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老板,你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们留啊!”罗科长没想到我会当着一桌子人的面泼了朱股长一脸,虽然他跟朱股长隶属于不同的两个部门,可是平常两人也是多有交集。谈不上多深厚的交情吧,但是人家是结伴而来的。我泼了姓朱的一脸,他觉得这杯酒就跟泼在他的脸上一样。

  “面子是互相给的,人家给我面子我当然会给人家面子。怎么,挨了泼心里很不爽?你觉得刚才那杯酒泼在他身上,他就会很爽么?”我将杯子往桌上一扣,将说上的餐巾扔给面红耳赤的工程经理说道。

  “别把自己太当回事,我老爱说,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爹你妈,没人有义务供着你。”我坐回椅子上看着咬牙切齿的朱股长说道。

  “我们走!”罗科长将椅子往后一挪,站起身来背着手就往门外走去。在这片地界上,还鲜有人会对他们如此的不客气。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他们手中的权力虽然不算很大,可是用来欺负欺负普通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可我是普通人吗?显然不是。

  “不送。”我靠在椅背上,拿起筷子吃了口菜道。我是个勤俭节约的人,菜都上齐了,不吃也要给钱。朱,罗二位走不走的跟我没多大关系,我压根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我现在琢磨的是,特么这么大一桌子菜我该怎么干掉?难道要我打包一桌酒席回去?

  “刘建军,吃饭没?”等人家忿忿然离去,我掏出手机给刘建军打了个电话。自己吃不完,我叫人来吃总可以吧。当然那群人里我也不是个个都不待见,最起码李瑶那妹子走的时候,我还起过身跟她打了个招呼。

  “没呐,你请客?”刘建军在电话里笑着道。

  “来晴川阁,长江天下包厢。”我挑了只虾扔嘴里对他说道。

  “呵呵呵,铁公鸡今儿怎么舍得拔毛了?我马上就到。”刘建军笑了几声说道。

  “哟,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么好的菜?话说我怎么觉得这菜是你吃剩下的呢?”20来分钟之后,刘建军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走进了包厢。进来之后他往我身边一坐,看着我面前的虾壳挑挑眉毛问我。

  “我就吃了几只虾,其他的都没动呢。那谁,你能还能喝不?替我陪陪客人。”我拿起水壶给刘建军倒了杯水,然后问酒气有些上涌的工程经理道。要我动粗,要我捉鬼,要我买单,这些都没问题。对于我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喝酒。

  “别,我喝水就行,上着班呢。总不能要求基层班中不许喝酒,我自己个儿却带头违反吧。”刘建军将面前的酒杯倒过来一扣,端起茶盅喝了一口说道。

  “菜都凉了,我再点几个热菜吧。这些我待会打包带回去,晚上给工人们加餐算了。”工程经理伸手摸了摸盘子,完了起身说道。刘建军是谁他不知道,不过既然是我请来的朋友,那么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人家吃冷菜不是。刚才我那一杯酒泼在姓朱的脸上,在他看来这就是在为他出头。这个时候,他觉得他跟我之间不再仅仅是雇佣关系,而应该是朋友关系。

  “不麻烦了,给火锅加点酒精,煮煮吃了得了。”刘建军抬手看了看表,拦住了工程经理说道。午休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很快他就要重返工作岗位。别人按不按时上班,上不上班,他管不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

  “那个,打听个事儿呗?”等到火锅煮开了,我夹了一大筷子牛肉和金针菇放进刘建军碗里说道。

  “说。”刘建军喝了口茶,甩开膀子在那里大嚼着道。

  “那啥有关单位,有个姓朱的股长还有个姓罗的科长,你知道不?”我替刘建军布着菜,嘴里轻声问他道。我知道那俩孙子事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旁的事儿干不了,可是隔三差五去工地上找找茬儿他们还是能做到的。我现在要保证的是,我的学校能够按时竣工,然后按时招生按时开学。我琢磨着,既然已经得罪了人,那么我干脆先下手为强。扳倒了这两个货,对于他们的继任者或者别的某些人总能起到个杀鸡儆猴的作用。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也不喜欢找别人的麻烦。但前提是别人也别来找我的麻烦。

  “我就知道你小子的饭不好吃,说吧,怎么回事儿?怎么听起来,你还一气儿得罪了两个部门似的?”刘建军放下筷子,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笑道。

  F:酷A匠网唯一正{版k/,其他都S(是2盗g版{M

  “是这么个事儿......。你说,这事儿它不赖我吧?”我拿起茶壶,把刘建军面前的茶盅斟满,然后又递上一支烟给他点燃了,低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详细跟他说了一遍。而工程经理则是陪坐在一旁连连点头,示意我所言非虚。

  “那你准备怎么办?”刘建军手指在桌上轻轻敲打着问我道。

  “你要是能办,干脆一劳永逸,把他们撤了算了,省得今后隔三差五的就过来恶心我。”我冲刘建军挑挑眉毛说道。

  “撤了算了?人家大小也是个干部,撤职是需要行文的。不是凭一张嘴那么一说,就能把人家给撤了。还有,想撤了人家,总需要一个理由吧?”刘建军吸了口烟轻声说道。

  “理由?嘿嘿嘿。”我靠在椅背上摸着下巴阴笑了几声。

  “老子怎么觉得后脊梁有些发冷呢?你又在憋什么坏屁?”刘建军将身子往一旁挪了挪问我道。

  “凡事最怕认真二字,你说对吧?”我冲刘建军挑了挑眉毛说道。找理由,我相信只要愿意找,会有大把的理由摆在我的面前。

  “你小子可别乱来。”刘建军提醒着我道。

  “我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乱来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干的。来来来,多吃点儿。”刘建军的一句理由,提醒了我。既然是这样,那么事情就好办了。心情大好的我,连连往他碗里夹着菜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