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父亲是个很聪明的人,他说得都对。只不过他忽视了一点,那就是鬼王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顾忌的了。他没有属于的自己的城池,没有效忠于自己的子民。他什么都没有,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双王派遣大军来剿又能如何?我们可以走。敌进我退,敌疲我打,敌驻我扰,敌退我歇。长此下去,疲于奔命的不是我们,而是双王。跟双王崇尚的人海战术不同,我们更喜欢走精兵路线。总有跟双王意见相左的人,这些人当中总会有人才存在的。只要将他们都收入囊中,按照我们既定的战略去走,双王就奈何不了我们,起码在短时期内奈何不了我们。”含烟示意那两个还想上前按住父亲的阴兵住手,然后轻摇着羽扇对我说道。

  “双王坐拥整个地府,他顾忌的事情其实比我们多得多。你以为他真不想一蹴而就的将我们解决掉么?他做梦都想。可是目前他不敢。为什么?因为他不确定会不会有人趁地府兵甲空虚的时候,从背后捅他一刀。太平得久了,人心思变。得了利益的人想维持现状,没有得到利益的则是想尽办法想变个天。看似风平浪静的地府,其实里边早已经暗流汹涌。在对付我们之前,我想双王更需要做的是维稳。程小凡,鬼王大人真的很希望你们父子能够来帮他。他暂时给不了双王给予你们的,可是总有一天,他会百倍的赐予你们所应该得到的一切。考虑考虑吧,我们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含烟伸手搭在父亲的后背上,慷慨激昂的对我说道。

  “你说错了,我们之间有仇。至于你所说的人心思变,我想只有傻B才会想去思变。没人会放着安稳的日子不过,天天琢磨造反的事情。即使有人天天在那里鼓吹,也不过是想煽动人们做些对地府不利,对他有利的事情罢了。我不是傻B,所以我喜欢安稳的过日子。我们之间有着血海深仇,所以我还想着报仇。我们注定成为不了朋友,只能是敌人。最后提醒你一句,那些整天思变的人,都有着一颗不安分的心。今天他们在双王这里思变,明天就会在钟馗那里思变。”趁着说话的时间,我努力地恢复着体内的道力。因为我知道,一旦谈崩了,接下来我就将面对一场大战。就算要我单独跟喜蛛和含烟硬碰硬我都不怕,甚至加上谢颜我也不怕。我最怕的是,待会打起来,最先遭殃的那个人会是我的父亲。我不想顾纤纤的事情在他的身上重演。

  “这么说来,我们之间是没有半点转寰的余地了?”含烟手掌一紧,抓住捆着父亲的绳索问我道。

  酷S匠f网“1首发

  “没有,如果你放了我的父亲,在将来的某一天,我或许会放过你一次。可是含烟,今天我的父亲要是出了什么差池。将来就算是双王出面保你,我都不会买账。”谈判进行到这里,我想应该已经进入了尾声。接下来等着我的,势必是一场大战。我看着被捆绑着的父亲,握着剑柄的手掌松开,再紧握,松开,再紧握。我的掌心里满是汗水,我在想,一旦动手我该怎么办才能将他从含烟的控制当中解救出来。

  “固执,毒舌,是你们父子两个身上最招人恨的毛病。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好言相劝。既然你不领情,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束手就擒,要么给你父亲收尸。”含烟轻摇了两下羽扇,示意谢颜过去看好我的父亲,然后对我伸出两根手指来说道。在他看来,这一次的交锋他已经大获全胜。

  “自大是你最致命的毛病!”说话间一阵机括声夹杂着惨叫声从墙外传来,随后就看见十八身披甲胄,手持双剑穿墙而入道。

  “不用看了,你留在外边的那些伏兵,全都完了。方圆十里之内,全部都是双王的兵马。含烟,投降吧。说不定双王看在你是个人才的份上,不会跟你计较以往的事情。”十八冲我点点头,然后看向大惊失色的含烟说道。

  “不要动,你再厉害,也没有灭魂弩厉害。不信你试试,你只要敢动手,第一个被射成筛子的就是你。”喜蛛脚下一动,就见十八回过头去看着他冷笑一声道。墙头上星星点点的满是森森鬼火,每一簇鬼火都代表了一个阴兵。寒光闪闪的弩弓齐刷刷对准了场中的含烟等人,只等十八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扣动扳机将机匣里的弩矢尽数射向敌人。

  “放了大人,我可以让你们离开。这笔交易对于你们还有钟馗都不亏,给你们一盏茶时间考虑!”十八紧握着双剑,站在场中对含烟说道。

  “如果我们非要鱼死网破呢?”含烟将身影往我父亲身后一躲,然后在那里沉声问道。

  “那么这里将寸草不生。”十八紧逼上前厉声道。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候,谁先怯阵,谁先沉不住气,谁就输了。十八不是不顾及我父亲的性命,他只是不想把刚刚扭转过来的局势,就这么再拱手让人罢了。

  “谢颜,待会形势不对的话,只等我号令一起,你就干掉这个老东西。等我们回去面见鬼王大人,必定为你请功。”眼看十八寸步不让,步步紧逼,含烟将羽扇遮在嘴边轻声对身边的谢颜说道。

  “闺女别傻了,你杀了我你也跑不掉。而且你们鬼道派,恐怕打今夜之后都会彻底消失在世间。你还年轻,还有好几十年的日子要过。给这些个老鬼当炮灰,不值当!”父亲闻言笑了笑,然后站直了身子在那里大声说道。他这是在用自己的性命提醒我们,含烟要逃!

  “谢颜,动手!”见父亲喝破了他的打算,含烟情急之下羽扇接连向前挥出。一连数道罡风四下席卷,将整个院子里弄得一阵乌烟瘴气。趁着尘土漫天之时,就见含烟一个闪身闪出十米之外,同时口中大喝一声。他打了副好算盘,父亲在谢颜手中,此时我们的注意力大多也集中在这个女子身上。只要谢颜对父亲痛下杀手,那么我们首先要干掉的就会是谢颜而不会是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