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呀,要不要一起去桑个拿?刚才啥也没吃,反倒惹了身晦气。桑拿一下去去晦气,然后我请你吃饭怎么样?咱们是去吃炒菜还是西餐?吃完了再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下午就别去单位了。”走出晴川阁的大门,目送着愤愤而去的朱股长,罗科长打着哈哈对李瑶说道。

  “科长,我还是回去吃算了。”上司对自己的那点心思,其实李瑶明白得很。她是老实,可老实不代表傻。她很想在这个福利待遇都不错的部门待下去,可是她绝不想用自己的一切去做交易。

  “这个李瑶啊,想要转正,除了学历之外,在单位的表现也是很重要的。同样的,领导对于你的评价也很重要。在某些时候,表现得好不好能够直接决定你的去留。至于学历文凭什么的,相反还在其次。我的话,你明白吧?我这岁数,说句不好听的话都能当你父亲了。陪我去桑个拿又有什么关系?我还能吃了你不成?”罗科长脸上依然带着笑,慢条斯理的对李瑶说着。可是这话里的意味,却让李瑶有些胆颤心惊。这就是要自己做决定了么?要么出卖自己,要么滚蛋。怎么办?怎么办?李瑶抬头看着当空的太阳,气温33度,可是她的身心却如坠冰窟。

  “科长...我!”李瑶紧紧捏着拳头,指甲狠狠地掐住掌心。她很想在这个单位干下去。用父母的话说,就是这种单位旱涝保收。也不担心个中途下岗什么的,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地方。可是,想要留下,就真的要付出自己么?李瑶想起了父母得知她进了单位之后那自豪的神情和殷切的眼神。

  √最新+》章c节上酷。匠网G}

  “怎么样?”罗科长说话间尝试着把手搂在了李瑶的纤腰上。见她只是轻轻挣扎了一下便不再反抗,心头一时间大喜起来。

  “那我转正的事情...”李瑶忍住眼眶中的泪水,强笑着问道。罢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只是自己付出了,那么就要得到应有的东西。她最终是下定了决心,决定屈从于现实。

  “好说好说,每年都有一两个额外的指标的。看你的表现咯,表现得好,说不定年底单位开代表会的时候,就能转正了。”罗科长手臂一使劲,将李瑶搂进怀里笑道。

  “来间安静点的休息室。”带着李瑶走进了本市最具规模的那家桑拿,罗科长颐指气使的对前台小妹招呼着。

  “哟,是罗哥呀,您可好久没来玩儿了。怎么着这是?今儿自带呀?”正在前台嗑着瓜子儿的妈妈桑闻声一抬头,然后满脸堆笑的起身问他道。

  “这是我干闺女,瞎咧咧什么呢。”罗科长使劲瞪了妈妈桑的那对大木瓜一眼说道。

  “是干净的干,还是干活儿的干呐?这闺女,长得可真俊。”妈妈桑微微跺了跺脚,将大木瓜跺得一阵晃动又问道。这番露骨的话,直说得李瑶深深低下头去。她知道面前这个女的是干嘛的,以前她挺瞧不起这些人。可是现在她觉得,过了今天,自己跟她们也没啥两样了。

  “来,瑶儿啊,过来给我按按腰。这人年龄一大,腰就不得劲了。”罗科长草草泡了泡池子,又稍微蒸了蒸,用淋浴冲洗完身上的汗水之后回到休息室,躺在那张小床上对低头坐在沙发上的李瑶招手说道。李瑶没有去桑什么拿,她觉得迟早都得脏,洗不洗的又有什么关系?

  “嗯,对对,再使点劲儿。哼,老子不发威就把老子当病猫。程小凡,老子明天就去贴一张整改通知。”享受着李瑶的按摩,罗科长趴在床上咬牙道。在女人面前跌的面子,他决定要找回来。要不然以后人家怎么会死心踏死的跟着自己?他轻轻扯开了围在腰间的浴巾,在心头暗暗想道。

  “嗯?程小凡?”一个剃着板寸,脖子上挂一根半斤重的金链子的汉子打门外经过,冷不丁就听到了这个让他有些害怕,却又有些想要巴结的名字。前后看了看,他将耳朵贴在了门上,决定听听里边的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科长,算了吧,是那个朱股长先泼人家的。反正也没泼你身上,你又何必去为难人家呢。”李瑶觉得我这个人不坏,在酒桌上甚至还挺照顾她,想了想决定替我说句好话。

  “算了?我跟老朱常来常往的,又是兄弟单位。你看吧,明天一早,他一准会把工程质量不达标的通知书贴在工地门口。老朱这人可是睚眦必报的主,我不表示表示,今后还怎么保持住彼此的关系?对了,你特么别是看上那个小白脸了吧?”一听背后这个女人居然还在为我说话,罗科长当即就有些毛了。

  “科长你说啥呢...我只是觉得他人还不错。”李瑶轻叹了一声,低头在罗科长那满是赘肉的腰上按了起来。

  “往下,再往下,就是那里...”罗科长反手抓住李瑶的手腕,将她的手引到腰下6-7寸的那两瓣肥肉上说道。

  “嗯?居然想找程小凡的麻烦?这特么谁这么壮的胆子?这可是个好机会。”门外那汉子听到这里,拉开手包的拉链拿出手机来,迅速翻找起我的电话号码来。

  “那个,哥啊,是我啊。”刚吃完饭,送走了刘建军。我正准备坐工程经理的车回家呢,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你谁啊?”我开口问了人家一句。

  “我啊,那啥,貂皮,拆迁。哥家的别墅,可就快完工了。”电话那头,人家有些捉急的提醒着我。经他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特么这不是之前把我家房子拆了的那个貂皮男么?他打电话找我干嘛?

  “是你啊,怎么地?是不是又准备请我出去旅游?”我随口跟人开了句玩笑。事情都过去了,人家也决定赔给我家一套别墅,我也就不打算老揪着以前的事情不放了。

  “有人想对付你呢哥!”见我想起了他是谁,人家显得有些兴奋的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