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遭的毒雾沾染到我的身上,将体表的护身咒腐蚀得发出一阵波动。我加快了脚步向院落外边跑去,没有理会身后喜蛛的嘲笑声。一脚将小院半掩的门给踹开,我一个纵身就从这个满是毒雾的院子冲了出来。才从院子里出来,就觉得眼前一阵刀光剑影袭来。抬眼看去,眼前聚集了不下20个身穿海清斜襟道袍,手持刀剑的鬼道派弟子。见得人影从院内冲出来,不问是谁,劈头盖脸的就是通乱劈。我抬手挽了个剑花,一记一剑化三清便向他们迎了过去。一阵叮呤当啷声过后,当时便挑落了不少的兵刃。

  “退,出窍!”跟谢颜不同,眼前的这些鬼道弟子想要使出本门的法门,必须先行灵魂出窍。就见为首一人捂住腕子上被符文剑挑开的创口,脚下急退几步对同门师兄弟们大喝一声。

  “嘭嘭!”众鬼道纷纷后退,随后掐动指诀念起了法咒。几个呼吸之后,地上顿时躺满了这些人的“尸体”。

  '酷匠网;唯Q一G4正KG版O0,e其GR他*$都是盗o版

  “锥心,放!”紧接着,数十道灵魂从“尸体”上脱体而出。等他们站定了身子之后,先前指挥他们行动的那个鬼道再度大喝一声,随后率先对我打出了一道锥心符。跟方才谢颜打出的锥心符不同的是,他打出的这道符在颜色上要浅了很多,这也代表着他的道行跟谢颜比起来要差上不止一筹。谢颜都不是我的对手,何况她的这些弟子呢?见状我不避不让,倒提符文剑径直就对这些鬼道冲了过去。锥心符打在身上,护在体外的护身咒甚至连一丝涟漪都没有起。不等这些鬼道退散,我倒提着符文剑一下一个的便将他们全都敲晕在地。灵魂受创,我想这些鬼道或许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跟正常人那样生活了,这也算是对他们小惩大诫吧。

  “呲呲呲!”就在我跟这些鬼道交手的时候,陡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吐丝的声音。我知道是喜蛛这货追出来了,也不回头,念头起处八柄长剑剑柄相抵,剑尖朝外迅速集结成了一个伞形,随后护在我的身后急速地打了起转。喜蛛本意偷袭,却不料蛛丝尚未近身便被那急速转动的剑锋给绞了个粉碎。

  “我看你往哪里逃,乖乖跟我回去向鬼王大人请罪,发誓投靠效忠鬼王大人,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要是不然,管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喜蛛脚下急促的向我逼近着,嘴里则是狞声说道。

  “你特么哪只眼睛看见老子逃了?还跟你回去向钟馗请罪。含烟比你聪明,人家见势不妙就闪人了,换你个傻缺跑出来。”我左右看了看,这个院子比之前的要宽敞数倍。地方宽敞,空气自然流通。一阵夜风吹在我的身上,带走了刚才和喜蛛交手而引起的那一丝燥热。有风,喜蛛的毒雾就聚集不起来了。没了毒的喜蛛,连谢颜都比不上。

  “你这张嘴跟你老爹一样招人讨厌。”喜蛛说着话,脚下快速朝我移动了过来。猛然一个前扑,挥动着身下的那几只长腿就向我刺了过来。听他这话的意思,看来我父亲虽然被擒,可是也没有让这些家伙占了便宜去。最起码,在言语上不落下风。父亲还能糟痞他们,证明他的状况还没那么糟糕。从喜蛛的话语中我判断出了父亲的近况,心里头一直提着的那口气也稍微松了那么一点。

  “天雷地火,震山水泽!”面对着喜蛛居高临下的进攻,我再度祭出了背后的长剑。现在的我跟以往比起来,体内蕴含的道力增长了不是一星半点。放在以前,八剑一出就能将我体内的道力消耗得一干二净,而现在在连番动用它们之后,起码我现在还没有感觉到道力告罄的预兆。八剑冲天而起,眼看喜蛛就要被它们开膛破肚。冷不防从暗处打来一道罡风,伴随着罡风又有六道锥心符夹杂在其中一并向我打了过来。谢颜终于还是选择继续跟他们站在一个阵营,而那道罡风,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含烟所发。跟他们交手不是一次两次了,对于对手所擅长的招数,我早已经是了然于心。不得已,我唯有侧身对他们的进攻进行躲避。只是这么一分神,那八柄射向喜蛛的长剑当时就失去了准头。

  “你的进步果然很快。”含烟去而复返的站在远处轻摇着羽扇对我笑道。

  “你们不也没闲着么?”我急退几步避让开从天而降的喜蛛,站定了身子一抖符文剑说道。如果不是含烟和谢颜联手,我刚才那一击应该已经重创喜蛛了。含烟的罡风还好,就算他的实力有所长进,我拼着硬挨一下也没多大问题,别忘了我身上还有护身咒的存在。关键在于谢颜,对于鬼道的法门我其实了解得并不多。我不知道她那几道锥心符打在身上,到底会对我造成什么程度的伤害。父亲还没有下落,在救出他之前,我不能让自己有任何的闪失。

  “想救你的父亲,其实很简单,束手就擒跟我们回去面见鬼王大人就行了。”含烟没有急着动手,轻抬羽扇阻止了想要继续对我发起进攻的喜蛛,然后勾动了两下手指说道。

  “父亲!”两个阴兵将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的父亲从暗处押了出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含烟会去而复返了,他刚才根本就不是逃跑。而是回去带我的父亲前来,想要让我投鼠忌器任他们宰割。看着父亲有些苍白的脸,我紧握住符文剑喊了一声。

  “别担心,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真要杀我,早杀了。别看他们在这里咋咋呼呼的,其实他们也怕激怒了双王,招致大军不计代价的围剿。”父亲冲我笑了笑,缓缓开口说道。

  “有些损失,双王可以接受,钟馗却是不能接受的。我说得对吧?含烟军师?”父亲猛一使劲挣脱了押解着自己的两个阴兵,侧过脸去看着含烟笑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