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那孙子是谁么?”谁想对付我?人选就那么两个。因为貌似我也就得罪过这两个人,一个朱股长,一个罗科长。眼下想要对付我的,除了他俩也没别人了。

  “不知道,我隔着门听见那孙子在里头跟一女的说要对付你呢。要不我去前台帮你打听打听?”貂皮男往前走了两步,压着声儿对我说道。

  “女的?”这事儿要是换了我,我肯定不会对人家说。尤其是烟花之地的女的,那上下两张嘴就没个把门的。整人就得整个神不知鬼不觉。

  “是啊,那女的似乎还认识你?我听人家还帮你说了句话,让那个什么科长算了,说你人不坏。”貂皮男手掩着手机轻声说道。他这番话一出口,我就知道那孙子是谁了。

  “那女的是不是叫李瑶?”科长,那么就是姓罗的那孙子要整我咯。只是那种地方的女的,谁会帮我说话?我特么素来是只在门口溜达,绝对不进去消费的那种人。也不认识里头的女的啊。忽然我想到了一女的,李瑶。这女孩儿挺本份一人啊,怎么会跟姓罗的去那种地方?还共处一室?

  “怎么?哥你跟那女的有一腿?特么这狗.日.的...哥你等着啊,这事儿交给我办了。”貂皮男正愁找不着机会巴结我呢,说完也不等我解释,把电话一挂,转身一脚把门就给踹开了。在小城这地界儿上能拿住他的,也就是我了。想当初要不是天组,我把刘建军搬出来都没镇住这货。区区一个科长,在他眼里就算个屁。是全放了,还是放一半再夹回去,还是都夹住半点儿不放,全凭他高兴。

  “嘭!”罗科长正准备把手往李瑶的衣服里头伸,冷不防门就被人给踹开了。惊慌失措之下他扯着浴巾就要往身上裹。

  “遮,遮,遮,你特么都脱光了这个时候想起要脸来了呀?那谁李瑶你怎么在这儿?”貂皮男走他跟前儿将浴巾一把扯下来扔出门外咋呼道。这边一闹腾,隔壁左右那些个消费的人当时就给惊了。不管是完了事儿的,还是没完事儿的,又或者是正准备办事儿的,通通提好了裤子从屋里跑了出来。没法儿不惊,这万一是警察临检呢?这要是被逮住了...“哎哟喂,这谁呀?凑不要脸的咋光着就从楼上跳下来了呢。”有极个别走了极端的,心里实在是害怕被逮住,推开窗户就那么跳了下去。一个40多岁的妇女眼瞅着一条光猪从天而降,然后啪一声摔自己跟前儿,一边叉开五指遮在眼前,一边瞪大了眼睛在人身上扫视着喊道。

  “嚷啥,嚷啥,没见过裸.奔呐?”那汉子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挡着自己的要害冲那妇女嘀咕了一声,然后转身钻进巷子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李瑶,这是你熟人?”且不说那妇女依依不舍的看着光猪离去的方向愣愣出神。镜头切回休息室,罗科长一听貂皮男喊出了李瑶的名字,心里就暗道了一声糟。难道这货是她男朋友?这被堵了现行可咋整,虽然自己啥也没来得及干,可人家会信么?这要是闹到单位去...男女作风问题,在某些单位可是逆鳞。谁敢在这上头出事,单位就敢让他出事。

  “哎美女进来一下。”不等李瑶开口,就见貂皮男转身冲门外探头探脑的那几个女技师招呼着。

  “啥事儿弄这么大动静啊哥哥!”见貂皮男招呼她们,有两个胆大的技师扭着腰就走了进来。

  “来,脱衣服!”貂皮男走到门口一把将门关上,完了对那两个技师说道。

  “哥哥这么急干嘛...”两个技师对视了一眼,心里琢磨着啥就脱衣服啊,要啥服务还没说呢,待会儿咋跟你结账啊?

  “赶紧地,磨磨唧唧干啥呢!”貂皮男从包儿里掏出两千块钱来扔了过去催促着。

  “哥哥你口味真独特。”两个技师瞅了正偷摸着穿着裤子的罗科长,抿嘴一笑道。心说难道这位爷,有男女通吃的嗜好?

  “脱了嗨!”一回头,貂皮男看见罗科长正在系着皮带。一脚踹他肚子上将他踹了个四仰八叉骂道。

  “去,把他扒光了搂着他,平常跟客人怎么干,照着跟他干一出。”罗科长被貂皮男这一脚踹得岔了气,躺在地上半晌动弹不得。貂皮男回头冲那两个只剩下丝袜的技师一挥手说道。

  “对对对,再热烈一点儿。把他的脸扳过来......”将手机的拍照功能打开,貂皮男一边指挥着那俩技师,一边七里咔嚓对着罗科长就是一通猛拍。而一旁的李瑶,则是满脸通红的将头偏到了一边,看也不敢看这恶心的场面。

  “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罗某人没有得罪过你吧?”罗科长虽然有心抗拒两个技师的举动,可是奈何他的身体却出卖了他。几分钟之后,一切尘埃落定,他喘着粗气对一旁正逐张欣赏着照片的貂皮男拱手道。

  H◎酷匠网EX唯0一正版J,F其他~都;$是@w盗#版

  “得罪我?你得罪我或许我还能放你一马。可是你得罪了我哥,这事儿不办到他说完,那就完不了。啧啧啧,还是某单位的科长啊。不知道明天我把这些照片往你们单位一发,会造成什么样的轰动效应啊。”貂皮男对那两个技师挥挥手,示意她们出去,然后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对罗科长笑眯眯的说道。

  “兄弟,万事好商量。你要是缺钱,只管开口。”罗科长听完貂皮男这番话,心里头顿时一凉。这些照片要是传到单位去,自己还能落得了好儿?他悉悉索索将衣裳穿上,然后对貂皮男连连拱手道。

  “嗤,你特么跟老子谈钱?那个谁,这里没你的事儿了,赶紧回我哥身边儿去听候发落。”貂皮男冷笑一声,然后一指李瑶对她摆摆手说道。他坚定的认为,我跟李瑶有一腿。让李瑶去找我,无非是想借此给我传递个信号。事情他已经帮我办妥了,这个人情我得记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