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海牙,阿里海牙?准备了啊,待会该你们上场了。都精神着点儿,还有检查一下手里的家伙什,别待会儿一磕碰就折了。”古战场不过是一片黄土铺就的大操场,操场的一头修筑了一处古城门似的的建筑。当然城门后头啥都没有,修这个东西只不过是应个景而已。一个穿着马甲,拿着小喇叭的人在那里大声招呼着整装待发的群众演员们,嘱咐着他们待会表演时要注意的细节。

  “公元1271年...”等到观众们围着操场坐好了,看台上的大喇叭里忽然放起了83版射雕的插曲,随之一个浑厚的男音在那里做着旁白。别说,这么一整,倒真有些电视剧的感觉。

  “唉?不是说三国么?我特么还等着看赵子龙大破八门金锁阵那一出呢!这是什么鬼?怎么宋朝跟蒙古人干上了?”坐我身边的那位瞪眼瞅了瞅,完了一把拉住现场的工作人员问将起来。

  “额,真是对不住,演赵子龙那位今天没上班儿。这一出也不错,反正咱们也就看个热闹不是?待会儿两军对冲,人仰马翻的,不比大破八门金锁阵那一出差多少。”工作人员饶有兴致的看着场中正排列着阵式准备对冲的两拨人,头也不回的对我身边那位说道。

  “都停,都停。”两边人马正准备动手,甚至有些敬业的群演把装着红墨水的袋子都塞身上了,准备稍后挨一下就给挤破了增加一点真实感,却不曾想在这个当口冲进来一群警察。

  “谁是阿里海牙?”为首一个警察手里端着把95突,一抬头问那些做蒙古兵打扮的群演道。

  “他!”众群演一看人家都端上枪了,齐刷刷抬手指向为首那个身材魁梧,手拿塑料狼牙棒,正准备打马出去装B的货说道。

  “下马,手抱头,蹲地上!”咔哒一声,端着95那位一拉枪栓,枪口高举着对那货呵斥道。那货见势不妙,将手里的塑料狼牙棒一扔,一个翻身滚下马来,双手抱着头就蹲下了。

  “昨晚22点到凌晨3点之间你在哪里?”不等他回过神来,警察马上开口问道。

  “啊?昨晚没在哪啊,在家在家!”那货眼珠子滴溜溜一通乱转,咽了口唾沫答道。同时心里拿定了主意,不管人家这么问,他都要一口咬定昨晚在家。

  “李春花,你特么也有今天!警察同志我举报,我揭发。昨晚上他根本就不在家,他去宾馆包宿去了!”一个平日里跟这货不对付的群演闻言一抬手,咬牙切齿的在那里说道。本来阿里海牙这个角色是自己的,愣被这货横插一杠子给抢了。特么自己演一蒙兵甲一天才50块钱,这货演个大将,风头也出了,一天挣得还比自己多。苍天啊,大地啊,是哪个天使大姐替我出了这口气啊。李春花,且等着挨罚吧你!那群演说完,眼含热泪的在心头暗道。

  “李春花?你不是阿里海牙么?”闻言警察也有些懵了。

  “不是,警察同志。他扮演的角色叫阿里海牙,他本名叫李春花。平常表演的时候,为了方便调度,所以大家都喊他阿里海牙。”一个群演闻言开口做着解释。

  “带回去再说!”不管是阿里海牙还是李春花,总之这货的外形跟巡警们描述的凶手有几分相似。那警察冲同事本一抬下巴说了句。

  最0!新v@章#(节上酷◎匠=B网

  “我愿意交罚款啊警察同志,我是一时糊涂啊警察同志。”被两个警察架住胳膊拖出场外的李春花,脚下拌着蒜在那里高声喊道。

  “怎么个情况这是?”表演就要开始了,却冲进来一群警察把“蒙军大将”给带走了。这表演还怎么进行下去?看台上不少的观众都在那里窃窃私语起来。按理说,瓢个昌也不至于用95顶着押走吧?看来下次,自己得小心了。不少男观众心有戚戚的在那里暗自琢磨着。

  “滴滴!”主演都被带走了,这演出也算是黄了。正准备起身护着顾翩翩她们退场呢,就听见我兜里的手机响了。

  “接襄阳地区报告,昨夜襄阳市区在22点到23点之间,似有鬼兵出没,不过他们暂时还不能够确认。你既然在那边,就顺便把这个事情查一查!”沈从良发来的短信,这老头儿咋知道我在襄阳的?我心里狐疑着,抬头左右看了看,想找出那个盯梢的货来。

  “你咋知道我在襄阳?”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疑似者,我随手给他回了条短信。

  “你的那块表...”沈从良的这条信息让我想起来,我腕子上这块价值不菲的手表,带有卫星定位功能。

  “鬼兵?”将手机揣回兜里,我叼了支烟在嘴角。

  “希律律!”我脑海里回想起昨天听到的那一阵马嘶声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鬼兵应该跟那阵马嘶有关联吧。

  “哟嚯好家伙,这么多骨头!”乘坐在大巴上返回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直在想着昨天听见的那一阵马嘶声。途经双烈祠,就听见坐在我身边的乘客张嘴惊呼了一句。我闻言透过玻璃居高临下看去,就看见坑边散落着一片骨头架子。看样子,是昨天的那场大雨将它们从陷坑里给冲刷了出来。现在水退了,它们也被遗留在了坑外。

  “派人盯着双烈祠附近,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我几乎已经可以断定鬼兵的事情是由此而起了。拿出电话给沈从良发了条短信,我手指轻轻在膝盖上轮番敲打了起来。这么多的骨头,看来鬼兵的数量不在少数。

  “我刚才查了一下,历史上倒是有一个名叫阿里海牙的元军将领。当年就是他伙同阿术还有刘整攻陷了这座城池!”带着李春花回到了局子,有警员对刑警队长汇报着道。

  “警察同志,我愿意罚款啊!”隔壁屋,传来了李春花带着哭腔的喊声。

  “是不是又有什么事了?”下车之后,顾翩翩挽着我的胳膊轻声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我反问了她一句。

  “我发现,每次只要你拿出这个手机,就会消失一段时间。”顾翩翩隔着口袋,轻轻杵了杵里边的手机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