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中国道教发祥地之一。又名中南山,太乙山。而等我下了高铁,抵达这块洞天福地附近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5个小时的高铁,坐得我是腰酸背痛。

  “程小凡?”才一出火车站,就有人迎了上来问我。

  “是我!”我停下脚步,看着眼前这个做回族打扮的中年人答道。

  “老沈让我来接你。”人家跟我握了握手说道。看来我的事情,沈从良很上心。跟着来人走到站外的一辆军绿色吉普的旁边,人将车门拉开示意我上车。

  “你的剑在座位底下,在西安境内,没有人会查你。”将车启动之后,人家对我说道。闻言我探手往座位下边一摸,摸出了符文剑后就握在了手上。

  “今天在这里休息一下吧,老沈让我告诉你,在保证自己的精气神都处于巅峰状态的情况下,你才能处理好事情。不要因为事情急,就忽视了自己本身的状态。”将车停靠在一间酒店的门口,人家回头对我说道。

  “谢了!”我冲人家点点头,提着符文剑就下了车。人家跟我进了酒店,把我安置好之后这才告辞离开。临别前塞给我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一个电话号码。

  “如果有事需要帮忙,就打这个电话。”跟我握了握手,人家叮嘱了我一句。

  老沈的关心和帮助让我觉得有些感动,也加深了我对天组的归属感。只不过我在酒店里根本就休息不好,因为我心里一直惦记着我的父亲。就在房间吃了碗泡面,洗漱了一番之后我就那么倒在床上瞪着天花板发着呆。也只有发呆,能够让时间看起来好过一些。也不知道几点钟,我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再一睁眼,时间已经是次日上午8点半。匆忙从床上起身,洗脸刷牙之后我背着背包提着剑就往门外走去。能够早一点上山,我感觉就能够早一点救出父亲。

  终南山很大,而我很渺小。上山之后,我开始漫无目的的沿路走着,因为我并不知道父亲现在会在什么地方。我拿定了主意,就算踏遍整个终南山脉,我也要找到他。沿途我看见不少避世前来这里修行的人,他们或坐或卧,又或者仰天凝视不语。我从他们身边走过,有的人会对我报以一个微笑,有的人会对我微微点头。也有的,会对我怒目而视,似乎我的到来打扰了他的清修一般。

  越往上走,人烟就越发稀少,而山路也越发的崎岖难行。就在我停下脚步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的同时,我的眼角晃过了一道红色。一个身穿红色纱袍,黑发披肩而挂,眉黛之间似有忧虑的女子正站在一方巨石上遥遥看着山下。或许是我的目光惊醒了她,她很快就从沉思中醒过神来扭头看向了我。

  “你也是来避世修行的么?”她看了看我手中的符文剑,轻声问我道。女子的声音很好听,虽然低,却给人一种就在你耳边呢喃的感觉。

  “不,我是来旅游的。”我摇摇头,颠了颠背后的背包对她说道。如此美丽的女子,为什么会屈身于荒山之中与这些避世修行者和蛇虫鼠蚁们为伴呢?对于美丽的事物,我有着足够的好奇心。

  “旅游好,避世修行,不好!”女人似乎有些不善言辞,看了看我的背包,一个纵身从巨石上跳了下来说道。

  “姑娘...”我一抬手喊了人家一句。

  “嗯?”红衣女子停下准备离去的脚步,回头轻嗯一声。

  “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能够露宿的好去处?”我拨开面前的荆棘走了过去问道。

  “这里?要是旅游,你逛逛就下山吧。荒山野岭,露宿的地方虽然多,可是这些天却有些不太平。”红衣女子抬头看了看日头,然后对我说道。

  “不太平?不知姑娘所言何意?”红衣女子的一句不太平,让我想起了父亲率军前来讨逆的事情。难道这个女子有所发现?不知道她都发现了什么,会不会知道父亲的下落?我紧握着符文剑,心里如此猜测着。

  “你既不是修行中人,知道了也没什么好处。”红衣女子摇摇头,转身向丛林深处走去。

  “姑娘等等!”红衣女子的这番话,成功地勾起了我的兴趣。我手里半点关于父亲的线索都没有,说不定今天能从她嘴里打听到一些什么呢?心里念头一起,我迈开脚步就追了上去。

  “你又有何事?”几次三番被我拦下来,红衣女子明显有些不悦了。

  “我只是想问问姑娘,方才所说的不太平,到底代表着什么。来终南山旅游,无非是想看看这里的修行者们生活的状况和传说中的那些灵异事件。今日你我相见也算是有缘,姑娘不如对我说说,也好满足了我这一点点好奇心。”我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盒子饼干递了过去道。关于修行者们的报道,在电视上也看过几次,看起来他们生活的状况很是清苦。我觉得这盒饼干应该能让这个姑娘感受到我的善意,从而减少一点对我的戒心。

  “劝你走你不走,够胆子的话你就跟来吧。”红衣女子拿起饼干看了一眼,随后抛还给我冷冷说了一句。就这么样,她在前我在后。等到她停下脚步的时候,日头已经完全被茂密的丛林给遮挡住了。

  “姑娘尊姓大名?”见她似乎累了,我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水和一个面包递了过去搭讪着。

  5酷,匠Mq网永久"W免j(费@看小*说

  “谢颜!”这一次,红衣女子对于我的好意没有拒绝。接过了水瓶,拧开盖子喝了一口答道。

  “那个...”我趁势想追问她到底知道些什么,这里又怎么不太平了。

  “你真想知道?”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谢颜掰下一小块面包塞进嘴里,然后抬头看着我轻声问道。

  “当然。”我盘膝而坐,将符文剑横在腿上点头道。

  “你见过鬼吗?”谢颜没有直奔主题,而是问了我一个问题。

  “应该算见过吧。”我不知道该不该把我时常见鬼的事情告诉她,挠挠头我回答她道。

  “难怪你胆子大,前几天晚上,这里就闹过鬼。”谢颜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抬手在身旁划了个圈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