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是个犟种,跟你父亲一个德行。”含烟劝降失败,有些恼怒的对我咬牙道。我杀了他们不少人,钟馗也让顾纤纤香消玉殒。我们之间真能化干戈为玉帛?就算他们肯,我也不肯。

  “不知道在钟馗的心里,你到底有多重的份量。”我长剑一抖,欺身而进道。我决意要拿下含烟,用他来交换我的父亲。

  “咻咻咻,咻!”就在我欺身而上的同时,几张惨绿的道符从我身侧打了过来。

  “一剑化三清!”急促间我一个扭身抖动着剑身先后将那几张道符挑落在地,抬头看去,身穿红色纱袍的谢颜正双手交叠在胸腹之间从暗处走了出来。在她的体外,正萦绕着数张凌空漂浮着的道符。

  “鬼道?”我一下子记起了当初在观塘镇的往事来。张道玄未婚妻当时的丈夫,正是被那个躺在棺材里的鬼道给拘了魂。

  “我没有骗你吧?鬼道派的盛世君就是死在这个人的手里。鬼王该给你的好处也给了,现在是你为鬼王效力的时候了。”含烟趁着我挑落道符的档口,一个闪身藏到了谢颜的身后对她说道。

  “原来你是鬼道派的人。”我看着谢颜,有些惋惜的对她说道。如果她不是鬼道派的人,我或许还真能跟她成为朋友。

  “如果不让我遇上你,或许盛世君祖师的仇我也就这么算了。可是你既然都送上门来,这个仇我要是不报,以后还怎么对派里的弟子们发号施令?鬼道派虽然没落,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历代祖师们没有参透的秘密,在鬼王的帮助下,我终于参透了。从此以后,鬼道派将重现人间。”眼前的谢颜,不再是白天那个温婉的女子。她的脸上闪过一丝青绿之色,双手兀地一抬。口中话音未落,就又向我打来数道道符。

  “锥心!”我仗剑就欲再度挑落那几张道符,猛地就听见谢颜在那轻喝一声。一道碧绿的锥子掩藏在道符之后,猛地向我心脏部位打了过来。锥子急促地打着旋儿,上头隐约还传来了阵阵鬼哭之声。

  “嘡!”我一剑挑在锥尖,一声脆响之后就看那道锥子变成了三个,分别从上中下路继续向我打来。

  “倒海!”谢颜双手一挥,三支锥子除了一支继续向我钉来之外,其余两支猛然消失不见。等我察觉到身后鬼气袭来,那两支锥子已经接近了我的后背心,只差几寸距离就要钉进我的体内。

  “天雷地火,震山水泽。”急促之间我唯有祭出八剑。随着我的一声大喝,我身后立时出现八柄湛蓝的长剑。念头过处,两柄长剑脱体而出将那两枚钉向我后背心的短锥挑落在地。我面前的那支短锥,则被我仗剑挑成了两半。

  “暴雨梨花!”谢颜见一击不中,一咬牙双手连挥大喝一声。无数道道符从她体内脱体而出,呼啸着就向我劈头盖脸的打了过来。

  “一剑化三清,二剑鬼神惊...”我脚下后撤两步,双手握剑猛地向前斩了过去。随着我的意动,身后八柄长剑也随之分作八个方位齐齐对谢颜斩了过去。这是我头一次将剑招组合在一起使用,眼下看来,效果还不错。

  “雨打芭蕉!”谢颜见漫天的剑气向她斩来,神色略微有些慌乱的向后猛退了几步,随后双臂向上一抬,体内的道符冲天而起,然后化作点点幽光猛地向地面砸落下来。道符跟剑气相撞,发出声声闷响。不多时,她的那些道符就被我的剑气绞了个干净。

  “若是再隐忍个几年,在我猝不及防的时候你或许真能对我造成威胁。只是现在看起来,你还不是我的对手。问你个问题...”不等谢颜再度出手,我一个乾坤一掷冲到她的身边将剑锋架到了她的脖子上说道。

  “什么问题。”谢颜双手紧握成拳对我怒目而视道。

  “是不是我们相遇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我将剑锋压在她的颈动脉上,双眼在四下里搜寻起含烟的踪影来。这个阴人,在我跟谢颜动手之初就不见了踪影。让他逃回去的话,我的父亲或许就有危险了。我必须在他离开这里之前找到他,就算不用他交换父亲,至少我也要从他嘴里打听到父亲现在确凿的下落。

  “是,一切都是早就安排好的。目的就是要将你引到这里来,然后看看有没有机会将你一网成擒。在外边动手的话,谁也不敢保证那些修行者里有没有多管闲事的。你的问题我都回答了,现在满意了吧?”谢颜一扭脖子,一道血线顺着她的脖颈往下滴落着道。要不是我的剑锋收得快,这个娘么的颈动脉已经被切割开了。果然,只有不正常的人才会跟随钟馗的左右。

  “告诉我我父亲的下落我就放了你,从此你我二人井水不犯河水。你继续修炼你的鬼道,我继续过我的日子怎么样?”我将剑锋稍微移开了一些对谢颜说道。这已经是我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只要她告诉我父亲现在在哪里,我与她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虽然我杀了盛世君,可是今天我放过她也应该足以抵消之前的仇怨了吧?

  “说话算话?”谢颜本就不是一个适合在尔虞我诈的环境中生活的人。最适合的她的生存方式,就是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凡生活。她自己也明白这一点,闻言也是有些意动的反问了我一句。

  “小贱婢,受了鬼王的恩惠现在就想反水?”就在谢颜犹豫的档口,一道蛛网从天而降将她罩在了里面,随后蛛网一收,便将她拉扯了上去。

  O更新最)快Xw上酷0匠网t/

  “喜蛛...”我一抬头,就看见半空不知何时已经织就了一张巨大的蛛网。钟馗手下大将之一的喜蛛,正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冷笑不止!

  “终南山就是你父子的死地,程小凡,你认命吧!”喜蛛将谢颜抛向一边,张嘴对我吐出了数道蛛丝大喝着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