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你们怎么来了?”阿里海牙一死,剩下的鬼兵哪里是十八他们的对手?不到一刻钟,所有的鬼兵就被清剿了个干净。森森白骨落地,不到片刻便都化作骨粉,随着雨水一起流进了下水道。我看了看掉落在地上,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的甩棍。对同仁耸耸肩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然后走到父亲的身前问道。

  “奉双王令,老子领军去终南山讨逆。本来想临行之前跟你小子见上一面再走,谁知道你小子特么在跟人干仗呢。”父亲从战马上下来,走到我身前拍打着我的肩膀说道。

  “终南山又怎么了?我说老爸,你一个文官,怎么如今干起武将的活儿来了。话说,这身铠甲不错啊,啥时候给你儿子我也来一身怎么样?”我伸手拂去了父亲铠甲护心镜上的雨水说道。

  “你爹又升官儿了,如今他可是四方观察使领马步军都指挥使。再说了,以前他也经常领军讨逆。如今再领个都指挥使的衔儿,更是名正言顺了不少。”十八从马上跳下来,随手将铁枪抛还给部下对我说道。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闻言我连连对父亲嬉皮笑脸着道。父亲升官儿了,那我不也是个官二代了?我在心里这么琢磨着。

  “对了父亲,终南山那边又怎么了?”挨了父亲一个爆栗之后,我这才正色问道。

  “据探马来报,终南山那边似乎有大股阴兵集结。双王怀疑是钟馗作祟,所以命我等领军前去查探一番。不管是谁,胆敢集结大军的话,唯一的下场就是被剿灭。儿子啊,最近道术可有长进?”父亲抬手抚须对我说道。

  “看样子长进不少,方才我看小凡那一招一剑化三清,已然能将三清之像凝实了。说实话,如今再跟他交手,我不是他的对手!”十八拍拍我的肩膀笑道。想当初,十八还曾经被我当成了一个难以匹敌的对手。可是随着斗转星移,我已经全面超越了这个当初差点要了我的命的“劲敌”。

  “你可别吹捧他,他是我儿子,我最了解这小子。但凡有人捧他,他的尾巴一准得翘上天上去。不管做任何事,持之以恒才是正理。要想不被人欺负,你的拳头就得比别人硬。揍人的滋味,总比挨揍要舒爽得多。”父亲抬手抹去了我脸上的雨水,沉声对我说道。

  “这些道理儿子都知道的。”我冲父亲点点头答道。前后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这些道理用不着父亲说我也明白。尤其是在顾纤纤出事之后,我对实力的渴求更是超越了以往任何的时候。

  “我相信你能明白。好了,老子得领军出发了。耽误了双王的事情,别看老子是他跟前儿的人,照样要挨罚。”父亲抬头看了看天色,替我整理了一下领口说道。

  “喂,我说你家金元宝又不值钱,啥前儿你敢敞亮点儿给我多烧些下来?”打马跟在父亲身侧的十八,忽然回头对站在原地目送着他们的我喊了一句!

  “等老子回去,给你烧一板车下去,瓢死你!”我将双手拢在嘴边冲十八大喊着。

  “老爸,回去记得替我给姨娘带个好儿!”对十八吼完,我紧接着又看着父亲的背影喊道。

  “知道了臭小子!”父亲的声音随风传到我的耳朵里。我看着他们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的身影,深深鞠了一躬。

  “程小凡...刚才那是...”等到风平浪静,天组的同仁们这才围拢过来。刚才的事情让他们觉得太匪夷所思了。在天组干了半辈子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鬼。

  “哦,没事!把你的甩棍弄坏了真不好意思,赶明儿我跟老沈说一声,让他给你一根更好的。”关于父亲和十八他们的事情,我不准备告诉任何人。闻言我笑了笑,将话题扯到了一边。

  “雨停了!”一阵清风袭来,同仁们抬头看着天上悄悄探出头来的星星轻声说道。雨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停了下来,街道上被冲刷得干净异常。

  3Z酷D匠¤{网正;A版,首发

  “这里的事情你们处理吧,回头我给老沈说说,给你们记一功。”将湿漉漉的外套脱下来,我一边拧着水一边对同仁们说道。横翻的汽车,还有那些司机,包括街道上的监控,这些事情都需要做个善后。很多事情,是不适合公布出去的。怎么把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那就是襄阳同仁们的事情了。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宾馆洗个热水澡,然后睡上两个小时。

  “你昨天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次日,顾翩翩看着我的黑眼圈还有萎靡不振的精神问我。

  “两三点吧。”我打了个哈欠对她说道。

  “要不,咱们直接坐车回小城吧!”顾翩翩轻轻搂着我的胳膊说道。

  “也好吧。”对于顾翩翩的提议我没有意见,与其坐3-4个小时的汽车去江城,然后再从江城转车回家,我们不如直接从这里坐车回去。至于周克琰那边,我想回去之后给他打个电话道声谢也就算是了。

  “老板,校长,你可算是回来了。”几个小时之后,我们的双脚才踏进家门,工程经理就找上门来。一见我,就满脸欣喜的打着招呼道。

  “你特么又出啥事了?”两次见他,两次出事。现在我已经把这货列入了乌鸦的行列里头。

  “不是,我来两次了,你都不在。这不是前几天有关部门来检查么,说咱们的工程质量优异,还提出了表扬呢。人家说过两天还会来一次,我琢磨着人家是不是在暗示咱们什么。所以来跟老板你商量商量,到时候要不要打点打点。”工程经理看着脚上的黄泥,终究是没敢走进屋来。站在门口压着声儿对我神秘兮兮的说完,然后看着我等着我的决定。

  “打点个屁,这事儿跟我有啥关系。干活儿的是你,人家真要刁难也只会刁难你。我只管按照合同到了日子去验收就行了!”闻言我抠着鼻孔对人家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