。

  “我记得了。”谢颜盯着桌上的号码看了两眼,然后伸手将水渍拂去说道。她知道我这是想还她一个人情,她没有矫情的说什么施恩不图报。因为这个世界上,谁保不齐哪天就有求人的时候。将号码记在心里,又将我递去的纸鹤揣进腰间,她这才浅施了一礼退出门外。

  “父亲!”站在门外的父亲一直等到我跟谢颜说完了话,才带着十八走了进来。我起身迎了上去,双手扶住了他的双臂,上下打量着他喊了一句。

  “我没事,这次是我太大意了,可惜那么多的士卒一战尽墨。”父亲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走到桌边坐下长叹道。

  “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是父亲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劝父亲,想了想唯有如此说道。

  “行了,这一次也算是不幸中有大幸了。要不是他们想活捉你们父子,眼下恐怕事情远不是这样的结局。我们今后都要多加小心才是,下一次钟馗绝对不会再妄想着招安你们了。”十八见父亲的情绪有些低沉,一撩甲胄端坐在床头对我们说道。

  “为父要启程返回阴司面见双王负荆请罪,你小子独自在上边也要多加小心才是。”父亲略微活动了两下身体,扶着桌子站起身来揉了揉我的头发叮嘱着我。

  “双王并不曾怪罪大人,大人又何必前去请罪?此间之事我早已经对双王说明,双王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不惜代价也要把大人安然救回去。”十八起身走到父亲身边,伸手搀扶着他劝道。

  “别忘了我的金元宝,最近手头有些紧...”搀扶着父亲走出门外,十八忽然回头对恭送他们的我眨么着眼说道。

  “多谢相助,保重。”送走了父亲和十八,我斜靠在床头假寐了一会儿,再睁眼天已经蒙蒙亮了。我背起背包,手提着符文剑走出院外。却看见谢颜早已经带着手下的弟子们等候在那里。将我送出大门,我回身对她一拱手说道。

  “掌门,他伤了我们那么多弟兄,就这么放他走了?”等我走远,有一个弟子问谢颜。

  |,更E新q最J快+r上Y酷_匠网

  “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又何必为自己招来一个强敌呢。况且他们的势力比起含烟他们来,只强不弱。都各自去修行去吧,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晚上加强巡视,提防着那只大蜘蛛来找我们的麻烦。吩咐下去,打今日起,但凡为派中做出巨大贡献的弟子,我会酌情传授他们鬼道派修行的法门。”谢颜目送着我远去,轻叹一声对左右的弟子们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